港警現正義之聲?香港警察公開信(圖)

2019-08-10 07:00 桌面版 简体 46
    小字


匿名聯署公開信的香港警察上傳的肩章照片(公務員secret臉書賬號)

【看中國2019年8月10日訊】「反送中」運動展開以來,香港警隊完全成為政權打壓港人的工具,與市民對立,不少消息指香港警察內部瀕臨崩潰。一批香港警察昨日(6日)就在「公務員Secrets」facebook賬號發表匿名公開信,希望特首林鄭月娥、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及警隊高層,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兩個月來的衝突。根據上傳的警階肩牌,至少有一個總督察和三四個督察。

警察聲明全文:

警察不是政治工具,反而是保護雞蛋的高牆

我們是一群來自不同單位,不同職級的警務人員。在此之前,已有多名同事因近月的一連串政治事件撰文。我們沒有任何越權或不尊敬之意,也明白中立性對我們的重要性。但為了避免衝突再次發生及升級,我們必須在這個時候再次發聲,因為我們相信現時無論前線同事及示威者已去到臨界點。特別看完特區政府高官們今天(5日)舉行的記者會,還是希望傳媒朋友能夠可以幫我們的感受傳遞給特首林鄭月娥女士、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先生、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女士、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先生、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先生及警隊各高層:

自2014佔中開始,警隊成為巿民與政府的磨心,我們明白到一般巿民未必能夠體會到警務人員當中的位置及辛酸。我們長時間受到社會各階層的謾罵,縱使身心俱疲,甚至有同事因情緒失控以致身陷囹圄,但我們絕大部分同事仍緊守崗位,盡力保護巿民生命財產及維持社會秩序。當佔領運動完結後,留下的是撕裂的社會、反政府的種子及一股仇警情緒,政府及警隊上了寳貴的一課,但卻沒有得到教訓。

至本年度6月9日反逃犯條例大遊行,我們警隊同事期望特區政府會仔細聆聽社會聲音去尋求解決方法,避免再次將警隊放於磨心位置。可惜,特區政府仍剛愎自用,漠視民意,強推條例,導致612警民衝突及其後一連串的地區示威事件。

一場修例風波,造成的不單是再一次的社會撕裂,甚至將一切是非黑白道德觀念完全扭曲。有人會為無差別襲擊巿民的暴力案件拍手歡呼,亦有人會為襲擊警察的示威者吶喊助威。更令人心痛的是,平日奉公守法的巿民學生甚至冒著受傷或被捕的風險走上街頭抗爭,為的是成就一個更好的香港。個多月的社會運動,特區政府仍漠視社會的種種訴求,任由社會秩序失衡,更想借用警隊及司法制度去壓制巿民的不滿。

警察從來都不應該是用來解決政治問題的工具,根治社會撕裂的方法從來都在當權者手中。雖然特區政府已錯失了補救的最佳時機,但為了防止加劇社會不滿及撕裂,請特區政府能審時度勢,不要再糾纏於無謂的管治威信問題。其次,這次修例風波並不單單是一場有否「使用過份武力」的警權問題。我們必須承認,這次政治事件遠超監警會所能負責的職權與職能範圍。在「不割席、不篤灰」的原則下,要警隊協會贊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幾乎是不可能,但問題在於事件中被調查的一方,是否有資格決定被獨立調查與否?事實上,多個協會發出的聲明亦從沒有諮詢我們。同時,執法尊嚴亦應該包含勇於改過的承擔。平心而論,警隊在這次大型騒亂中沒有可能「零犯錯」,加上武力應用本身就不是一件外人容易理解的事,為了重建巿民對警隊的信心,獨立調查既能為社會提供一個冷靜期以緩和情緒,亦能給整個政府及社會檢討改善的空間。

面對社會各階層的指責,各同事亦漸漸情緒崩潰,這種情況下已經不是一句「受過專業訓練」或「you are well paid for it」就能輕輕帶過。警隊士氣已低無可低,警隊聲望亦已蕩然無存。面對這種困局,警隊高層除了對外不斷譴責,對內強調克制,似乎已迷失方向,無計可施。於警校受訓期間,我們學識了服從與紀律,但我們從沒有拋棄過做人的尊嚴及良知。當權者執迷不悟的時候,請不要一次又一次將我們放置於刀刃之上,利用我們當作政治問題的「擋箭牌」。

因為這次政治事件,我們流過不少汗。

因為這次政治事件,我們流過不少血。

因為這次政治事件,我們流過不少淚。

因為這次政治事件,我們的家人受到牽連。

因為這次政治事件,我們的朋友不敢苟同。

因為這次政治事件,我們被居民驅趕。

因為這次政治事件,我們被社會質疑。

因為這次政治事件,我們甚至會看著自己的制服撫心自問,初衷是什麼?

612事件後,外界對警隊的質疑主要集中在有否使用「過度武力」,及至721事件,元朗西鐵站白衣人公然襲擊無辜巿民,部分警隊高層涉嫌勾結鄉黑,採取放任態度,沒有提供警力保護當區巿民,最終導致四十多人受傷。警察天職為保護巿民生命財產及維持社會秩序,這是當初我們選擇做警察的最大誘因。但警隊高層姑息養姦,視巿民生命安全於不顧,亦視社會秩序為無物。元朗襲擊事件過後,處方對外一再強調當日指揮無誤,現場同事行動合適,以上言論不得不承認直接影響市民大眾覺得警隊已無力維持社會秩序及保障巿民的人身安全。部分前線警員已失去專業判斷,盲聽上級不合理的指揮調配。元朗黑夜,受傷的不單是四十多名無辜巿民,更多的是同事及巿民對警隊的腐敗無能的失望。

警隊高層們,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們對得起其他堅持自己理想及專業而繼續疲於奔命的同事嗎?你們穿起制服時還有一絲絲愧疚嗎?元朗721事件,我們不願相信警黑勾結,但不論是決策失誤,抑或真的是警黑勾結,懇請處方承認過失及配合廉政公署之調查。

將事件中需要負上責任的人得到其應得的後果,還巿民及警隊同事一個公道,還我們一個公義的社會。正如之前的另一位同僚文中所言,我們並不能奢求每一位受過傷害的巿民的體諒,尤其於元朗暴力事件中每一位身心受傷的巿民,我們不能撫平你們受過的傷害。當公義不能彰顯的時候,我們唯一可做的就是團結一致,追究政府及警隊管理層中的肇事人士。

我們絕對明白巿民的憤怒,但請體諒政治事件只佔了我們日常警務工作的一小部分。將這種憤怒發泄於圍堵警署或襲擊前線警察上,只會影響日常刑事調查、交通管制、街道管理及防止罪案等其他真正的警務工作。揶揄,仇恨及報復不單無助解決事情,而最終香港巿民亦會真真正正損失了一支曾經優秀的警隊。平心而論,市民不會一夜之間驟變「暴徒」,警察亦不會轉眼瞬間煉成「黑警」,但當長此下去,警察每日面對的是磚頭縱火、欺凌侮辱時,市民又期望他們如何執法?請你們相信,絕大部分同事在脫下政治枷鎖的時候也是盡忠職守,以服務社會為己任。

各位同袍,面對激進示威者的攻打警署及襲擊,我們也是極度憤怒的。一方面我們要為政府的施政失誤而承受八方怒火,另一方面我們要服從上級一切「合法」命令及執行維持社會秩序的工作。當警察注定了是在政治爭拗中被犠牲的一群,我們不會認同這些破壞行為的同時也不代表我們不懂辨別是非黑白。警察這份職業的獨特性也許不會得到所有人的認同,但無論如何,我們相信各位也記得當初加入警校時的誓詞,在執法的時候亦請謹記「不對他人懷惡意」。縱使我們與示威者站在不同的位置,但是我們有同一個理想,同一個目標,就是建造一個更美好的香港。警務工作從來不是一份「犯法就拉」的容易工作,集體意志的同時可以維持獨立思考,恪守政治中立並不代表需要政治冷漠,嚴正執法的背後亦應該包容同理心。

卸下戎裝,以香港人的身份退一步看,就會明白到彼方不是一場我們認知中的「暴動」,而是一場有「廣大民意授權的運動」。因此我們所學的防暴訓練並不一定適用於現今的社會運動上。警察與巿民從來不應處於對立面,更重要的是理解與包容,請不要再將仇恨繼續擴散。當我們能換個角度,換個身份,定必能看到一片海闊天空。在這個敵愾同仇的氛圍中,包容與理解變得奢侈,散播仇恨雖會換得部分人的「認同」,但卻只會加深社會撕裂與傷害。我們懇請各位議員及專業人士,在是其是,非其非的前提下,不要盲目將仇恨散播。

我們仍然熱愛香港這遍土地的時候,需要的是制度上的改革。當我們仍忠於警隊及香港巿民的時候,需要的同樣是警隊制度上的改革。我們並不能代表整個警隊,但我想強調警隊內不只存在一種聲音。整個社會已達臨界點,若當權者仍選擇不作不為,警隊管理層繼續將前線同事放於巿民的對立面,只會對整個香港造成更大的傷害。

我們懇請管理層減少將同事放置於與示威者不斷升級的衝突中,盡量避免雙方有任何損傷。在這個複雜的局勢下,破壞與仇恨並不能解決事件,警棍與催淚煙亦不能壓抑巿民的怒火。我們懇請特區政府聆聽民意,運用你們的良知及政治勇氣,正面回應社會問題,「政治問題,政治解決」,這才是你們該有的承擔。

雞蛋與高牆,我們從來都應該是「保護雞蛋的高牆」。

朱凱廸議員,謝謝你曾經在衝突中拯救我們一名同袍。

許智峯議員,謝謝你不曾惡言相向。置身於前線的社工、醫護人員及良心記者,看見你們的付出亦是我們還是想站出來喚醒同袍們本身應有的專業堅持。

同袍們,希望在明天。

天祐香港!

一群熱愛香港,忠於警隊的警務人員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