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听雨】山中雨声如仙乐(组图)

2017-08-15 18:10 作者:李云飞 桌面版 正體 8
    小字

山中听雨声
暮色中的山雨,如诗如歌。(摄影:李云飞/看中国)

久居闹市之中,很难感受到大自然的气息,一年复一年,甚至连春夏秋冬的季节也在脑中变得越来越模糊了。因此,我喜欢突如其来的暴雨,它能使混沌的思维瞬间就变得清醒、敏锐。夜读古诗词,我心中时常憧憬山中的清雨,然而,毕竟移居深山的心念很难付诸于现实,山中听雨的愿望就一直只是我脑中的一幅画,心中的一首歌,有时又是键盘上的一首诗。

一个偶然的机缘让我结识了一位隐居深山的小师弟。当我向他说出了心中的宿愿之后,他诚恳地邀请我一起到山中住几天。同时温馨地提醒我,山中的饮食生活非常简陋。那里虽然有喝不尽的泉水,主食仅限于土豆米饭或野生的水果,完全没有鱼肉之香。我当然不以为意,当时就决定随他前往。一路无话,火车奔跑了两个多小时停在山下,前方就是崎岖的山路,可能是因为人烟稀少的缘故吧,晚上居然连巴士也没有了,我们只得改为步行。

师弟的住处是一所旧旅馆改装的山中别墅,地点就在半山腰,到达别墅之际我已经大汗淋漓了。天从人愿,当师弟为我铺好了被褥、正准备熄灯沉思之际,窗外突然飘起了毛毛细雨。山中异常寂静,山中的雨声自然也与都市中的雨声大不相同。我从窗外微弱的亮光中看到雨势逐渐变大,屋檐上掉下来的细长的雨丝变为珠子般的豆粒大的雨点,一串一串地打在空旷的山中。四周的天幕在夜色中闪耀着一缕缕白光,濛濛的雨雾弥漫开来了,音律如诗,美景如画,清新如歌……

在漫天的雨声中不自觉地浑然忘我。此刻万虑俱释,心宁神谧,独自享用着那一份只有自己才能感觉到的宁静。师弟在隔壁的小房中挑灯夜读,我则临窗独坐。放眼窗外,但见雨声潇潇,水汽交融;这山中的雨声,犹如一曲曲天籁之音,美妙动听,使人回味无穷。山雨不停地打在屋檐上、树叶上、岩石上,落在不同的地方其声音也不同。落在岩石上,声音非常清脆;落在泥土中,雨声比较深沉;落在树叶上,声音则非常柔和……轻轻重重的各种声音构成了一首有多重音节的方外仙乐。雨打在岩石上的声音很响亮,几乎掩盖了打在树叶上的声音,但只要你细细听着,仍然能听出来那多重奏的雨乐中的美妙之音。那一刻,为了听清楚雨声的余韵,我轻轻地闭上了双目。内心已经没有任何渴望与焦虑,那种平淡恬静的意境,心静澄明,思绪飘向久远的恒古与遥远的未来。

山雨来临之前的云彩
山雨来临之前的彩云。(摄影:李云飞/看中国)

在络绎不绝、连绵无尽的雨声中,我渐渐地完全放松了身心,感觉到了心神无拘无束、无忧无虑的境界。不知不觉,我进入了纯净的梦乡。梦中的阳光变得非常明澈,我倚在窗边,尽情享受着温暖。一首首灵动的诗歌与和煦的阳光交织在一起,萦绕耳畔,回响在心田。闭上双眼,许多灵光一闪而过……我脚踏一阵清风,来到了北宋元丰六年间的黄州。借着皎洁的月光,我看到了众人仰慕的苏东坡大学士。内心十分惊喜,正欲上前请教,却发现他已解衣欲睡。此时月光照进门里,洒下一片轻柔。仿佛生怕打搅了他的休息。月光调皮的绕过他,来到书桌之上,也想一睹在他的妙笔流泻下的灵动。我看见苏大学士笑了,应该是对于月光的欣然吧。在一叠诗稿之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他在雨中独行的诗词《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我轻吟出声,却是一觉睡醒了,邻窗师弟房中的灯光仍在亮着,估计应是古人所说的夜深三更了。

夜幕之中雨依然在下,雨声如诗如歌,瞬间顿悟,雨声其实是一种绚丽的仙乐。既然是仙乐,俗世中的凡夫俗子自然听不出她的旋律与美妙。天雨敲打着这形如大鼓的青山,仙乐是演奏给居住在深山的山人或仙人们听的。天作幕,地作台,场景何其壮阔!山作鼓,雨作槌,乐声多么玄妙!山中的雨声,时而轻轻地弹,时而咚咚地敲,继而砰砰砰地在叩。山中之雨,以春分为序曲,夏雨绵绵,秋雨潇潇,演奏到冬至,岁岁不改;山中听雨,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大地落雨的镜头:雨水滋润着大地,灌满了山川河流,最终又都流向了大海。其实做人也是同样的道理,应该像山雨那样潇潇洒洒,无拘无束,顺其自然、随遇而安就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