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益纠葛!毛子女真假莫辨的一笔糊涂帐(图)

毛泽东留下的基因谜团

2018-02-08 07:00 作者:郑水鑫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毛泽东、贺子珍的寻亲之举,牵涉太多的利益、利害可以被计算。
毛泽东、贺子珍的寻亲之举,牵涉太多的利益、利害可以被计算。(网络图片)

接续〈红色基因:找出这个人 邓小平接班没戏了〉一文

当江西省民政厅具体承办人王家珍查找到一个疑似失踪孩子朱道来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孩子几个月前已经被接到南京,接走朱道来的是1933年就已经去世的原红军干部霍步青的遗孀朱月倩,朱月倩认定朱道来是霍步青的遗腹子霍小青。原本线索到这里就已经断了,但王家珍看过朱道来照片后,认定朱道来长得像年轻时的毛泽东(这种相面术是完全靠不住的),于是汇报给了邵式平省长,并去南京找到接走朱道来的“母亲”朱月倩,“花费了一番周折”,带上朱道来及其养母,去上海见到了贺子珍、贺敏学。贺子珍、贺敏学很快就认定了朱道来就是毛毛,据说理由有两个,一是长相与毛泽东年轻时有点相像,二是贺子珍认出了亲手缝制的棉袍。在我看来,这两个“证据”都不够充分。将近二十年后,通过相貌找寻孩子,是极不可靠的,近年来,中央电视台《等着我》栏目,民间公益组织“宝贝回家”等机构披露了大量拐卖儿童找家的案例,足以证明这一点;至于贺子珍“亲手缝制的棉袍”,考虑到贺子珍当时的身体和精神状况,也不能说明问题。更重要的是,朱月倩在霍步青去世后经历坎坷,此时她只是一个普通空军干部(也有说法是曾经嫁给一个国民党军官),完全不具备贺子珍所具备的查访资源和条件,如果不是准确记得收养儿子家庭的地址、姓名,很难找到朱道来家中,而且,朱月倩的说法似乎更为具体,据说她并不是在长征前才将儿子讬付朱家,而是在生产后身体状况很差,又没有奶水,孩子刚出生便将孩子送了出去,此后还去看过孩子。

无论如何,从朱月倩能够独自找到朱道来,而贺子珍需要动用省政府力量才找到疑似儿子这一点来看,贺子珍的认定并不可靠。之所以认定朱道来就是毛毛,除了贺子珍人生坎坷,求子心切的心理因素,还有一点或许也是值得考虑的,那就是作为母亲,她一旦认定了朱道来是毛毛,那么朱道来也就成了伟大领袖毛泽东的儿子,“废皇后”及其家族的未来地位令人遐想。

至于朱道来的血型与贺子珍吻合也不说明问题,靠血型可以排除亲子关系,却无法确认亲子关系,而且朱道来的血型与朱月倩应该也不冲突,否则,后来惊动中央的争子风波就容易判断了。

但贺子珍认定了朱道来就是毛毛,朱道来被送往北京,李敏见到朱道来,也按照母亲书信中的要求,开口喊朱道来为“哥哥”,事到如今,毛泽东似乎也不得不考虑是否接受这个儿子了,这时候朱月倩却闹到了北京,以死相逼与贺子珍争儿子。在DNA技术尚未出现以前,这注定是一件无法准确认定的葫芦案。朱月倩的老上级邓小平出面证实了霍步青以及霍小青出生的情况,据说邓颖超组织帅孟奇、康克清、帅孟奇等党内大姐召开了三天的研讨会,认为朱道来是霍步青的遗腹子。无法判断这一传言的真假,如果属实,毛泽东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结论,但毛泽东指示说:“不管是谁的孩子,都是革命的后代,把他交给人民,交给组织吧!”

需要说明的是,本文多数资料来自《党史月刊》、《家庭》、《福建党史月刊》等媒体,这些媒体的说辞往往相互矛盾,且大都未注明信息的最初来源,因而,只能作为一种野史和演义作为参考,只能在这些资料的相互比较印证之下,还是透过一些基本事实推断出一些合理的结论,比如说,毛泽东的这一指示,应该是可信的,因为在朱道来赴京后不久,他被安排进了干部子弟中学,且朱道来的生活由中组部副部长帅孟奇照顾,后来进入清华大学读书。如果没有毛泽东的首肯,朱道来不会受到这样的特殊照顾,也不可能被从两个争儿子的母亲身边带走。然而这一安排也就表明,毛泽东并不认同朱道来就是毛毛。据说,此后朱道来与朱月倩关系极为紧张,作为对父母没有记忆的孩子,朱道来无法判断谁是自己的父母,但如果没有朱月倩的坚持,他很可能就被认定成为毛泽东的儿子了(至少他会有这样的想法),在那个年代,这是何等巨大的诱惑!据说文革时朱道来带头贴了朱月倩大字报,“母子”关系彻底破裂。

1966年初,朱道来被调回到南京工作,这一安排似乎表明组织部门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给出了朱道来是朱月倩儿子的结论,这至少不违背毛泽东的意见,又过了几年,朱道来突然离世,关于他的死因有两种说法,一是癌症,一是因“冒充毛泽东儿子”,在文革中被造反派打死。没有任何可信消息证明朱道来最后是否被打死,但朱道来被调回南京工作,的确可以给人以“不是毛泽东儿子”的怀疑,在当时的政治气氛下,即便不是被打死,被批斗的可能的确是有可能存在的,因此,被打死一说,也许并非空穴来风。

不管怎么说,毛泽东没有认这个儿子,在重男轻女的传统社会观念之下,毛家被培养的对象就只能是毛远新了。

在判断人事问题上,毛泽东具有惊人的能力,他不是一个轻信和容易被欺骗的人,我们不知道朱道来事件给毛泽东造成什么样的心理影响,但此后毛泽东对寻访失踪子女问题显然兴趣大减,尤其到了晚年,连李敏都很难见到毛泽东,孙子毛新宇出生后,他也懒得一见,更何况难以判断真伪的失踪子女呢?但是在1953年,面对突然冒出来的朱道来,如果有今天的DNA分析技术,证实朱道来就是毛毛,毛泽东是不可能不接受这个儿子的。

但即使贵如皇帝,在离散几十年后,毛泽东也无法判断站在眼前的人是不是他的亲生子女。

虽然毛泽东的多数个人信息在整个毛泽东时代并不是可以公开谈论的话题,但民间总还是有人对毛泽东失踪子女的情况有所了解,官方的查找并未停止,主动上门认亲的也大有人在,甚至有些人的后来声称为寻亲之事,还受到周恩来等人的接见,即使事情确实存在,恐怕也不过是官员邀宠的热心之举,黄永胜的儿子黄春光披露说,为了给毛泽东“留后”,周恩来、黄永胜等人给301医院下令,要求设法让韶华怀孕,1970年第二次人工授精成功,毛新宇出生后,兴冲冲的报喜者遭遇的是毛泽东的冷脸。

但贺子珍的表现完全不同,无论出自母亲的本能,还是对身为毛泽东妻子的过往历史的珍视,贺子珍寻找失踪子女动力不会消除,她的脚步不会停止,尽管在1932年就曾得到过毛金花的“死讯”,贺子珍却不死心,《快乐老人报》2013年的文章说,“建国伊始,她多方讬人寻找。”但当年的鞋匠翁清河再次说毛金花死了,而邓子恢相信了他的话,毛泽东也信了。直到1964年,“毛金花”又冒了出来,一位叫“杨月花”的江西妇女主动写信给有关部门,要求帮助调查身世,调查中,最初收养杨月花的龙岩鞋匠翁清河声称杨月花就是毛金花,一天后,翁清河改口说其实毛金花在被收养后的第二年就死了,调查于是停止。1973年,一位回乡老红军听闻此事,进行一番调查后将材料寄给了贺敏学,贺敏学派人进行调查,初步证实杨月花某些身体特征与毛金花相符后,将杨月花接到上海,贺敏学替贺子珍认下了这个外甥女,贺子珍急切想见杨月花,但中央的决定是不让见。毛泽东去世后,贺子珍安排李敏以视察工作为名,与杨月花见面,却没有直接对杨月花表明身份,显然只是为了打量杨月花的长相。据说贺子珍生前很想看看女儿,但有人提醒说“你只有一半的权利。”可毛泽东已经去世,因此,直到1984年去世,贺子珍并未见过杨月花。

中国的搜索引擎百度,直接在杨月花的词条下将她认定为毛泽东的女儿,这是很不严谨的,杨月花作为毛金花的身份只是一种可能性。1932年和中共建政后,最早收养毛金花的翁清河三次声称毛金花已死,尽管在1964年翁清河曾明确说杨月花就是毛金花,但这也很可能是迫于某种暗示和压力的结果,毕竟1953年朱道来的养母也曾改口说他不是朱月倩而是贺子珍的儿子,那些此前一无所知的当地群众竟联名写信“证明”朱道来就是毛毛。毛泽东、贺子珍的寻亲之举,关系的不是一个普通家庭,而是最高领导人的血脉,里面有太多的利益、利害可以被计算。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