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致命中国”(图)

2018-1-4 09:43 作者:洪博学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火山   爆炸
2018年,“致命中国”(图:公用领域)

【看中国2018年1月4日讯】送走2017年最后一道夕阳,我在隐居的山屋默默沉思,台湾民间社会留下一个“茫”字,做2017年的终结,这个茫,包含了盲和忙,不只台湾,全世界都在这3个字中间,游走打滚。而2018年初始,你将以哪一种心情,迎接曙光呢?对于已经习惯小确幸的台湾人,薪水加一点,中国对台湾恐吓压迫少一点,心情可能就快乐了吧!但是:请先别高兴。

根据世界所有顶尖预言家的预告,2018年,不会是好年冬,甚至是更坏的凶年,太岁戊戌,俗语:“戊戌忧灾咎,三冬多雪寒”,有人早已为2018年,找到一个难字,意思是灾难和困难的一年,许多国家有灾难,尤其是处于地震带和风灾圈的台湾、日本、还有南岛国家,会出现困难。而人口最多的亚洲,最受人注目的美朝战争,虽然安静拖过去年,打不死的IS,流窜到阿富汗,而今年呢?

美朝战争,是否已然迫在眼前,如果真的开打,不只核武,化武后遗症很难清除,就算只是传统战争,死伤必然严重,这场战争,必定会造成更大的后续重建困难,虽然目前还充满不确定因素,除非北朝发生内部政变,金正恩被迫下台,这是最好结局,如果战争非打不可,就算只是局部,中美日韩台五大经济体,都会被波及,对台湾相当关切的加拿大记者麦克COLE,最近在《国家利益》杂志上撰文说:美朝战争一但爆发,中国有可能“围魏救赵”,借此时间点,攻击台湾。

蔡总统立即以中国政府领导人是理性者,驳斥战争说法,以安定台湾民心,就算美朝战争不会发生,和战争同样严重的经济呢?已经有人预言:2018年,刚好是距离上一次美国次贷金融风暴10年,全球经济风暴,即将海啸般袭来,而这一次,最可能发生在中国,然后扩散到全球,所以把这篇文章命名:“致命中国”。

去年12月18日,美国总统川普,在国家安全报告中,把中国列名竞争对手,所谓“对手”,只是敌人比较温和代名词,包括澳洲,德国,以及欧盟国家,已经慢慢从中国这几年渗透的锐实力中惊醒,锐实力,所指的就是中国正透过金钱、美色以及骇客,干预西方民主国家内政,进行共产全球扩散计划,所以,澳洲总理才会大声疾呼:澳洲人站起来。

去年,美国之音在报导郭文贵爆料访问时,突然被高层下令中断,几位当事人记者还被开除,显示了美国之音这样所谓公正媒体,已经被中国渗透,中国收买美国及西方国家传媒,本来就是外交部对外“大宣计划”一环,这还不包括网络骇客和五毛的乱象,故意扭曲公共议题,制造假新闻,甚至鼓动人民对西方的仇恨,而这一点才是最致命可怕的。

联合国秘书长谷特雷斯,也罕见对世界发出红色警告,他说:“反民主自由人权的政府,正在世界崛起当道”。

川普国师巴农说:现在的中国,就是1930年代的纳粹德国,中国过往被西方侮辱的历史因素,导致中共夺权后,推动仇恨西方的爱国主义教育,使大多数中国人,即便经济水平提高,却远离理性公民社会,变成被专制独裁政府控制的民粹激情,这种激情一但受挫,就很容易被引导到战争路上。巴农的分析相当中肯,借此提醒美国:不要重蹈当年美国对纳粹德国绥靖主义的老路。

中国崛起后的纳粹化,是有迹可循的,最近已被软禁的西藏异议作家唯色,在其大作《乐土背后》一书中说:从2008年起,西藏三大寺修行人,发起宗教自由运动,被老共镇压后,中国就先在西藏推动排藏措施,简单说,就是当年纳粹德国的反犹太主义翻版,利用地理上的隔离,把藏人视为非我族类对待,这方式比南非反人道的种族隔离政策,更加恶劣,打着拉萨欢迎你的招牌下,真正的藏人,反而不受西藏欢迎,处处受限于身分证,路条,边防证,暂住证,工作文件等等,就连拉萨周围七县藏民,都无法自由进出拉萨,反而汉族可以通行无阻。

有一个笑话说:到北京读民族学院的藏民,邀请汉族同学,利用假期到西藏旅游,路上遇到边防,汉族同学可以免证过关,这位藏民缺了一份证件,却被遣送回北京,几个汉族同学也傻眼。一年后,西藏的隔离政策,又在新疆上演,2009年,因为电力服务不平等,爆发汉维冲突之后,中国政府开始对新疆维族紧缩政策,10年下来,西藏和新疆的非汉族群生活,已经陷入种族低端人口待遇,企图出国,也被限制,任何正义声音,完全被打压,申请护照,都非常困难。

最近外媒披露,新疆维族人被强制抽取血清,军事化管理,比纳粹还残酷,整个新疆,就是露天大监狱,被中国解放军牢牢控制。现在,这种隔离政策,也正在北上广深四大城市,清理低端人口措施上出现,证明了目前西藏新疆民族处境,悲惨超过一般汉族普通农户,以及弱势族群的处境,老共比纳粹德国治理犹太人还冷酷,作家唯色把西藏人民和修行人自焚抗议的照片,放上脸书,却遭受屏蔽。到目前,至少有130起自焚抗议的藏人,用生命对中国反人道政策的抗议声浪,竟然如此微弱,原因很简单,中国这几年,用以统治的方法有三招:洗脑,监控和五毛党的颠倒是非,扭曲公共议题。

去年,哈佛大学对中国五毛党做了一篇研究报告,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五毛党成员,大部分是党员,基本上,由支持老共专政的低端公务人员兼职,所有国内或国外翻墙的五毛留言文章,通常有三个特色:第一:避免就事论事,顾左右而言他,把事件焦点模糊化,第二:把事情引导到人身攻击谩骂,搞到对手厌烦,第三,利用唯物辩证法,把白说成黑的,所以,想和五毛讨论对话,根本白搭,这些五毛党,就是最大的共粉和独裁粉丝。

说穿了,五毛就是中国管制自由言论,漏网之鱼的最后一道防线,中国目前的网络防火长城,又称“金盾工程”,最早由中国移动老板江绵恒“江泽民儿子”,花了30亿美元所设置。简单说,金盾就是使用DNS注入法,藉着关键字语词,封锁人民进入某些特定网站的方法,根据统计,一年中至少有13,000个网站,被网军封锁,而突破长城的方法就是翻墙软件,俗称TOR开放原始码,可以避过网军的封锁。根据统计:经常上网的中国网民,有6亿人之多,其中有6千万人曾经翻墙,中国为了抓捕宣扬言论自由和普世价值的异议人士,和反政府的公民维权者,目前正在研发系统性的主动寻找软件,要从网络上筛检异议人士。

爱国主义和仇恨洗脑后,借由监控,提高人民恐惧和服从,写《隐形帝国》一书的布鲁斯施奈尔说:“无所不在的监控,是民主自由和人权的敌人”,再加上百万名五毛锦衣卫,如同纳粹SS,这三者组成中国这个战争犯罪的共同体,也是巴农所看到的中国,所以,他才会对世界发出呼吁:危险中国正在来临。

如果你还无法认知:中国正走向发动战争的危机,建议你读这本书:乔尔·丁斯戴尔所写的《恨意,精神分析及罗夏克墨迹测验》,这本书是研究二战后,德国纳粹战犯心理状态最好的书,更白话说:此书让世人知道:德国为何会发动战争?又为什么屠杀犹太人?

1945年,战后的纽伦堡大审是法律大戏,但是,多数人忽略了更重要的是,这场法律攻防以外,世界顶尖的精神科医师正在德国,为这些战犯,进行精神监定,企图理解人为何会犯下屠杀罪,也让我们明白战争前的文宣和洗脑才是重点。

这场精神监定工作,由道格拉斯·凯利,和古斯塔夫·吉尔伯特两人担任,经过2年的研究后,这两人对纳粹战犯的监定却南辕北辙,凯利对战犯的结论是:这些人是平凡的罪恶,他们没有明显精神疾病,人格上偏见和仇恨,却是环境造成的,凯利医师后来在所写的《纽伦堡22名罪犯》一书中说:“这些战争罪犯是环境形塑的怪物,而他们也形塑了环境”。

但是,吉尔伯特比较倾向反社会人格类型,来为战犯作注解,例如:戈林元帅,戈林是希特勒最佳助手,吉尔伯特形容他高傲自大,人格异常,戈林在审判尚未结束,就服毒自杀,后来盟军才发现,在纳粹战败的1945年4月,柏林爱乐举行最后一场演出曲目〈诸神黄昏〉时,会场出口处,已经有很多青年军发放毒药,给高级军官使用。

凯利医师见解比较倾向社会环境派,希特勒夺权后任命戈培尔担任宣传部长,目的就在对德国人洗脑,戈培尔曾经说:“我的工作不是传播资讯,而是煽动和鼓励民众,唤醒沉睡的人展开行动”,于是,整个社会的反犹主义,就被搧风点火,越搞越大,就像目前中国的媒体和台湾的赤色统媒,宣传台湾是诈骗天堂,制造中国人仇台情绪,把台湾打成台独,和日本美国站在一起,抵制中国,这些偏激仇恨言论,借由宣传机器,在网络上流传,如同纳粹党。

当年,搞反犹的《先锋报》就是纳粹喉舌,主持人尤利乌斯·史特莱尔,也是战犯之一,当他受审时,法官问他:你刊登犹太人会吃人肉新闻,是否查证过?他说:我从小就相信这事情是真的,《先锋报》不停报导犹太人的可恨、贪财、邪恶,最后把消灭犹太人的文字,也刊登出来,纳粹德国的反犹达到最高点,成为战争的催化剂,最后证明这一切是戈培尔一手导演。

可见,偏见和仇恨,就像罗马,不是一天造成。今天,中台关系,缺乏真实报导,两个不同社会,更禁不起挑弄,而一大群盲目偏见仇恨的人,被中国奴化洗脑养成,这才是台湾应该担心的。

有了仇恨种子,若加上经济崩解变数,战争的发动,就可能趋近危险,易思安在《中国攻台大解密》一书中说:中国军力大于台湾数倍,但是,真正以军事武力侵犯台湾的前提,应该是挽救自己的政权,虽然民主台湾,一直是中共的芒刺在背,但是,使中共动武的最可能是内部混乱,包括大规模政变,或经济和社会控制失灵,以及反对当权中央的贪腐集团集结鹰派,想藉着挑起战争,混水摸鱼,而2018年,面对崩坏的地方债务,庞大下岗人口压力,正好是中国处理经济转型的关键,如果经济出问题,危及整个统治基础,老共就可能铤而走险。

谢淑丽在《脆弱的强权》一书中说:中国近几年频繁的以战机军舰,进行长程远训,虽然未侵入台湾领空,却故意擦身防空识别区,台湾战机一但升空伴飞,如果发生擦撞事件,中国就会用文宣,制造台湾挑衅事实,发动战争,这些动作目的不在战争,而在逼迫台湾恐惧而宣布投降。

面对越来越风险的2018年,台湾政府应该更强化国民心防,如实报导中国现况,注意国际局势的转变才对,去年12月,达赖喇嘛受访时说:我应该回拉萨,因为灾难将要发生,尊者突然说出这句话,是否先知,足堪台湾人民警惕在心啊!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