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窥究竟!蒋介石如何指导蒋经国读书?(上)(图)

2018-01-10 09:00 作者:曾景忠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蒋介石、宋美龄和蒋经国合影。
蒋介石、宋美龄和蒋经国合影。(网络图片)

蒋经国在回忆他的成长时,谈到不少蒋介石如何教导他读书学习修养的情况。虽然在蒋经国童年与青少年时期,父子二人经常不在一起,但蒋介石对儿子的读书学习始终关心,坚持写信对蒋经国进行指导教育。1937年蒋经国从苏联回国后,蒋介石更指导他系统读书,着重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研习。直到晚年,蒋介石仍不忘对其子学习修养的指导。

认字解词,读《说文》《尔雅》

蒋经国6岁时(1916年)入奉化溪口武岭学校,从业师周东(星垣)学习。1917年12月,蒋介石讬请顾清廉(葆慎)对其教授。10岁时,蒋介石为让他系统掌握汉字,寄给他一册清代著名学者段玉裁注解的《说文解字》,并写信给蒋经国说:“此书每日识得十字,则三年内必可读完,一生受用不尽矣。读书,第一要当心听讲,认识一字,须要晓得一字之解说,不可读过就算。”是年,蒋介石还延请王欧声为蒋经国在家讲解。

1921年,蒋经国进奉化龙津学校读书,课余仍由王欧声为他讲解经学,蒋介石亲自为其确定课程。5月23日,蒋介石写信,教他读《尔雅》。信中说:“尔《说文》提要读完否?记得否?如已读完记得,可请尔先生依余正月间所开书目单,顺序读去,勿求其过速。《尔雅》读完时,小学书,可认许氏《说文》,或后读《尔雅》亦可。随尔先生定夺,余不遥制也。”

《尔雅》、《说文解字》,是中国古代的语言文字学专著,兼有词典字典的功能,历来为幼童系统读书入门的教材。读这些书,不仅能识字,而且能了解字的读音、字的结构和字词涵义,可为学习古代文化典籍和研究学问打下基础。

临谭字和苏、赵帖

1922年,蒋经国转入上海万竹小学,插班四年级,至1924年毕业。

蒋经国从小就给他父亲写信,但字迹有时潦草,蒋介石对他练习写字屡屡提出要求。1922年8月4日,他写信:“来信已经接到了。你的楷字仍不见佳。总须间日写一二百字,以求进步。”10月13日,蒋介石又在信中嘱咐:“你在上海,须要勤奋读书。你的字还没有什么进步。每日早起,须要练草字一百个,楷书五十个。既要学像,又要学快。”

1923年5月13日,蒋介石又在信中说:你的信比从前写得好,但写错了字,不要乱抹。写字落笔后,如发现写错,要将字写完后再抹去。意在启示蒋经国做事要有始有终,不要半途随意变更。

1924年5月1日,已担任黄埔军校校长的蒋介石,仍抽暇写信,教其子练习写字的方法:“写字笔划宜清楚,且要字字分明,切不可潦草糊涂。写信的字,亦要像我写得一样大,不可太小。”26日,蒋介石又写信训示:“你的字已稍有进步,但用墨尚欠讲究,时有过浓过淡之病,笔力亦欠雄壮。须间日摹写一次,要在古帖中之横、直、钩、点、撇、捺处体会。注意:提笔须高,手腕须悬也。”

就写字而言,直到蒋经国长大,从苏联回国后,蒋介石仍很关心。不过,此时蒋介石指导他写字已进了一步,是教他学习书法了。

1937年4月27日,蒋介石写信:“初学字体,应学习谭字为宜。最好学帖,苏字或赵字均可,以其易学也。”“谭”指谭延闿,他的书法,以颜体为基础,其楷体端庄雄健,行体则颇得米芾和苏轼之神韵,刚健潇洒。“苏”为苏轼。苏氏长行书楷书,书法崇尚写意自然,笔力遒劲,妙在藏锋。“赵”则指赵孟頫。赵氏书法精正,其楷体行体圆转遒丽,史称“赵体”。

可能是因为长期在苏联不写汉字的缘故,蒋经国此时写汉字生疏而随便。虽然蒋经国早已长大成人,但蒋介石仍指示他写字要认真,要精神贯注,有始有终。1938年5月15日信中训示:“十二日来禀,反不如八日之禀为佳也。无论写字、作文与做事,皆要有始有终,不可先勤后怠,亦不可先正后草。尔所来各禀,皆前正后草,即是有始无终之像。以后更要当心。精神始终贯注,不分先后,写字尤要平匀。凡同行与同篇之字,不可有大小,亦不可左右歪斜,此乃学字初步之基本也。”1941年8月24日的信中又说:“儿文句用字颇有进步。惟字体仍须抽暇熟习,最好习写行书为宜。”

书法往往能反映一个人为人处事的态度和作风。因此我们就不难理解,蒋介石何以对蒋经国的写字书法如此始终关注,并反复进行指导。

读好“四书”,熟读《孟子》

蒋介石对蒋经国读书的内容和方法最为关切,特别重视国学教育。蒋介石指导蒋经国要读好“四书”,尤其要读好《孟子》、《曾文正公家书》、王阳明全集等。

1922年10月13日,蒋介石写信对蒋经国说:“闻你读过的《孟子》,多已忘记了。为什么这样不当心呢?《孟子》须熟理重读,《论语》亦要请王(欧声)先生讲解一遍,你再自习,总要以彻底明白书中的意义为止。你于中文如能懂得一部四书的意义,又能熟读一册《左(传)孟(子)庄(子)骚(楚辞)菁华》,则以后作文就能自在了。每篇总要读三百遍,那就不会忘记了。”

不久,蒋介石又写信说:“《孟子》文章之好,异乎他书。你如将来要做好文章,必须熟读《孟子》。”他提示,熟读《孟子》,不但要学会他的笔调,能做好文章,而且要注重其中一些重要内容,诸如使人民免于饥寒而致于安乐的“王政”思想,立身修行必以礼义仁义的思想等等。

当然,蒋介石对蒋经国的教育,并不限于传统文化,有时也吸取外来文化的营养。蒋介石曾教蒋经国读伊索寓言,还讲其中一些有趣亦富有意义的故事。如讲“龟兔赛跑”,教育经国做事要有恒心;讲“衔肉的狗”的故事,寓意做人不要贪得无厌。

蒋经国返国后,蒋介石仍坚持教蒋经国多读国学古籍。1937年5月22日,蒋介石写信对他说:“近阅你的文字甚生硬,应速练习行书与楷字。大凡中国之经、史、子、集各种书籍,武岭学校图书馆皆备有也。”6月6日,蒋介石又训示:“现在要文章进步,第一,还是要多读古文,并须读得烂熟,背之再背。大约每篇古文至少要读一百遍以上,到月底并须将从前所读者全部理习一遍,如尚生疏,则再诵读,须再能背诵,毫无阻格,然后方休。如此,则三个月之后,约可有三十篇长文可以背诵,则文笔必畅通矣。若能有百篇古文烂熟于胸中,则能成文豪矣。习字尤为要紧!”

蒋介石重视教育其子学习国学典籍,既为让他吸取中国传统文化的营养,亦为培养他增强思维能力和锻练文笔打下基础。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