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2005-07-07 18:33 作者:郭罗基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一九九五年我刚到哈佛大学的时候,在大波士顿地区纪念“六四”的集会上讲过一次话。当时决没有想到,十年之后,还会在同样的集会、就同样的主题再一次讲话。人生有几个十年?为什么十年来老是做同样的事情?因为中国的政治停留在原来的地方。岂止是十年?中国的政治还停留在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整整十六年了。十六年的光阴就像一条冰河,冻结了历史。

冰河到了解冻的时候了,中国的历史也应当前进了。

构建和谐社会不能回避六四

最近胡锦涛提出“构建和谐社会”的说法。构建和谐社会必须消除现实的不和谐,当今中国社会最大的不和谐是“六四”流血事件冰冻了十六年,“六四”流血事件最根本之点是政府与人民的不和谐。每逢“六四”,出动大批军警、便衣,监控“敏感人物”,管制天安门广场,严密防范,胆战心惊。是不是不和谐?构建和谐社会如果回避了“六四”流血事件,就是变相的“稳定压倒一切”。什么叫做“稳定压倒一切”?稳定压倒了自由,稳定压倒了民主,稳定压倒了人权,于是就在稳定中放心地搞腐败。不去消除现实的不和谐,和谐社会又是腐败温床。

造成“六四”的三种不和谐

“六四”流血事件是中国社会种种不和谐所造成的结果,又是进一步造成更加不和谐的原因。造成“六四”流血事件的原因,在种种不和谐中主要是三种不和谐:

第一,人民行使言论自由、集会自由、游行示威自由,表达自己的愿望,被政府叫做“动乱”。

社会上出现多种声音,协调平衡,才是和谐。和谐是包容一切,不是压倒一切。如果只有一种声音,或者只许发一种声音,固然没有不和谐了,但也无所谓和谐。政府压制言论自由、集会自由、游行示威自由,人民不能发出多种声音,表达自己的愿望,是中国社会最普遍的不和谐。

第二,人民反抗镇压,被政府打成“反革命”。

有革命才有反革命。政府以“革命”自居。革谁的命?按照中国共产党的理论,一九四九年以前,三座大山是革命的对象。推翻了三座大山,还要革命,谁是革命的对象?

革命已经过时了。既然没有革命的对象,只能到人民中去寻找“反革命”了。“文化大革命”是大规模的革命,也是大规模地寻找“反革命”。“六四”流血事件还是由“革命”逻辑所制造出来的“反革命”。革命和反革命的划分是中国社会最严重的不和谐。

第三,人民提出“反腐败、要民主”的政治诉求,被政府用军事手段来解决。

政治问题只能从政治上解决。政治问题用军事手段来解决,这就破坏了规则。好像打桥牌,桌子上的牌不能压倒对方,邓小平忽然从桌子底下拿出一张牌来。虽然压倒了对方,很不光彩,丧失了信义。同不讲规则的人怎么打牌?赵紫阳提出的“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就是遵守政治问题从政治上解决的规则。中国政府历茯O不守规则的。所谓计划经济,就是用政治手段解决经济问题,实际是指令经济。还有,把思想问题搞成政治问题,把学术问题搞成政治问题,无非也是用政治手段来解决思想问题和学术问题。其他方面,社会问题、文化问题、民族问题甚至计划生育问题,当然也是用政治手段来解决。而政治问题又用军事手段来解决,这是中国社会最恐怖的不和谐。

由于“六四”流血事件没有得到公正处理,造成“六四”流血事件的三种主要不和谐至今依然存在。

政府与人民的极大不和谐

中国的新闻、出版只许发一种声音,人民发出的多种声音被政府叫做“杂音”;出现了“杂音”,不是停刊整顿就是禁止发行。对于自由传播信息的互联网,则设置网络警察。这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中国特色”。“六四”以后制定的《游行示威法》,实际是《反游行示威法》。人民申请的无数次游行,没有一次得到批准;而政府怂恿的反美示威,非但不需要申请,还用大客车把人送到美国大使馆门前去扔石头。最近的反日游行示威,更是鲜明的对照。当政府怂恿反日示威时,游行不需申请;当政府压制反日示威时,游行就要抓人。在中国,新闻、出版、集会、游行不是表达人民的意志,而是表达政府的意志。

现在,“反革命罪”换了名称。一九七九年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罗列了“反革命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六四”以后,就是根据这种举世罕见的法律判处了一批所谓的“反革命暴徒”。一九九六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废除了“反革命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确立了“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如果确为颠覆国家政权是有罪的,事实上,如今判处“颠覆国家政权罪”与从前判处“反革命罪”完全一样,都是表现了政府与人民的极大的不和谐。

中国政府仍然是不守规则的政府,贪污腐败就是各种各样不守规则的行为所导致的综合病症。名为市场经济,却不守市场规则。政府操控股市、楼市,盘剥百姓,而文化教育却运用市场规则,变成了盈利事业。最不守规则的还是政府,无视宪法和法律。

一九八九年后,围绕“六四”流血事件,人民要求公正解决,政府坚决拒绝改正,这就成了构建和谐社会的症结。

中国政府的领导人从第二代经第三代到了第四代,当年的责任者有的已经死亡,有的已经下台。当今的领导人为什么非要继承这一血腥的遗产?“反革命暴乱”已被悄悄地改称“风波”或“事件”,可见并不理直气壮。为什么不彻底甩掉这个沉重的包袱?

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六四”流血事件的发生,就因为脱离了民主和法制的轨道;“六四”流血事件的公正解决,必须遵循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不是共产党作个“平反”的姿态就能了结的。胡锦涛说,和谐社会应该是“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很好,“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请首先在“六四”流血事件上体现出来。

中国政府在批评日本政府时提出“以史为鉴”。日本人杀中国人当然要“以史为鉴”,中国人杀中国人更加应当“以史为鉴”。中国政府拒绝向人民道歉,有什么资格要求日本政府向中国人民道歉?

国共两党结下了血海深仇,再加五十六年的隔海对峙,如今可以握手言和。共产党和人民的不和谐为什么不能公正解决?

中国政府和共产党如果不能公正处理“六四”流血事件,且不说与人民不能和谐,连自己的内外政策都不能和谐了。

构建和谐社会必须从公正处理“六四”流血事件开始!


(本文是作者在美国波士顿纪念“六四”十六周年烛光晚会上的讲话。导语、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争鸣》(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