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云起】心静自然凉 纯净散清香(组图)

2016-02-10 13:00 作者:李云飞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日本伊势湾海岸的落日。(摄影:李云飞)

既然有志于云游四方,就不能只去安静的地方。然而,在繁华的大都市住上几天之后就觉得心烦意乱,最终我还是想在偏僻的深山或天涯海角居住。年轻的时候真是喜欢热闹,活到一定的岁数之后就感觉心累了,不想继续折腾了。这个过程也是一个人生修行的过程,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阅无数人,经历了许多悲欢离合,世态炎凉,许多事都看透了,心便不像以前那样冲动了。逐渐看淡了世间的名利情色,心态自然就放松了,内心的宁静就是由此而来的。

心淡望云飞,冷眼看世间

人们经常说,身在江湖,身不由己。如果在一个大都市得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在激烈的竞争中很难做到不干任何违心的事。因此,要想得到心灵的宁静,首先就得要耐得住寂寞,放淡各种欲望,才能在宁静的环境中体会清静之乐。

身处宁静的乡村,就不再关注谁升官了,谁发财了,偶尔听到别人议论,也只是微微一笑不做任何评论。绝大多数贪官和奸商们也不到乡村来,这里没有他们发展的空间。清闲如我,仰天看一片云飞,低头见一朵花开,然后泡上一壶清茶,独酌遐思。


日本鸟羽市郊外的白云蓝天。(摄影:李云飞)

在日本的一个偏僻的山村,我遇到了一个非常平凡的农家。男主人是一个朴实的老汉,他笑眯眯地对我说:“从事农业虽然赚不了大钱,但是好处就是不需要向任何人低头哈腰,不需要刻意讨好任何人,只需看天吃饭即可。”他说话的神态非常自信与潇洒。由于我居住的山中小屋离他家不远,周末我就经常去他家做客,也顺便帮他家的孩子们辅导一些课外作业。

他的儿子是一个中学生,有一天突然问我:“云叔,您有很高的学历,又会讲多种外语,为什么不在大城市找一份高工资的工作,却要来到我们这样的偏避乡下居住?”我略微思索了一下,回答他说:“叔叔既不想做奸商,也不想做贪官,住在城里无用。我喜欢乡村的清静,乐见自然的花香。”他的女儿是一个文学专业的大学生,也有感而发地劝我:“您的文学功底深厚,到大都市做个记者或教授也是绰绰有余,何必在穷乡僻壤虚度年华?”我随口回答她:“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辞去了县令却写出了许多优美的田园诗歌,我就是喜欢这乡村的宁静与清新。”

夜深人静之时,我心中仍然有一丝淡淡的寂寞。我知道那是我的欲望没有舍尽的残余之物。远离了都市的喧嚣,就少了人与人之间的纷争,这份清静之乐在现代社会中绝对是一件奢侈品。让那些想出人头地的人们去拼搏吧,自己超脱物外,冷眼静看世间足矣。


乡村的晚霞。(摄影:李云飞)

是非成败转头空 黄土一堆伴英雄

从古至今,大多数人都活在一个崇尚英雄的社会环境之中。换个方位替赵云想一想,不在长坂坡杀他个七进七出,就无法救出阿斗公子;张飞不与马超大战一场,也显不出各自的勇猛;关公也只有过五关、斩六将才能彰显他的忠义和神勇。然而,纵观历史长河,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不管人们怎样追名逐利,百年过后也都只是一场空,英雄豪杰留下的不过是一堆黄土,放进水晶棺内的腊肉反而不如几千年前的木乃伊耐看,即使是再大的英雄也无法万寿无疆。

世人眼中的成败经过时间的洗礼之后,最终都是一场‘空’。正如杨慎在《临江仙》中所写的那样: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

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历史上的多少风云人物与英雄豪杰,他们的丰功伟业在永恒的景物面前,都显得短暂而虚空。无怪乎千古文豪苏东坡大叹“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李白要高歌“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唯一逍遥自在的倒是名不见经传的江上的一位老翁,豁达洒脱,竟然能达到“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的境界。古代的将士们金戈铁马,浴血奋战,他却可以轻轻松松地喝着一壶浊酒,在茶余饭后说古论今。


太平洋上空的夕阳。(摄影:李云飞)

“你们玩吧!我只想自己清静一会儿。”面对那些青年朋友的各种邀请,我总是这样回答他们。在功利浮躁的现代社会中生活,清静非常难得。内心深处的宁静、平稳,是一种人生的修养。非通过修行内炼,不能得到。洪应明在《菜根谭》对清静之人发出的感叹:“荣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那也是我向往的一种人生境界。

人只有看透了“是非成败转头空”这个人生的真谛,才能真正放下那个争名夺利、追求热闹的心,才能够真正的静下心来仰望长天,观云听雨,笑迎秋月春风。心静自然凉,纯净的心灵必然能散发出超脱俗世的清香。

(本文原创图片与文字版权均受法律保护,严禁改写,有意转载者必须经看中国网站许可。)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