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伐二十九】攻克京津北京改北平 蒋介石率众祭告孙中山(组图)

北伐战争系列文章(二十九)

2017-12-02 10:30 作者:沧海 桌面版 正體 8
    小字


1928年7月6日,蒋介石率党政军要员在北平香山碧云寺祭告孙中山先生。
(右起):张作宝、陈调元、蒋介石、吴稚晖、阎锡山、马福祥、马斯达、白崇禧。

1928年6月,蒋介石领导南京国民政府北伐四大集团军,以摧枯拉朽,锐不可当之势,打垮北洋张作霖政府(1913年-1928年),和平收复北京、天津,北洋安国军中的奉军大部退回东三省,北伐胜利成功。

京津收复 国府发表《统一宣言》

6月4日,国民政府正式委任第三集团军总司令阎锡山为京津卫戍总司令,委任阎锡山举荐的商震为直隶省主席,委任白崇禧举荐的冯玉祥部属何其巩为北京市市长。

6月15日,以谭延闿为主席的南京国民政府发表《统一宣言》,宣告全国统一“已告完成”,“军政时期将告终结”,训政时期将要开始。国民政府今后的任务是:对内实现三民主义,力行法制,澄清吏治,肃清匪盗,减免苛税,裁减兵额;“根本破坏现时社会之组织,若共产党等,亦必不容其存在”;对外愿意与各国谋求“邦交之亲睦”,对于过去“依合法手续所负之义务,始终未尝蔑视”。

同日,国民政府发表《修改不平等条约宣言》,主要内容为:“国民政府所倡导之国民革命,其根本目的在于建设一个新国家,以谋国民之自由福利,以图国际之平等和平。中国八十余年间,备受不平等条约之束缚,此种束缚既与国际相互尊重主权之原则相违背,亦为独立国家所不许。当今中国统一告成之际,实行重订新约,以期完成平等及相互尊重主权之宗旨。国民政府深信一切国际间束缚解除之后,中国与各友邦物质上精神上互相援助,必能促进世界文化之进步。”

北伐成功 公推蒋中正祭告总理

6月14日,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在首都南京推举北伐国军总司令蒋中正(蒋介石)赴北京祭告先总理孙中山先生,并视察京津的一切。6月19日,又加推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参与祭告。

6月20日,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决议,决定将北京改名“北平”,北京、天津改为直属于南京国民政府的特别市,直隶省改名为河北省。

据说,当时报纸上登载过这样一副对联,庆祝蒋介石领导北伐成功:“中正继中山中原底定,北京改北平北伐成功。”

6月26日,蒋总司令率领中央委员张静江、蔡元培、吴稚晖以及随员张群、陈布雷、陈立夫等人自南京乘军舰抵达汉口,第四集团军总司令李宗仁率当地文武官员暨各界民众到江畔热烈欢迎。蒋介石邀李宗仁一同北上,于7月1日抵达郑州,会晤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冯玉祥。7月3日,蒋总司令一行20余人抵达北平郊外的长辛店,阎锡山、白崇禧等在京将领赶来迎接。

告慰中山先生 蒋介石率党政军主祭


7月6日,(左起)蒋介石、冯玉祥、李宗仁、阎锡山等人步入香山碧云寺。

7月6日,祭告国民党先总理孙中山先生的大典在北平香山碧云寺隆重举行。蒋介石“未明起床,澄心静虑,迎接曙光”,非常虔诚。上午,蒋总司令、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白崇禧、鹿钟麟等30余人赴会。

祭告孙中山先生的灵堂布置庄严肃穆:上悬国旗与“精神不死”四字横匾,门口交叉悬挂中华民国国旗与国民党党旗,灵柩前另置香案,上方悬挂中山先生遗像,旁竖中山先生“天下为公”及“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的联句。


国民党先总理、中华民国国父孙中山先生像和题字。

上午8时20分,祭典开始,首先奏哀乐,由主祭献花,全体行三鞠躬礼。蒋介石主祭,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襄祭;与祭者有张静江、李烈钧、吴稚晖、白崇禧、鹿钟麟、朱培德等党政军要员;此外,还有北平特别市市长何其巩,北平政治分会与工商学界代表共数百人。

大元帅孙中山生前曾经两次出兵北伐,因孙中山的广东革命政府实际上仅拥有广东一省之力量和资源,后方还有广东陈炯明、邓本殷叛军骚扰破坏,云南唐继尧滇军对北伐消极掣肘;而北洋政府拥有粤桂滇以外的广袤地区和精良武器装备的百万精兵强将,结果孙中山这两次北伐皆不幸以失败告终。北伐统一中国,实现“三民主义”,便成为中山先生的未竟遗愿。

如今蒋介石领导全国革命军,历尽艰险,浴血奋战,终于打垮北洋军政府,收复平津,获得北伐成功。在祭典上,河北省主席商震代读祭文,以北伐成功告慰中山先生在天之灵。商震读毕祭文,由守灵卫兵开棺,大家瞻仰觐见孙中山先生遗容。自1924年在广州跟中山先生最后一别后,蒋介石此时目睹中山先生遗容,抚棺恸哭。冯玉祥、阎锡山等人也频频挥泪,在场众人百感交集,全场气氛非常悲肃。


1924年6月,孙中山、蒋介石在广州黄埔军校合影。(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祭典完成后,蒋介石回到含青舍,对夫人宋美龄说:“方祭告总理时,闻哀乐之声大作,虽欲强抑悲怀,仍泪满襟臆,体力几不支矣!及瞻仰遗容,哀痛更不能胜。”据时任蒋介石机要秘书的陈立夫事后回忆:“站在陵寝前,我们隔着玻璃棺,我们可以看见孙先生的遗容,他安然地睡着,就像活着时一样。记得当时,蒋先生一见到总理遗体就泣不成声,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见他哭泣。”

日本阻扰东北易帜 蒋介石决定先肃清关内

北洋陆海军大元帅张作霖在皇姑屯被苏俄特工谋杀身亡后,东北奉军大部退回东三省,张学良留下汤玉麟部在热河观望。而北洋安国军副总司令张宗昌、直鲁军副总司令褚玉璞仍率7万余人盘踞在天津以东的唐山、开平、丰润地区负隅顽抗。

阎锡山和白崇禧见津东人民饱受直鲁军侵害,不堪其苦,又妨碍中国统一,遂于6月下旬商量,两人都决意要早日肃清关内这股祸害。

7月1日,张作霖长子张学良被东三省省议会联合会推举为“东三省保安总司令”,成为奉系新首领。

东三省涉及复杂的外交问题,日本此时又借口保护条约上的利益,乘机在“南满铁路”增兵。鉴于不久前的“济南惨案”教训,国民政府决定以政治方式解决东北问题。

京津卫戍总司令阎锡山即派于珍等人赴奉天(今沈阳)劝说张学良服从南京国民政府。鉴于中国统一为大势所趋,张学良宣布停止军事行动,休养生息,并派代表邢士廉、徐祖贻等四人来北平,向蒋介石总司令表示愿意加入革命阵营,共同协商南北统一的办法。

蒋介石在北平接见张学良所派代表,提出东三省须先行易帜,实行三民主义,余事再请示国民政府。双方在北平协商取得初步进展,商定东三省和热河省(今河北省、辽宁省和内蒙古交界地带)于7月19日易帜,国旗改用南京国民政府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

然而,日本驻奉天总领事林久治郎和关东军司令官村冈长太郎先后警告威胁张学良,反对东三省服从南京国民政府并改换国旗。

7月上旬,国民党在北平西郊汤山举行北伐成功后的第一次会议,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蒋中正),参谋总长李济深,集团军总司令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总指挥白崇禧等人以及中央委员张静江、吴稚晖、戴季陶(戴传贤)等人参加会议。

经过几天讨论,汤山会议决定:(一)编组各集团军之联合军,先肃清关内张宗昌、褚玉璞直鲁军;同时派兵向热河压迫奉军汤玉麟部,以促使东北张学良奉军就范。(二)对东北问题,主要以政治和平方式解决。(三)北伐后统一财政,实行兵工政策,并缩编全国军队。

7月23日,在编组各集团军之联合军准备进兵的同时,蒋介石总司令表示,如东北问题不能和平解决,革命军将采取军事行动。随后,蒋介石派遣第一集团军参谋长杨杰(后任陆军大学校长,著名军事家)、徐州行营主任何成濬赴奉天与张学良洽商东三省问题。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