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历险记(图)

2017-12-11 09:25 作者:也要楚天阔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北京
因为北京清理“低端人口”而被迫搬家的人们(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7年12月11日讯】这么冷的天,北京清退;;“低端人口;;”,有些无家可归者只好裹着被窝睡在路边。看到这一幕,我感到非常熟悉,因为我也曾经是被清退的外来人口啊。讲真,这辈子我生活过许多城市,唯独在北京那一年最没有尊严。发篇旧文缅怀一下苦难岁月。

京城历险记(写于2006年)

那是2002年,收容遣送条例还没有废除。作为;;“外来务工人员;;”,须随时提防警察查暂住证。我们每天上下班的必经之路木犀园,长年累月的的趴着两个警察。通常情况下他们只对民工打扮的、一看就是乡下来的下手。被他们拦下的,没有二话,准备好罚款吧。若不识趣,先赏你两脚,再叫你明天就从人间蒸发——送到昌平筛沙子去也。我就多次亲眼看见民工被踢的站不起来。

据说去了昌平的,大多下场悲惨。不是长期在里面下苦力,就是在某个夜黑风高的乡野把你一扔了事。当然,身上的钱物早就被洗劫一空。让你跟外界没法联系。

每次经过那个路口,我都战战兢兢的,生怕哪天警察叔叔们心里不爽,或是指标没有完成,向我们伸出;;“行使公务;;”的手。也许有人要问:为什么不去办一张暂住证啊,不是才5块钱么?

这可不是钱的问题。相信以前暂住证要两百多块钱的时候是因为钱的问题,不想出钱就办不到。可是现在你想出钱都办不到,美其名曰:限制外来人口。我老公他们公司有七十多个外地人,公司领导想集体为员工办暂住证,可是去辖区派出所一打听:不能办,原因无须给你们解释。

相信街上走的大多数外地人都经不起检查。而且更有甚者,就算你有暂住证,如果看你不顺眼,警察有本事接过去就给撕了,怎么样?撕了你还有么?

我们就在这样的白色恐怖中小心翼翼的求生存。每天宁可多走一段路绕过去,或者看见警察就装着逛街走进一家店里。如此相安无事过了大约半年。

十一要到了,三环内戒严的次数越来越多。对外地人的清查也越来越严。以前路口的两个警察增加到三四个。

有一天我们下班回来,因为有点晚了,便打算侥幸径直走过去。妈的,怕什么来什么,老远就看见一个胖警察在向我们招手:来来来,出示一下证件!我的心脏一阵发麻,事到临头也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

胖警察问:;;“身份证?;;”老公赶紧说:;;“忘带了;;”。;;“忘带了?;;”胖警察刷的撕了一张罚单要写。我赶紧掏出我的身份证(临时)递过去,老公拼命使眼色。胖警察看都没看就说:没收了。我一气脱口而出:;;“你的证件?怎么没出示?;;”胖警察怔了一下,大概还没有遇到这样跟他说话的。待反应过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在我面前狠狠的晃了一晃就准备收起来。我说:;;“没看清楚!;;”

;;“嘿!我还真不怕你这样的!;;”胖警察鼻子都气歪了。见势不好,老公赶紧递烟,陪笑说:;;“她年轻不懂事……;;”胖警察手一挥:;;“上车,送昌平!;;”——传说中的厄运终于要降临在我们头上!老公赶紧使出看家本领,又是套瓷又是恭维,许久胖警察才松了点口风。

旁边已经拦下了一堆人马,包括一个北京本地人。刚开始时那人还挺横,似乎跟我们这群人有着阶级的区别,没把警察怎么当回事。大大咧咧的说:;;“我吃完饭出来遛弯,还带身份证啊?!;;”

警察丝毫不为所惧,拿出一个小机器要他报身份证号码,要核对。僵持了半天,那人只好妥协了。跟穿制服的人讲理,真的是秀才遇到兵啊!

没办法,只好谎称身上没带够400元现金,说打电话要朋友送来。老公给他们经理打了电话。

被拦住的人越来越多,三个警察忙的不亦乐乎。妈的,今天中邪了么?缺钱买棺材啊?

不一会儿老公的经理开着车来了,远远的停在马路对面,打电话说:我也没有暂住证不敢靠近。要不你们趁他们不注意跑过来吧。被发现了就说过来取钱。

我们矛盾了,万一胖警察发现了,刚才好不容易培养的好感就泡汤了,铁定要送到昌平。可是要活活损失四百元钱又不甘。只好冒险了。

我和老公亦步亦趋的,像摸着石头过河一样往马路对面悄悄挪动。好在天色渐暗,人也实在太多,三个警察居然硬是没发现。

终于走到车边了,一把拉开门就躲进去。开出好几公里了,心还砰砰直跳,生怕后面有警车追来。老公忽然想起来:你的身份证?!

我呵呵笑道:没事,那个临时的早过期了。正式的在这里呢。

从那以后,我落下了一个毛病。一看见穿公安样的制服的人就躲,一看见蓝白相间的车就回避,哪怕有时是法院,检察院。活像通缉犯一样。

有时候就想:怪不得那么多人去信这个信那个,是对这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满吧。好好的人能把你逼成通缉犯,遵纪守法的公民时常被踢向墙角抱着头。

所幸孙志刚用生命和鲜血控诉了这个万恶的收容遣送条例,新一届的领导人反应及时,才使这个肆虐了这么多年、有悖宪法的恶法寿终正寝。最近听说有人欲给它招魂,甚至钟南山院士也为其狡辩,觉得心里憋闷不吐不快。

所有这个国家的人,这个地球上的人,生来平等。自古以来人民都有在自己国土上自由迁徙的权利。任何一个城市,都不是属于某一部分人。谁赋予你有剥夺他人在某地生活的权利?

马丁.路德.金有一个梦想;我也想说,我也有一个梦想:什么时候才能够废除这个该死的莫名其妙的户口制度?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