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金融全線崩盤會引發「蝴蝶效應」?(圖)

2019-08-13 21:49 作者:文龍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阿根廷 金融 股市 蝴蝶效應
阿根廷的股市、匯市和債市等金融市場全線崩盤。(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8月13日訊】(看中國記者文龍綜合報導)一場總統選舉,竟然導致阿根廷股市、匯市和債市等金融市場全線崩盤,隨後阿根廷央行12日緊急出手干預。分析指阿根廷的拋售潮還沒到停止的時刻,是否引發「蝴蝶效應」仍有待觀察。

阿根廷比索兌美元跌36%並創記錄新低

外匯市場數據顯示,短短不到兩個小時,阿根廷比索兌美元一度跌約36%,刷新盤中歷史低點至1美元兌61.99比索,令其進一步成為今年新興市場表現最差的貨幣。

阿根廷現任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與由前總統克里斯蒂娜(Cristina Fernandez)推舉的阿爾貝托(Alberto Fernandez)參與當地時間11日進行的總統大選初選,官方在計票工作已經完成大半後公布的初選結果,阿爾貝托的得票率超過47%,比馬克里領先近15%,馬克里在當晚的講話中承認在初選中失利。

馬克里表示,在十月的大選到來之前,執政黨需要加倍努力,扭轉局勢。今年大選定於10月27日舉行,屆時如果一位候選人的得票率在45%以上或者在40%以上且比第二名高出10%,即當選下屆總統。初選結果令馬克里連任的概率越來越小。

阿爾貝托提倡反緊縮政策(即寬鬆政策),提出向退休人員提供免費藥品,為普通工人提高工資等。目前,市場擔心如果阿爾貝托當選,阿根提政府的預算可能會再度膨脹,從而危及IMF對於阿根廷的經濟援助,交易員們擔心,這場選舉是一個信號,表明該國可能會考慮回歸貨幣和資本管制等政策。

而現任總統馬克里於2015年就職,承諾以自由市場政策復興經濟,提高透明度和開放市場。但阿根廷一直沒有能夠走出經濟危機,貨幣貶值、失業率高達10%、通脹率超過55%,都困擾著馬克里政府。2018年,阿根廷還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達成570億美元貸款協議,如果馬克里再度當選,則意味著阿根廷民眾需要繼續節衣縮食地過日子。

高盛經濟學家Tiago Severo在公開發表的研報中稱,阿根廷國內外投資者都對初選結果感到失望,持續惡化的市場情緒和由此帶來的金融狀況收緊,可能在未來幾週繼續對阿根廷脆弱的經濟施壓。

美銀美林也認為,阿根廷本幣、股市及債市的拋售潮還沒到停止的時刻。

事件發生後,阿根廷銀行同業拆借利率飆升至90%-120%,上週五該利率平均水平為61%。

阿根廷央行更是於8月12日動用五千萬美元的外匯儲備,為2018年9月份以來首次干預市場。

阿根廷政界人士認為,市場反應體現了政治不確定性和風險。

阿根廷金融崩盤會否在全球引發「蝴蝶效應」?

2018年,阿根廷已經爆發過危機。比索被瘋狂拋售的原因之一在於阿根廷國內通貨膨脹一直居高不下,2018年平均通貨膨脹率在25%左右。

其次,從2013年來,阿根廷外債餘額開始快速增長,逐漸超過外匯儲備。較高的外債水平易引發國際投資者對阿根廷政府主權債務償還能力的擔憂,加速了資本外流,從而形成「資金加速流出--本幣貶值」的惡性循環。

2010年以來,由於阿根廷首位女總統克里斯蒂娜實施了高福利政策,導致阿根廷出現經常賬戶和財政賬戶雙赤字,一直持續到2015年馬克里繼任。高通脹、國際收支逆差逐年擴大以及現代工業水平的落後已經成為阿根廷多年以來的頑疾。負債率高,取消資外匯管制和長期依賴農產品出口的單一經濟結構是目前危機的內在原因。

從2017年阿根廷出口結構看到,佔比最大的還是食品飲料、農產品,佔到了出口總量約一半。但2018年以來阿根廷重要產糧區出現不同程度的自然災害,導致糧食出口同比減少,對貿易差額影響巨大。

紐約布朗兄弟哈里曼(Brown Brothers Harriman)的全球貨幣策略主管溫勝(Win Thin)認為,鑒於比索的交易量,他認為此次暴跌在新興市場產生的「蝴蝶效應」至多傳導至諸如巴西和烏拉圭這樣的鄰國。

另有不少市場人士持相同觀點,認為阿根廷金融市場的巨幅波動在於國內經濟基礎薄弱,加之無法消化的超預期事件,這些因素對國際金融市場的傳染性有限,新興市場貨幣再現集體暴跌的可能性小。

聯合資信報告也指出,隨著全球央行貨幣政策持續趨向寬鬆,新興市場國家面臨的融資及債務風險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緩解,融資條件比之前寬鬆。

不過,阿根廷爆發的危機是否引發「蝴蝶效應」仍有待觀察。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