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人民币剧贬?中国突然缺乏美元了?

2016-06-02 07:25 作者:伍凡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16年06月02日讯】人民币剧贬和中国突然缺乏美元是因果关系

人民币剧贬和中国突然缺乏美元,这两个金融现象其实是因果关系。中国近日出现美元荒,据国际媒体报导有三个原因:

其一,美国联准会(美国联邦准备系统、美联储:Fed)将于6月升息的预期升高,以及6月23号英国“脱欧”公投,这两个大“黑天鹅”(如何及早发现最不可能发生但总是发生的事)的事件,加重了人民币兑美元贬值的预期。

其二,中国人民银行的操作;

其三,6月底,中国银行业面临外汇流动性考核期。

这些都使中国近日出现美元荒,美元兑6种一揽子货币,美元指数(DXY)5月以来已经上升了2.58%,反映市场预期,联准会最快6月就会调高短期利率。

美国联邦准备理事会主席叶伦(Janet Yellen),5月27号在对哈佛大学演讲时指出,鉴于美国成长步调,联准会近期可能升息。Yellen表示,她相信经济成长和劳动市场转强将持续下去,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像这样的举措将是适当的。”

来自于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的最新资料显示,5月25号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中间价位6.5693,较前一个交易中间价位6.5468,贬值了225点。这个贬位不仅是2016年年初以来的最低点,也创下了2011年3月以来中间价位新的低点。受到美元指数持续走强的影响,近期人民币汇率持续受压。截止2016年5月25号,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较4月底贬值了1.7%。

中国许多企业借了大量的廉价美元

为什么美元升值,而人民币要跟着剧贬呢?有几个原因:其一,中国许多企业在美元“量化宽松”的时期,借了大量的廉价美元,美国货币政策和中国国际收支资本帐户的关系极为密切。

要明白其中的原因,就要回过来看看,2009年到2013年这段期间,当时许多新兴经济体,利用美联储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大举借入美元债务,面对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巴西、俄罗斯、中国、印度、土耳其,这些借款人全都增加了相对低成本的美元债务。但中国在这个期间借入美元债务的方式,和其他国家是截然不同,大多数国家是向机构投资者发行期限相当较长的美元债券;但中国在这个时机借入的美元债务是大量的向国际银行借债,并且期限相当短。

去年8月11号之后,有资料估计中国国营企业借贷了约1.6万亿美元债务,人民币汇率下跌,影响他们的偿还能力。有估计人民币贬值3%,那么中国国营企业每年需要多偿还超过250亿美元的利息,这对中国国企来讲是一个难以承受的压力。

中国国企开办影子银行获得高的回报率

中国借入了这么多个短期美元债务的原因是“套利交易”的吸引力,就是说借钱的目的是为了套利交易。中国的银行和企业可以以极低的成本借入了美元,然后兑换成人民币买入,比如说收益率为6%的理财产品,这是一种类似于存款的工具,这就是近年来中国国企不务正业、开办影子银行所进行的金融业务。在这个期间的大部份时间里面,人民币兑美元也是在如期的那样升值,因此他们的利润哪,不仅是来自中国和美国的利息差异,而且它来自于作空,落实美元所带来的资本收益。

根据金融界人士的透露,中国很多公司所开办的影子银行的理财投资占了60%以上的利润,甚至超过了主业,而大量境内理财信托投资靠的是大量境外的美元贷款的支撑。影子银行操作过程简单的说,中国企业在国内抵押一部份人民币,获得了全额的美元信用证,相当于获得了一个金融杠杆。中国企业的海外子公司,得到母公司在国内银行开出的美元信用担保,那么从海外银行就获得了短期的美元贸易贷款,然后海外子公司把得到的美元贷款,以各种方式汇入到中国国内,提供给母公司在国内投资获利。

半年期美元贸易贷款的利息大概3%,如果汇入到中国国内投资于理财信托产品,那么有10%的回报,再加上人民币兑美元的升值,再乘以杠杆,企业的利益就等于7%加人民币的升值,乘以杠杆率。那么最保守的杠杆率是2倍,再加上由于人民币在2010年到2013年每年升值1.4~5.0%左右,那么这个公司的回报率至少可以达到20%以上。这样高的回报率,在中国实体企业越来越艰难的时候,这非常可观的,是相当好的回报率。

套利资金高达1万多亿美金,不断地滚动继续借贷,用新债还旧债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统计,这种套利的资金竟然高达1万多亿美金,更为危险的是,这1万多亿套利资金,高达70%是一年之内的短期贷款,所以必须不断地滚动继续借贷,用新债还旧债。国际清算银行的资料显示,在2008年底,中国欠境外银行的外债还不到2,000亿美元,那么这里几乎可以肯定说,国际清算银行低估了中国的借贷规模。

可是到了2014年初,中国欠境外银行的外债上升到1万亿美元以上,1万多亿美元不是个小数目,大约占中国外汇储备的1/3,这也就是说,中国外汇储备里有1/3的是套利的热钱。现在是风吹草动,狂风暴雨即将来临啊,影子银行不得不卷舖盖关门,但是一万多亿美元的短期债务还在案头,中共央行要背黑锅还债。

现在中国实体经济回报率越来越低,外资不再大量流入,那么仅仅靠中国和外国的贸易顺差,已经没有办法抵销资本外流的压力。人民币汇率开始贬值,这一万多亿美元的套利资金啊,正面临着灭顶之灾。中国借款人借入的短期美元债务不断的累积。通过以下的方式,在美国货币政策和中国资本帐户之间形成了一个反亏回路。

第一步:美国联邦准备理事会,Fed主席Yellen已经讲明了,基于美国经济成长步调,联准会近期可能决定升息,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像这样的举措是适当的。

第二步:资本从中国流出,因为美国货币政策收紧,既让美元升值,又降低了中国人民币和美元之间的利差。这就让中国借款的人有理由尽可能提早还清债务,他们将使用人民币来购买美元还债。中国投资理财的回报率是越来越低,最关键的是人民币贬值让套利的空间反转,变成为杠杆亏损。这样一来套利的大趋势就变成翻转了,套利者必须要赶快逃离。这种情形在去年A股也上演过,投资者大肆用融资配置高杠杆,推高股市,获得几倍高的回报率,却在股市下跌时,就集体的开步出逃。

据路透社报导:中国境内美元流通性突然吃紧,以往提供美元流动性的大银行,开始拆揭美元,多家商业银行也纷纷在拆款市场和外汇交换市场买入美元。

第三步:然后中国的资本外流引发了全球金融危机的情绪,加大了国际资本市场的波动。

第四步:这种波动让美署对美元升息的决策多加考虑,也考虑到中国因素,但是美国经济持续成长和就业率增加的现状,迫使美连署决定美元升息。

中国和外国资本外流,造成了人民币贬值

近年来中国的经济持续下滑,中国工业品出厂的价格指数PPI连续45个月负增长,企业利润连年累月的下降,企业是亏损运行。中国的实体经济对中国和外国资本都没有吸引力,无利可图,因此中国国家资本和民间资本大肆的向外国投资和转移,这就造成了人民币贬值。

中国企业正在全球加强并购的这个行动,2016年一月到三月中国企业实质的海外并购额总计达到1011亿美元。已经接近了创下历史纪录的2015年的全年的数字,也有预测估计2016年全年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额,总数将达到2000亿美元以上。

中国企业对人民币贬值的担心十分强烈,这也促使海外收购案迅速的增加,某一个大型电子零部件的厂商表示:“趁著目前海外投资比较有利,实行大型并购是一个良好的策略。”分析师们表示:“从2009年以来中国企业负债急剧增加,这就意味着寻求海外收购的许多中国最大型企业,背负著沉重的还没有偿还的贷款和债券。”

随着中国的海外投资从一种趋势变成为一种热潮,那么债务问题就变得会越来越紧迫。由此可见,当背着沉重债务面向外国市场的时候是冒着巨大的风险。最近一年来,因为股市的持续下跌和人民币汇率日益走低,许多中国人都希望把钱转移到境外。中共当局为了阻止资金外流,采取了种种措施。但是人们总能找到相应的办法,把资金转移出去。在大约一年半的时间里,中国的居民和企业已经将大约一万亿美元的资金转移到国外。

关于未来中国人所焦虑的不只是他们的财产,事实上这国家的许多问题都让他们不安:糟糕的空气、雾霾、品质可疑的食品和水源。那么最近的过期疫苗事件呢,更是让千万人感到愤怒。

本月初著名的信用评级机构“穆迪”公司,刚刚讲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从“稳定”调降到“负面”,部分原因在于中国在实现增长目标和实现再平衡之间的矛盾日益紧张。

这表现遍及中国经济各个领域的债务和杠杆,在不断的增高。中国的债务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PD的40%,但是如果你看看遍及整个经济的杠杆,包括政府、家庭、公司和金融机构在内的经济杠杆,到2015底已经达到了GDP的280%。这个水平远高于我们看得到的,同等收入水平的其他新兴市场水准。在总体杠杆率很高的情况下,我们还看到新的问题,就是不断增加的债务中的一大部分,以及整体债务的一大部分,都来自于国营企业。

中国国营企业欠国内和国外债务高达约12万亿美元

国营企业的杠杆率显著的增加,目前已经高达到GDP的115%。由此可见,中国国营企业不但欠了1.6万亿美元债,更多的是欠了中共央行大约有十万亿美元的债,靠中国国营企业无论如何都没有能力归还国内和国外的庞大的债务。

那么中国资本外逃还有一项意想不到的原因,根据汇丰银行外汇研究主管Paul Mackel日前发给客户的一份报告里指出:“造成离岸人民币贬值的部分原因,可能就是5月9号在《人民日报》刊出的权威人士访谈中,对中国经济的解读和分析”,说目前中国经济运行是L型走势,正因为这个L型走势,人们不看好中国经济的未来前景,推动了加速资本外流,迫使人民币更加的贬值。那我们现在可以看到这样一个情景,人民币贬值资本外逃,人民币加速贬值,资本更加快外逃,美元更加缺乏,这样一个恶性循环,变得难以自拔。

其二,为什么6月23号英国“脱欧”公投预估会影响人民币贬值和缺乏美元呢?英国脱欧公投预估会对伦敦金融中心的地位受到考验。英国既然有连结亚洲和美洲的跨时区交易的先天的优势,也可以作为进入欧盟的桥头堡,这是不少国际金融机构和跨国企业选择伦敦落脚的重要原因。那么脱欧将使伦敦的金融中心地位也受到了考验。

英国“脱欧”公投也波及到英磅汇率,英国央行近日发出报告说,主要受脱欧公投的影响,去年11月以来英磅已经贬值9%,英国央行继续警告说一旦脱欧英磅或将遭到20%的急剧贬值。如果公投英国将脱离欧盟,那么无论是房价下滑还是英磅贬值,那将对中国企业和中产阶级都将创造一个绝佳的投资机会。无论从房价、汇率、签证和移民等政策都是看好。因此可以预估英国脱欧这个“大黑天鹅”必将引发中国资金涌向英伦三岛的狂潮。

其三,中共央行操作在现在是不可缺少的,无论“权威人士”如何反对杠杆,但是在人民币持续贬值的现状下,中共央行能够撒手不管吗?不可能。英国金融时报曾经引用苏格兰皇家银行中,新加坡中国经济学家吴志鹏先生,他表示“如果美联储今年晚些时候加息,同时中国经济要再次出现恶化,那就迫使中国央行要采取更多的宽松措施。我们会看到贬值压力会再次出现。”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分析小组5月27日罕见主动在《第一财经》网站头条刊发独家文章《2015年以来稳健货币政策主要特点的回顾》,这是继“权威人士”藉人民日报发表经济L型走势喊话后,央行再次释放重要经济信号。文章表示,为稳定市场而被动注入流动性,“虽属无奈,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央行虽喊话会合理注入流动性要安定人心,但也透露未来数月M2(广义货币)增速还将明显下降。外界预期,M2紧缩,恐怕楼市和股市会首当其冲,近期免不了一番动荡。这就是说,表面上高喊要收紧银根,要去杠杆,但当经济支撑不住又“放水漫灌”,M2又上升了。中共央行对流动性是时紧时松,这必定会影响经济的运行。

习近平将面临的一个非常简单的事实,就是当中国经济持续下滑,而同时中国及外国的巨额资金逃离中国的时候,中共央行面对的是中国国营企业等待银行贷款才能活下去的困境,国营企业中的工人正等待着发工资过日子的窘境的时候,你怎么办?那只有开印钞机加班加点的印钞票,渡过难关,这是第一个重要。这样一来,人民币就更不值钱了。

其四,6月底中国银行业要面临外汇流动性的考核期,也就是说半年一度的外汇结帐期要到来。分析师说那个大银行与到期和外汇市场将要奉人民银行的命令来结汇。那么一旦黑天鹅事件发生,带动人民币贬值,那中国人民银行必须要未雨绸缪,提前准备好弹药。同时出口业也会延后结汇使银行及受汇业差扩大,进一步加重人民币的贬值的预期,形成了恶性循环。因此银行业必须预先揭拆美元,以保持足够的流动性。因而拉高境内的美元需求。

我分析了上述中国金融负债累累的状况,其前景将会如何呢?在此我引用索罗斯在今年4月在纽约亚洲协会发出的警告,他指出当前中国经济有债务推动的现状,就像2007年到2008年的美国,之后美国信贷市场就失灵了,引发了全球性的大衰退。他认为如果中国这个问题加剧,同样会面临美国金融海啸那样崩溃的风险。这是索罗斯自今年初称中国经济“硬着陆”不可必免之后,又一次警告中国。

种种资料显示了中国经济的形势愈来愈不看好,习近平已经遭遇到了极大的困局,这将影响到中共政权的稳定和社会的安定,事关大局。至今看不到能扭转大局的政策和态势。

不久前习近平视察黑龙江省对东北三省的经济多年不能上升怪罪于朱镕基,批评在20年前朱镕基对东北三省大刀阔斧的关厂、并厂、裁减工人下岗一千万人等等的政策,把现在的问题追溯到20年前的政策,没有什么意义,在我看来关键的是你现在如何解决问题。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