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伐二十四】李品仙出尔反尔 白崇禧征湘大获全胜(组图)

北伐战争系列文章(二十四)

2017-09-21 00:25 作者:沧海 桌面版 正體 9
    小字

北伐国军在前进中
北伐国军在前进中。

1927年9月,龙潭战役大捷后,国民党宁汉沪三方在南京实现了合流统一,公推谭延闿为国民政府主席,程潜为军事委员会(简称“军委会”)主席。反蒋拥汪的唐生智在此之前,先是勾结北洋军阀孙传芳,双方图谋夹攻南京蒋介石国民政府。国民党宁汉沪合流统一后,唐生智又在汪精卫的指使下,抗拒谭延闿南京国民政府,并令其刘兴、何健两军进占安徽合肥、巢县、芜湖等地。唐生智还在安庆公开发表演说,为共产党辩护,并将两艘军舰抢占夺走。

10月20日,国民政府公布了唐生智勾结孙传芳,意图颠覆革命阵营,反叛南京中央政府等罪行;同时委任军委会主席程潜为总指挥,李宗仁为副总指挥,统率三路大军西征皖鄂两省,讨伐15万唐生智湘军叛逆。

李品仙出尔反尔顽抗 白崇禧西征讨逆平叛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主席兼第四路军总指挥程潜
1927年9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主席兼第四路军总指挥程潜。

11月中旬,程潜、李宗仁统帅西征军在皖鄂击败唐生智叛军,逼近武汉。唐生智(保定军校一期毕业)见大势已去,遂召集唐军高级将领开会,决定按照其恩师蒋百里(保定军校前校长、吴佩孚和孙传芳的军师)起草的电文下野,然后把军队交给其亲信同学、第八军军长李品仙(保定军校一期毕业)指挥。唐生智则花30万巨金买了日本兵轮,从长江前往日本。

11月12日,李品仙、何健、叶琪、刘兴、周斓等唐军将领致电南京国民政府,请求和平息兵。谭延闿领导的国民政府也准备和平解决问题,令李宗仁、程潜西征军停止对唐军的军事行动。

正当和平有望之际,不甘心落选国民政府主席和军事委员会主席的汪精卫,不惜再度分裂国民党,又指使张发奎、黄琪翔在广州发动“张黄兵变”,企图在广州另立中央,并让黄琪翔挑唆李品仙等人出尔反尔,拒绝和平。李品仙等人遂率已经战败的唐军进入湖南,继续负隅顽抗,以待汪精卫、唐生智东山再起。李品仙在湖南大肆扩军,将唐军由原来的三个军扩编为五个军,委任周斓为第17军军长,叶琪为第18军军长。于是国民政府决定继续征湘讨逆平叛。

1928年元旦,国民政府正式委任白崇禧为征湘总指挥,代李宗仁指挥第三路军,并统率西征各军入湘,继续追讨李品仙率领的唐生智叛军。

小诸葛变更作战部署 程颂云欣然纳谏接受

抗战 军委会副参谋长总长白崇禧
抗战期间,军委会副参谋长总长白崇禧在武汉。(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1928年1月初,征湘总指挥白崇禧抵达汉口,拜访军委会主席兼第四路军总指挥程潜,商讨进兵湖南作战方针。程潜拿出他拟定的作战计划,征求小诸葛白崇禧的意见。

白崇禧看到程潜拟定的计划是:一、以第三路军(夏威第七军、胡宗铎第19军、白崇禧第13军、陈调元第37军)沿长江两岸前进,准备向临湘及岳阳进攻;二、以第四路军(程潜第六军、陈嘉佑第14军、叶开鑫第44军)沿武长铁路前进,集中于蒲圻,由羊楼司、通城截断长岳,进攻长沙。

1928年,北伐革命军西征讨伐平定唐生智湘军叛乱示意图
1928年,北伐革命军西征讨伐平定唐生智湘军叛乱示意图。(看中国制作)

白崇禧认为这样部署不妥,他直言不讳地对程潜说:以桂军为主的第三路军是西征之主力,不应置于敌军力量薄弱的长江两岸地区,应重新变更调整部署为:(一)将第三路军用于东面敌军主力所在的通城、平江方面,攻敌右翼,进攻金井、长沙。(二)第四路军由岳州、羊楼洞出汨罗河,攻东面敌军正面;(三)湘南朱培德第五路军之鲁涤平第二军在湘西公安方面,相机进攻常澧,朱培德指挥第三军和金汉鼎第9军集中萍乡,预定向株洲前进;(四)桂系陶钧第18军留驻武汉,镇摄后方;(五)海军陈绍宽第一舰队由嘉鱼、金口、新堤向城陵矶进迫,协攻岳州;张静愚空军出动担任侦察任务。

程潜(字颂云)对小诸葛十分信任,虚心纳谏,欣然同意白崇禧提出的变更方案。事后战局的发展,证明白氏的变更,对应变突发危机和取得最后胜利有重要作用。

叶开鑫临阵叛变倒戈 白崇禧果决孤军深入

1月15日,征湘军事全面发动,三路西征军按照白崇禧和程潜商定的上述作战方案,自东、西、南三路进攻湖南。白崇禧令夏威、胡宗铎、陈嘉佑、叶开鑫、马崇六(参谋长马崇六代程潜指挥第六军)五个军进攻前进,限1月19日前压迫敌军主力于汨罗江北岸。

1月16日,白崇禧得悉平江附近为李品仙第八军主力及何宣、熊震两独立师,便催促叶开鑫44军、陈嘉佑14军迅速向前,与左翼夏威第七军、胡宗铎19军齐头并进;同时令海军舰队阻断岳州江面,警戒洞庭湖方面。1月17日,李品仙敌军放弃岳州,向汨罗江溃退。程潜进驻岳州,指挥第四路军攻击武长铁路正面之敌。

1月20日,白崇禧到达通城,准备于第二天凌晨向平江敌军主力发动全线总攻。不料当天夜间,右翼叶开鑫第44军突然破坏麻唐附近的铁路,倒戈投敌,向左翼马崇六率领的第六军侧背猛烈进攻,第六军新编的贺对廷师也同时叛变。程潜第六军猝不及防,损失惨重,而敌方廖磊、刘兴两军乘机渡至汨罗江北岸,与叶开鑫叛军共同夹攻第六军。

程潜见当前情况十分危急,连忙下令第四路军退回武昌,并急电白崇禧,说第六军损失巨大,建议白崇禧统帅第三路军退守蒲圻、通城,徐图挽救。

白崇禧认为,如果遵照程潜的命令退却,西征革命军可能全面溃退,在常德观望徘徊的叶琪所率唐军第18军的17个团都将由中立变为敌人。所幸白崇禧一到汉口,已变更了程潜所作的作战部署,先将桂系夏威第七军、胡宗铎19军调到了汨罗江北岸,因此现在未受叶开鑫叛军的波及。

在此危难关头,白崇禧当机立断,决心孤军深入,直捣李品仙叛军总部金井和长沙。他召集夏威、胡宗铎二位军长开会,告诉他们目前的局势和程总指挥的意见。然后白崇禧说:“目前我们只有一条路,就是继续渡江追击,尽管孤军深入,只要斗志坚强,获胜机会甚大。”夏威、胡宗铎两人全无异议。

白崇禧遂覆电给程潜,表示自己决心照原计划行动,请程潜坚守武汉,武汉防卫有桂系陶钧第18军,岳州有白崇禧第13军两团兵力负责警戒,现在概归程潜指挥调遣,可保武汉无虞。白崇禧同时电令18军军长陶钧坚守武汉,不得已时即守武昌,其他地区在必要时,任其放弃,一切须密为部署。

小诸葛收复长沙衡阳 李品仙败逃湘西溆浦

1月21日拂晓,白崇禧指挥夏威、胡宗铎两军强渡汨罗江,李品仙第八军主力及何宣、熊震两独立师猛力堵截,双方展开激战,结果李品仙敌军大败南逃。

1月23日,陈嘉佑14军从正面强渡汨罗江进攻,夏威第七军、胡宗铎19军向敌侧后乘胜追击,直捣李品仙总部所在地金井、浏阳,敌军全线崩溃。而已渡至江北企图增援的刘兴、廖磊敌军,见其总指挥李品仙已败,恐后路被小诸葛切断,也仓皇后退。

1月25日,白崇禧率第三路军乘胜追击,顺利收复湖南省会长沙。

2月8日,白崇禧率桂系夏威第七军、胡宗铎19军、第13军第2师攻占衡阳,然后继续向湘南追击。2月15日,白崇禧挥军占领宝庆(今湖南邵阳市)。2月25日,陈嘉佑14军占领常德。李品仙各军和叛变倒戈的叶开鑫44军纷纷向湘西逃窜,叛军军心涣散,许多士兵丧失斗志,沿途纷纷脱离叛军开小差逃跑,被白崇禧北伐军缴械。

征湘讨唐大获全胜 白崇禧向战败者求和

当白崇禧征湘讨唐之时,几个月前受汪精卫和孙传芳两面夹攻所逼下野的蒋介石,众望所归,复任国民政府北伐全军总司令,继续领导北伐。

现在,蒋总司令急电白崇禧尽快结束西征战事,率军北上参加北伐。在北方战线,冯玉祥与阎锡山的军队正与张作霖奉军对峙。阎锡山遭受奉军强大压力,多次向蒋介石请求支援。故蒋总司令指示白崇禧,如果部队来不及运输北上,要白崇禧个人先至北方,以安定军心。冯玉祥、阎锡山也派代表赶到长沙,期盼小诸葛早日北上。

于是,白崇禧(保定军校三期毕业)派出代表,由宝庆(今邵阳)一路追踪李品仙叛军至溆浦,告诉他们不要再逃了,应该接受收编,跟随白总指挥北上,共同讨伐北洋军阀,完成国民革命。

“打了胜仗而向敌人请和,这是北伐战史中一大笑话,但是实际情形非如此不可。因我与李品仙、廖磊、叶琪等人是同学同乡,一见如故,而且彼此之间本来无所芥蒂,只是在唐生智之指挥下不得不作战耳。”(《白崇禧先生访问记录》台湾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 贾廷诗、陈三井等记录 郭廷以校阅)

通常情况下,都是败者向胜者求和。而今白崇禧大获全胜,却不以战胜者自居,反而顾念保定军校同学和广西同乡之情谊,以优惠条件,诚心诚意向战败者主动求和,这让李品仙等唐军叛将又惊又喜,觉得再若被唐生智当枪使,继续顽抗下去打内战,实在错误不值得,于是决心缴械投诚。

3月中旬,几经磋商,白崇禧终于成功收编了唐生智的全部军队,经报请军委会核准,将其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十二路军,由李品仙任总指挥兼第八军军长,叶琪任第12军军长,廖磊任第36军军长,何健任第35军军长。这场由汪精卫指使挑唆,唐生智引发制造的叛乱,至此和平圆满解决。

李品仙第十二路军和平改编和整训完成后,除留下何健35军守卫湖南外,其余各军在5月份由百余列车装载,浩浩荡荡经粤汉路转平汉路北上,参加蒋介石复出后的第二期北伐。广西人李品仙、廖磊、叶琪在日后的北伐、抗日和剿共作战中,都成为战功卓著的名将。

而小诸葛白崇禧已经奉蒋介石电令,先行北上,跟蒋总司令、冯玉祥、阎锡山共商北伐最后的大计。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