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伐二十一】粤桂国军联合平叛 大败叶挺朱德共军(组图)

北伐战争系列文章(二十一)

2017-08-02 03:00 作者:沧海 桌面版 正體 8
    小字

1927年8月1日,趁蒋介石、白崇禧南京北伐军正准备抵抗北洋军阀孙传芳的进攻之时,周恩来、贺龙、叶挺、刘伯承、朱德等人,<br />策动武汉北伐军在江西南昌发动暴动,建立中共武装。
1927年8月1日,周恩来、贺龙、叶挺、刘伯承、朱德、谭平山、林伯渠等人,策动武汉国军在南昌暴动叛乱,建立中共的军队。

中共“八一南昌建军”真相(二)

1927年,中共破坏北伐,分裂国军。8月1日,趁蒋介石、白崇禧南京北伐国军正准备抵抗北洋军阀孙传芳“五省联军”的进攻之时,周恩来、谭平山、张国焘、贺龙、叶挺、刘伯承、朱德等人,策动蛊惑武汉国军,开赴国民党防卫薄弱的南昌暴动叛乱,并建立中共的军队。

中共叛军逃离南昌 蔡廷锴率部弃暗投明

1932年,蔡廷锴指挥以广西士兵为主的粤系第19路军,在上海血战日寇,使日军四易指挥官。
1932年,蔡廷锴(右二站立者)指挥以广西士兵为主的粤军第十九路军,在上海血战日寇33天,使日军四易指挥官。

武汉国民政府主席汪精卫闻讯震怒,急令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张发奎、第三军军长朱培德进剿。号称“北伐铁军”的张发奎所部被叶挺、贺龙分裂拐走数万兵力,把叶挺当亲兄弟对待的张发奎追悔莫及,亲率武汉粤军剩余的三个师精锐,进逼南昌,追剿叛逆。

8月3日,南昌暴动第三天,中共令“北伐铁军”的师长蔡廷锴率其第10师作先锋开路,叛军主力跟在第10师后面,匆忙逃离南昌,向江西逃窜。

武汉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主席程潜、第三军军长朱培德急电南京国民政府和坐镇大后方的广州政治分会主席、前国军参谋总长李济深,痛斥共产党谋害国民党,请宁方(南京政府方面)国民党合力堵截围剿中共叛军。

中共叛军从南昌出逃的第二天,就发生了一件大事:蔡廷锴主动率所部5000余人脱离共产党,使中共一下子就损失了四分之一的兵力,而且是一个很有战斗力的师。

国民党北伐第四军高级军官叶挺、张发奎、郭沫若、陈铭枢、黄琪翔在武汉合影
(左起)1938年,原北伐第四军军官叶挺、张发奎、郭沫若、陈铭枢、黄琪翔在武汉合影。

原来,第24师师长叶挺为了拐走第四军的蔡廷锴第10师,利用蔡廷锴跟上司张发奎的关系不和,极力离间挑拨,煽风点火,鼓动他“脱离张发奎”,“打回广东老家”。蔡廷锴主要因为对张发奎不满,这才勉强同意跟叶挺南下,目的是返回广州。在“八一暴动”的前一天,蔡廷锴才到达南昌。

“八一暴动”后,蔡廷锴发现自己被叶挺欺骗误导,此次暴动完全是由中共主导的,其目的竟然是为了打倒推翻南京和武汉的全部国民党。当时的蔡廷锴仅对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张发奎个人不满,不愿在其手下任职,而不是要反对国民党。他认为,自己跟叶挺等共产党人“根本信仰不同,主张亦异”,于是暗下决心,寻找机会“与共党分道扬镳”。

8月4日,在江西进贤县,蔡廷锴召开军中可靠人员开会,大家一致反对跟共产党走,决定弃暗投明。于是,蔡廷锴做好周密部署安排后,甩掉中共叛军主力,遣散第10师中的30余名共产党员,率全师官兵进入福建;再转入浙江,投奔南京国民政府,因为那里有拥蒋反共的蔡廷锴老长官陈铭枢。

红军拉民夫奸妇女 江西百姓闻风而逃

1930年代,中共中央红军在第二次围剿中。
1930年代,中共红军在第二次围剿中。

“八一南昌暴动”后,中共叛乱红军逃到江西境内,所到之处,百姓闻风而逃。叛军严重缺粮,伤病员也无医无药,士兵不断逃跑。

“前往瑞金,沿途农民对赤军越发仇视,落伍伤员常被农民所杀。行军途中,数日不见一人,宜黄县城原有近二万人口,等暴动赤军到达,仅剩48名六十岁左右老人。(李立三原文)”

红军得不到老百姓的支持援助,狼狈不堪,军纪败坏,到处骚扰侵害百姓。“以两把菜刀起家”的贺龙匪气十足,其所率领的第20军纪律极坏,开枪强拉民夫等事随时都有,甚至奸淫妇女。“仅行军三日,实力损失已在三分之一以上,遗弃子弹将近半数,迫击炮完全丢尽,大炮亦丢了几尊,逃跑及病死的兵士将近四千(二十军最坏,军队纪律亦极坏,放枪拉夫等事随时都有)。(李立三原文)”

张太雷也承认,贺龙“二十军的兵士沿途骚扰农民,拉夫、拿物,甚至奸淫的事都发生过。”

中共红军南下逃跑途中,在江西瑞金、会昌等地和在广东潮汕地区,还不忘搞“阶级斗争”,在江西几天内便杀了30余个“土豪劣绅”及“叛徒内奸”。就这样,张太雷认为杀得还不够,以后要连“一切地主(小地主在内)的土地都要一概没收”,“不要有仁慈,打破好人的观念,对土豪应该乱杀,绝对不要恐怕冤枉了。”   

黄埔桂军江西围剿 叛乱红军窜入广东

为防止中共红军南下广东,跟东江的中共澎湃农民赤卫队武装合流,坐镇大后方的国民政府广州政治分会主席、广东省政府主席兼第八路军总指挥李济深(两广党政军最高长官)命黄埔系第33军军长钱大钧率领三个师、黄旭初(后任广西省主席,陆军上将)率留守广西的桂军两个师兵力入赣,围剿叛军。

8月上旬,中共叛军从江西抚州经广昌、宁都南下,钱大钧率黄埔第33军向会昌截击,黄旭初命第6师副师长韦云淞率徐启明、许宗武、叶丛华和第4师梁朝玑、郭凤岗共5个团兵力,进军雩都。

8月27日,叶挺、贺龙叛军以伤亡800余人的代价,强攻会昌,击败钱大钧第33军,钱大钧率部退到信丰。而桂军先头部队则在洛口遭遇叛军,叛军不断增兵,击败韦云淞指挥的桂军。韦云淞率桂军到会昌以南山岭坚守,贺龙、叶挺见桂军防卫森严,不敢再强攻,便转向福建汀州、武平、上杭。

由于叛军急需得到苏俄共产国际运往广州附近的军事装备和援助,周恩来、谭平山等人决定,让贺龙、叶挺率军自福建进入广东。9月18日,叶挺、贺龙、朱德叛军打败国民党潮梅警备司令王俊所部于大埔,王俊率部撤退。韩江上游发现了叛军主力,在东江各地的中共澎湃农民武装纷纷起来响应配合。9月23日,叛军占领潮州。

广东省的局势骤然紧张起来。

黄绍竑智勇出奇谋 制定粤桂联合剿共方案

国民政府广州政治分会主席兼第八路军总指挥李济深、<br />广西省主席黄绍竑、 师长陈济棠、军长钱大钧、师长黄旭初。
(左起):国民政府广州政治分会主席李济深、广西省政府主席黄绍竑、师长陈济棠、军长钱大钧、师长黄旭初。
(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北伐粤桂国军围剿中共红军作战示意图
1927年8月-1928年初,粤桂国军围剿中共叛乱红军作战示意图。(看中国制作)

中共叛军自江西窜入广东,国民政府广州政治分会主席、第八路军(辖驻守广东和广西的粤桂国军以及黄埔钱大钧第33军等部队)总指挥李济深(两广党政军最高长官)认为前方指挥不利,国军兵力不足,遂委任广西省主席兼第15军军长黄绍竑为第八路军前敌总指挥,由他亲率桂军吕焕炎师增援,并统一指挥前线黄埔钱大钧、广西黄旭初各军。

由于前方敌情不明,黄绍竑命黄鹤龄营长率一营兵力,昼夜兼程,赶赴广东大埔,搜索侦查敌情。桂军前锋搜捕营在大埔搜捕到叛军人员数十人,他们招供说:现在叶挺自封第四军军长(注:粤系第四军被誉为“铁军”,李济深、张发奎、黄琪翔是前三任军长),跟贺龙所部共7个师正由大埔沿水路直下潮州、汕头,而三河坝仅有朱德、周士第叛军驻守。

黄绍竑得此情报,计划只以黄埔军钱大钧所部由梅县(今梅州市)进入松口镇,牵制三河坝朱德叛军,以掩护国军侧背;黄绍竑本人亲率桂军黄旭初、吕焕炎两师自梅县东进,将潮州与三河坝间的水路交通要道韩江切断,使敌前后无法呼应;同时请总指挥李济深令粤军陈济棠、薛岳两师进攻汤坑、揭阳,桂军进攻潮汕,粤桂国军自东西两面共同夹击中共叛军。

但广州李济深方面认为,黄绍竑这一作战方案太过冒险,万一叶挺、贺龙再有兵力由三河坝向梅县进攻,则国军腹背受敌。广州方面并引以从前战例,凡进入潮汕地区而不守梅县的,无不失败。

现今,黄绍竑身在前线,对敌情十分了解。黄绍竑、黄旭初两人都认为,叶挺、贺龙叛军几乎全部走水路下潮汕,对陆上必会疏忽,此时假若我军出奇兵,围而袭之,必有获胜把握。

几经争论,广州李济深方面才同意了黄绍竑提出的上述剿共作战方案。

出奇兵越山岭断敌退路 桂军勇夺红军补给基地

黄绍竑即率桂军黄旭初和吕焕炎两师,由梅县出发,顶着大风雨,翻越平时少有人走的崎岖险峻山岭。沿途人马拥挤,一些桂军士兵不幸坠落山崖摔死或摔伤,行程极为艰苦,方抵达丰顺。次日,桂军向东攻占了留隍,再截断韩江交通,断绝了叶挺、贺龙叛军的退路。

黄绍竑获悉,叶挺、贺龙将三分之一的兵力和政工人员以及辎重留在潮州,作为红军叛乱的补给根据地,以防国军袭击。叶挺、贺龙叛军主力企图对粤桂国军各个击破,目前主力已经向揭阳,企图先击败陈济棠指挥的粤军,然后与海陆丰(海丰县和陆丰县)澎湃农民自卫队联合,最后回师进攻击败桂军。不料,黄绍竑率领桂军行动迅速,早已经兵临潮州的红军补给根据地。

潮州是中共叛军联系各方面的中心枢纽,此地通过韩江北结三河坝,南连汕头,并从背后支撑着汤坑方向。黄绍竑桂军闪电突袭潮州,彻底打乱了中共叛军的全盘部署,造成叶挺、贺龙叛军进退失据,局势急转直下,最后在汤坑惨败。

正当黄绍竑指挥桂军与潮州的叛军激战时,突然接到粤军东路军总指挥陈济棠的通报说,粤军已在汤坑、揭阳一线与叛军主力开战,战况非常激烈,希望黄绍竑派兵增援。桂军此时难以立即分兵,黄绍竑便只有激励士气,迅速攻克潮州。经过多次勇猛进攻,桂军于9月30日胜利克复潮州,俘虏大批叛军,并缴获叛军的全部弹械辎重。

薛伯陵战前要求增兵 陈济棠两度调兵援薛

在黄绍竑指挥桂军攻打潮州中共叛军的同时,李济深命留守广东的粤系第八路军(由原第四军扩编)陈济棠、薛岳、徐景唐三师组成东路军,由第11师师长陈济棠任总指挥,率军由兴宁向揭阳东进,跟黄绍竑桂军自东西两面夹击红军。

早在3月份,白崇禧率北伐军攻占上海,粤军出身的薛岳(字伯陵)违抗总指挥白崇禧的命令,率领黄埔第一军第1师公开支持周恩来中共,并秘密建议中共“把蒋介石当作反革命抓起来”。不料,中共非但对薛岳不领情,竟然还向蒋介石出卖薛岳。为完成北伐和剿共大业,国军代参谋总长兼淞沪卫戍司令白崇禧建议蒋总司令将薛岳撤职。薛岳获知消息后,既恨中共不仁不义出卖他,也恨白崇禧建议蒋介石撤他职。一怒之下,薛伯陵从上海返回家乡广东,投奔他在粤军的老长官李济深,获委任为新编第2师师长。

现在李济深下令围剿中共叛军,薛岳认为他的新编第2师成立不久,又无实战经验,难敌久经战阵的叶挺、贺龙叛军,便向总指挥陈济棠提出要求多拨给他一团兵力。陈济棠即把张瑞贵补充团给了薛岳。薛岳又说张瑞贵团也是新兵,恐不能战,要陈济棠更换。陈济棠又再度照顾支持薛岳,把香翰屏团调拨给薛岳指挥。

陈济棠粤军激战汤坑大捷 张瑞贵率新兵团大破红军

陈济棠率东路军由兴宁向揭阳攻击,行至丰顺县汤坑附近,遭遇叶挺、贺龙叛军仅剩的6000余人。9月29日拂晓,叛军主力向汤坑发动强攻,战至下午,击溃薛岳新编第2师,又冲到陈济棠第11师阵地前,遭到第11师的猛烈反击。

经过一昼夜激列巷战,陈济棠指挥第11师击败叛军,叛军逃至张瑞贵补充团附近。团长张瑞贵是广西人,勇猛如张飞,特别崇尚中国古代历朝英雄人物,并不惧中共叛军。为鼓舞士气,他号召全团官兵奋勇作战,说:“今日不打败敌人,便不是好汉!”全团官兵一鼓作气,奋勇冲锋,一举大破中共红军。

张瑞贵这个由新兵组成的补充团,平时很少训练,又无实战经验,居然打败了久经战阵的叶挺、贺龙所部,为粤军“汤坑大捷”立下大功。广西人张瑞贵从此便在粤军中被人称道(《黄旭初回忆录》),更被誉为“生张飞”。

“汤坑之战”是中共红军自“八一南昌暴动”后遭遇的最激烈损失最惨重之战,留守广东的陈济棠粤系国军歼灭中共叶挺、贺龙叛军大部,获得胜利大捷。

1949年11月,百万林彪共军自湖南攻入广西,蒋介石钦点粤系第63军军长张瑞贵返回广西家乡抗击共匪。白崇禧在广西组织部署“反共救国总体战和游击战”,号召广西全民皆兵,正规军与地方民团相结合,共同抵抗共匪。张瑞贵与妻子韦秀英积极发动组织当地民众英勇抗共。由白崇禧建议,海南特别行政区长官陈济棠委任韦秀英为“粤桂边区反共救国军总指挥”,率领数千反共义士在十万大山坚持抵抗共匪。1950年12月30日,巾帼英雄韦秀英宁死不屈,壮烈牺牲,台湾国防部追晋她为国军上校,入祀忠烈祠。此为后话。

白崇禧桂军横扫共匪根据地 朱德林彪仓皇逃亡井冈山

话说1927年9月底,中共叶挺、贺龙叛军在广东汤坑惨败于陈济棠粤军,“巷战一昼夜而我军竟完全解体”(中共《中央通告第十三号——为叶贺失败事件》)。被俘的叛军官兵大多是原北伐粤系国军,纷纷乞降,哀求老长官李济深收编他们。这些人又重归国军阵营。

而中共叛乱头目周恩来、谭平山、张国焘、贺龙、叶挺、刘伯承、聂荣臻、恽代英、徐特立、林伯渠、郭沫若、吴玉章等人,见事态不妙,早早脱离丢下叛军主力,各自分别逃亡香港、上海等地藏匿。

另一叛军头目朱德,在三河坝之战惨败于钱大钧黄埔第33军后,带着陈毅等残余逃到韶关,投靠藏匿于国军范石生所部。后来又再被李济深粤军围剿,朱德只得率陈毅、龚楚等2500余残余逃到湖南宜章县山区。

1928年1月,朱德、陈毅在湖南组织农民暴动(湘南暴动),成立中共“工农革命军第一师”,朱德任师长,陈毅任党代表,王尔琢为参谋长。朱德匪军连续攻占宜章、郴州、耒阳、资兴、永兴、汝城、桂东、酃县、安仁、茶陵等10个县,建立苏维埃政府和根据地,并击败了前来围剿的许克祥湘军,横行猖獗一时。但好景不长,没过多久,便遭遇白崇禧亲率钢七军等桂军精锐入湘讨伐唐生智湘军叛逆。被白崇禧桂军顺带一扫,共匪军便再无法立足。匪首朱德、陈毅仓皇丢弃湘南10个县的根据地,带领仅剩的王尔琢、龚楚、林彪、粟裕等残余,逃到山高密林的江西井冈山,与毛泽东的湖南农民土匪武装会合。两股共匪合编为一个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从此被称为“朱毛红军”。

这便是当年共军的起源和中共的起家资本。

不料,短短22年之后,在苏俄的扶持下,当年逃亡到井冈山的中共残兵土匪流寇,竟发展壮大到数百万正规军兵力,依靠暴力和谎言,在1949年席卷吞噬整个大陆,神州陆沉。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