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做人,还是做恐惧的华人?

2010-07-18 21:50 作者:盛雪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加拿大情报局局长法登的一席语重心长的“渗透论”,尤其是明指渗透的威胁来自包括中国政府,又让加拿大华人社 区沸腾起来,可谓一片愤怒声讨,不是因为痛恨中 共势力对加拿大的渗透,对加拿大华人的威胁和控制,而是痛恨法登反渗透的警告和呼吁,痛骂法登要保护他们的做法。这点非常令人疑惑。
  
华人拒绝做正常人

  
法登在加拿大国会公共安全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特别强调,他所指的是外国势力对加拿大的渗透,威胁到了加拿大社会,而华人社区也是受害者。他说,这么做的原 因只是想保护本国人免受外国势力影响。法登的意思无非是:生活在加拿大的华人也是加拿大人,政府也有责任保护他们免受渗透的威胁和伤害。法登的此番肺腑之 言没有让那些常年饱受中共渗透威胁,在加拿大生活也无法摆脱恐惧的华人激动、感动或受到触动,华人社区却继续爆出一片要求法登道歉、辞职、认错之声,并声 言誓不罢休。
  
法登把生活在加拿大的华人看作加拿大人,把华人社区当作加拿大健康社会的一部份。他要帮助华人做正常的、平安的、自由的,并有尊严有保障的,不受外来势力胁迫的欺负的普通人。可是却有这么多华人蜂拥而上,以各种姿态亮相,坚决要永远做恐惧的华人。
  
这种严重背离人类社会发展基本逻辑和伦理的奇观真是华人独有。
  
中共制造的社会灾难从未停息

  
中共统治令数千万人死于暴政迫害是个铁的事实。由于中共的黑幕统治,这一数字有不同版本,有说高达八千万,有说至少四千万。而这一统计数据基本指从1949 年中共建立政权到1979年 中共开始体制调整之间。其间中共发动的一系列政治运动和斗争,经常致使人民之间残酷斗争、极端仇视、你死我活,造成大范围死难,甚至常常造成人民生不如死 的处境。遗憾且耻辱的是,中共的这一统治手段在过去的三十年仍然在继续使用,并且仍然卓有成效。看看八十年代初期的残酷严打,八十年代中期的镇压学运,特 别是1989年 的六四屠杀,不仅是数以千计的生命被公然枪杀,也让中国人仅存的道德伦理是非善恶彻底崩溃。九十年代开始后重新进行的社会分化瓦解,形成以权和钱为唯一标 准划分的新的阶级对立。九十年代后期对法轮功修炼者开始的镇压,又形成一个迫使人人都成为受难者或者凶手的社会环境。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国全面爆发悲惨暴 虐的人伦灾难,没有民主与法制,没有是非与道德的社会,人们生活的吃、穿、住、行处处是陷阱;没有自由和人权,没有诚信与尊严的社会,人人彼此是威胁是伤 害。全国到处是暴力掠夺、强占、欺辱、奸淫、杀戮,官匪一家和警匪合作,形成中共统治的全面黑社会化。
  
逃离专制却回头拥抱暴政

  
中共建政早期到八十年代后期之间,人民想要逃离中共的迫害移居国外,往往要冒着生命的代价。特别是文革期间,多少人被枪杀在边境线上,多少人溺死在通往香港 的河中。中共实行所谓改革开放政策之后,放松了对人民出国的钳制,于是上千万人奔出国门,在异乡留存下来,有了新的生活。除了能够以正常途径和身份出国的 人,中国的偷渡者更是经久不息的蜂拥向所有收留中国人的国家。其中多少人死在抵达安全国度的路上,多少人仍然在途中踯躅跋涉,多少人仍然抱着希冀却永远 也没有迈出那道门的机会。
  
中国人应该想想,这么多人争先恐后、费尽心机、用尽积蓄、九死一生的出来是为了什么?千条万条理由, 归结在一起,无非是为了更平安、更富足、更自由,更有公 平机会、更有人性尊严、更有社会保障、更心里踏实的生活。可是为什么又有那么多人选择了远离暴政之后又回头拥抱暴政呢。
  
也许因为暴政其实离人们还是那么近。当无法逃离它时,也许与它结为一体更安全些。
  
中共统战人民买单

  
曾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都有切身的体验,也有许多人深谙中共的权力来源就是暴力和谎言,而它需要庞大的、无处不在的、深入人们社会生活所有角落的特务系统来维系其权力的有效运作。
  
中 共间谍特务系统的基本脉络和特征是金字塔型,蜘蛛网状,并具有高度的放射性和扩散性。其分布广泛,纵深度强,中共的国安、公安、军情、武警、法院、检察院 等等都是该党权力的直接暴力工具,对社会采用的所有暴力手段都是官授权力,所以其所有对人民采取的监视、控制、胁迫、强制、拉拢、收买、利用等手段都是正 当权限。人们几乎没有余地予以抵制。中共的政府行政部门,国有新闻机构,国有企事业单位等等都是这一权限的延伸,因为中国只有一党独裁,只有一个权力中 心,只有一种权力系统,没有独立的法制,没有任何社会制衡力量。
  
中共对海外的间谍统战任务是其内政的需要:就是维护暴政统治。 任何有可能直接甚至间接威胁到独裁统治的,影响到其核心利益的力量或者潜在力量都是其敌对势力。而分化、瓦解、拉拢、收买、利用这些是重大任务,让其为我 所用,成为工具或者间接工具。 其 目标包括:民主国家政府,官员,民意代表,商人,学者,社会闻人,民主团体,中国驻外人士,留学生,居留人士,归化侨民,甚至反对派阵营中的一些目标人 物。其手段可以是无所不用其极,包括监视、控制、威胁、利诱、拉拢、收买、介绍生意,提供方便,施舍营生,颁发荣誉,对重要人士可以直接动用国家资源进行 长期大规模的笼络和收买,对于难于应对的人士甚至动用人力营造社会气氛施以压力,对不为所动的人士进行围攻、冷落或者直接威胁。
  
加拿大是中共统战主要目标

  
在这样的攻势下,很少有人能够独善其身。因为人一般既有知恩图报的情感,也有人性贪婪虚荣的弱点。中共为了统战的需求,可以全方位动用国家机器和资源,不受任何预算监察和制衡。因此可以极大的满足对方的需求。
  
加拿大毫无疑问是中共进行统战的主要目标之一。 加 拿大是主要民主国家,秉持民主、自由、人权、法制的基本建国理念;在国际社会有一定的影响和声望,在一些重大国际事件中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是众多国际组织 的成员国。而且加拿大资源丰富,科技发达,和美国比邻而居,有着长期相互依存的特殊关系。同时,加拿大的华裔人口比例很高,控制华人并进一步影响加拿大 政治是中共一个长期的重点战略。  

华人是中共渗透的受害者
  
而在这个统战系统工程中,当地的 华人首当其冲。一些和中共权力靠得很近的人士,当然会自动作为工具;他们通过成立各种各样的同学会、同乡会、社区组织、行业 协会、服务机构等等,先把人聚集起来,然后通过中共驻当地使领馆进行操控,领事馆会给运作拨点经费啦,安排主要人士会见啦,领馆官员到场站台啦,介绍国内 生意啦,选拔表现好的在重大日子回国开会、旅游、甚至在国庆观礼啦,并以政府的名义施以荣誉、奖项和特权啦。华人社区当然趋之若鹜。
  
而不愿意成为中共权力工具的华人则成为可悲的牺牲品。他们在这样的华人社区中被监视,其言行被汇报,其不同意见被敌视,而且会受到排挤、冷落、孤立、歧视、 压力和威胁。无奈者就只好放弃清高随波逐流,不由自主的被裹挟和席卷。而当华人被中共利用成为工具之时,也是遭到所在国社会不解和厌恶之时,因为一个正常 的社会无法理解一些华人的背离基本逻辑和伦理的做法。
  
民主国家政客很容易被中共收买

  
民主国家的政治人物是真正的公仆,他们要服务于人民,听命于人民,因此并不受尊重和拥戴。 许多政治人物在社区中经常处在一种被选民挑剔和批评的状态下。 这些政客一旦应邀访问中国,在中共的安排下可以享有前所未有的荣誉和特权,可以被招待的无比幸福和满足。 已经有多位加拿大政治人物访华后表示,在中国可以像帝王一样享受。 当享受了帝王的待遇之后,当期待继续享受帝王的生活方式时,这些政客是否会在情感上更亲近中共呢,并为中共说话呢?当然会。
  
中共因应目前国际大趋势制定了全球大战略、大外宣,而目前还仅仅是个开始。在关于孔子学院的争议中,有人秉持其文化交流和语言学习的功能,坚决反驳孔子学院 是中共统战战略的一部份。其实 我 们可以首先想想,中共是中华文化和文明的爱护者和推广者么?孔子所代表的儒家文化是中共热爱的文化么?中国的院校在没有政府的批准和配合下,能与海外院校 合作设立孔子学院么?孔子学院能够如实地介绍中国社会的发展史么?孔子学院能够不回避诸如六四镇压,迫害法轮功事件么?好在我们很快就会看到更多的证据并 得出结论。遗憾的是,民主社会为此要继续付出沉重代价。
  
加拿大某大学中国学院教授、加中问题专家称,加拿大情报局长法登的说法,是加拿大一些政治人物以中国作为假想敌的结构性问题,此一问题不会随法登下台而解决。
  
事实上,中共不是加拿大的假想敌,中共是民主制度和健康社会的真威胁。每个华人都应该对此扪心自问,中共有没有对加拿大进行渗透,华人是不是受害者?华人要不要做一个正常的人,还是要继续做被恐惧所控制的华人。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