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水良:贬低民众是中共的需要

2009-06-23 21:55 作者:徐水良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贬低民众及其作用,是中共贬低压制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的需要。

这些年,中共面临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简称民权运动)全民抗暴、全民起义的压力,祭出反民粹主义旗号,提倡精英主义,企图压制这个民权运动,攻击、压制和贬低民众反抗的意义。

攻击杨佳等抗暴英雄,说他们是原始暴力纳粹法西斯之类,就是典型表现。

有的人甚至说:"人民不过是一堆肉。该哄的时候哄,该辗的时候辗。"(这是他们原话)。彻底蔑视民众,为中共权贵及其血腥镇压张目,为这种镇压提供法西斯歪道理,提供邪恶的理论基础。

这种思想,有中国"精英"、伪精英的长期传统作基础。

把声势浩大规模空前的八九民运,说成中共党内宫廷权斗的陪衬,也是这类伪"精英主义",以及反对所谓的"民粹主义",贬低民众作用的传统之一。

当然,赵紫阳智囊团拼命捧赵、无限夸大赵的作用,把八九民运说成赵,以及赵和中共宫廷权斗的陪衬,实际上是为了夸大他们自己。

但另外有的可疑分子故意歪曲历史,把89民运说成党内权斗,则是别有目的。

但这两种人都蔑视民众。

而蔑视民众,抹煞民众的作用,正是当前中共在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四面楚歌的紧迫压力下,压制和贬低民众反抗运动的迫切需要。

今年花瓶民运着重纪念颂扬89民运不反共,再次捧抬和贩卖赵紫阳不反抗不反共的低档货物,起的也是这类作用。

那么起劲地捧抬贩卖赵紫阳那些不反抗不反共低档货物,有多大意义?

当然,赵智囊团仅仅是客观上对这种需要起了帮忙作用。可疑分子则是主观上就是要起这种作用。

实际上,89民运一开始的矛头指向,首先就是反赵紫阳,其次是反邓小平。赵紫阳不过是见风转舵,不赞成武力镇压而已。他从来没有转到民运反对派立场,站到89民运一边一起抗争。实际上他至死都是忠于共产党的忠诚的共产党员,始终是不反党不反抗的共产党员。

赵紫阳对89民运的作用非常有限。他的影响在64以后,在上面精英主义思想的影响下,才得到夸大。


2009-06-21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