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之心,路人皆知!--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3之1)

2003-02-22 19:35 作者:郭罗基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共16大开幕没几天,探得中央委员候选人名单中并无江泽民,论家立即开评,认为江泽民终于放弃了领导职务终身制,中共走上了权力交接的制度化道路。不料,主席团会议上爆出一个“特别动议”,众将官拥戴江泽民继续留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否定了政治局5次会议的决定。人们一下子明白了,这是效法邓小平,充当“太上皇”。15大以后的事实反证,江泽民和以张万年为首的军头联手,策划了一场把持权力的宫廷政变。不过,这个“特别动议”也有积极意义,表明黑箱操作形成的决定是可以不算数的。从今以后,要是反对黑箱操作的决定,不妨如法炮制,来个“特别动议”。既然如此,何必黑箱操作?省得一再“特别动议”,不如一切明论公断。

1980年,邓小平在《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讲话中提出“废除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别人的领导职务终身制确实被他废除了,而他自己,把领导职务终身制转化成最高权力终身制。斯大林、毛泽东行使独裁的权力,都有最高领导职务作招牌。邓小平什么招牌都不要,作为一个“退休老人”,照样握有党国的“拍板”权。这就赤裸裸地暴露了共产党的个人专权的实质。邓小平开了恶劣的先例,江泽民亦步亦趋。从邓小平到江泽民,中国社会走向全面的腐败,这两个是永世的罪人。

中共16大之后,世人都能看到,新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大半是江泽民安插的亲信,而江泽民本人依然霸占中国政治舞台的中心。他连中央委员都不是,却名列总书记之上。他的形象在报纸和电视上仍旧君临天下。他的吹鼓手们宣称“第三代核心还是现在的核心”。特别是军报和军人的言论,总是突出“江主席的指挥”。

中国的政治出现了奇妙的景观。一方面,新领导人力图按自己的意志做事;另一方面,老核心在发生影响时时掣肘。胡锦涛说,不要官逼民反,不能用专政的手段来对付人民。国安和公安抓人却抓得更加起劲。中共16大前,17个省市的192人签名,发出《致中共16大的公开信》,提出改善人权、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等5点要求。16大之后,各地征集签名的负责人纷纷被逮捕,计有陕西的赵常青、四川的欧阳懿、北京的何德普、辽宁的姜利均、上海的戴学忠、桑建成、韩立法等,至今仍在秘密关押之中,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煽动的对象是谁?难道是中共16大的代表吗?改善人权、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就能“颠覆政权”,不是承认这个政权是反人权、反改革的吗?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的自由派人士刘荻(不锈钢老鼠)、李毅斌也被逮捕了。

最近的中、美人权对话使美国人大为意外。美国代表回来后说,中国政府同意联合国无条件地视察监狱的酷刑以及释放国际关注的政治犯;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随后,因筹组民主党而被判13年徒刑的徐文立,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来到美国。这种转变,没有高层的决策是不可能的。与此同时,公安部门对法轮功的人权迫害却依然如故。

北京有一位自由撰搞人吕加平,16大前在网上发表一篇拥护胡锦涛的文章。16大期间,他被公安部门遣送到湖南。开完16大,湖南的公安通知他可以回北京了,但根据“上面”的指示,必须回答三个问题,其中之一是:“你为什么拥护胡锦涛?”现任总书记的拥护者成了公安的审问对象,可见老核心的势力何等肆无忌惮!江泽民当政期间,国安和公安扩充了人马,赋予特殊权力,破坏法制,滥施淫威,成了凶恶的鹰犬。国安的任务本是针对外部的威胁保卫国家的安全,江泽民却利用它插手内政。凡是一个政权失去了民心而又缺乏自信,只好依靠特务统治。明朝的东厂、西厂,蒋介石的中统、军统,江泽民的国安、公安,都是听命于一个人而不受任何人制 约的。特务统治一时似乎巩固了权力,最终必将招致亡国之祸。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