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叫花有啥本事,乾隆帝竟如此欣赏他?(图)

2018-02-09 11:00 作者:陆文整理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乾隆皇帝。(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烟笼寒水月笼沙”;“桨声汩汩,灯影绰绰”。这是唐代诗人杜牧和现代散文家朱自清,描绘的南京秦淮河风光。秦淮河横贯南京,流入长江。人们通常把东水关至西水关的这一段河道,称为十里秦淮。这里从六朝起,就是大族聚居、商贾云集、人文荟萃之地。明清时期,曾经盛极一时。两岸河房河厅,悬桩柘架。绿窗朱户,雕梁画栋。每逢节日,薄暮时分,秦淮河上,大小船只,灯火齐明,江水辉映,如火龙穿行。岸上,观灯赏景,人如潮涌。为此,文人墨客,留下了许多千古传诵的诗章,也留下了不少美妙动人的民间故事。

乾隆皇帝第二次南巡时,听随行官员禀告:南京十里秦淮的繁华,依托于内秦淮河的东、西两个水关。

乾隆就微服出巡,逛至东关头。只见雄伟的水城门,有上、中、下三层建筑,每层11个拱券。下层拱券在清澈的水底下明显可辨,中、上两层的券洞,面朝西对着内秦淮河,在驻足观赏中,忽见中层城门靠边上的一个洞口两侧,贴了一副对联:

逍遥自在神仙府,天下贫穷第一家。

乾隆看后,好生奇怪:这上、下联的意思,不是自相矛盾的吗?于是走到券洞口,朝洞里张望,才知道这东水关城洞门里,住着一大帮沿街乞讨的“叫花子”。

乾隆进券洞问“叫花子”们,此联表达何意。叫花子头目笑嘻嘻地解释道:“住在城门洞里,不透风,不漏雨,冬暖夏凉,迎面就看到秦淮河的秀姿美景,这里不是逍遥自在、乐如神仙府吗!”

“下联呢?”乾隆又问。

叫花子头儿摇首一笑:“先生你看,我一身只有虱子没有钱,风扫地,月当灯,普天下数我们穷,还不是天下贫穷第一家吗?”

乾隆皇帝听了连连点头,心里很赏识他,就坐下来同这位花子头儿攀谈起来。

花子头儿问乾隆帝:“姓甚名谁,是干什么的?”

乾隆说他姓高名天赐,在北京开官帽顶珠店,专做官帽卖。

花子头儿见乾隆是外地来的生意人,便把自己的经历告诉对方。原来,这花子头儿是家居四川的秀才,颇有学问,因为贫穷,无力疏通考官关节,屡试不第,靠妻子纺线度日。妻亡后,家中无米下锅,只好来江南沿街乞讨。

乾隆听罢穷秀才的身世,有心要考考他,便道:“先生既是读书人,想必经纶满腹。我现有一联献丑,望能续对。”秀才说声“请”。

乾隆便以江苏通州(今南通市)和河北通州为题,出一上联:

“南通州,北通州,南北通州通南北。”

秀才想起乞讨时,在街上曾见到不少当铺,典当的人群,进进出出。灵机一动,便脱口吟出一句下联:

“东当铺,西当铺,东西当铺当东西。”

乾隆一听,连声叫绝,当即邀秀才到秦淮河畔的一家酒店共饮同欢。面对美酒佳肴,乾隆说道:“北京有个‘天然居’酒楼,我以其名出上联:‘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

秀才当即对答道;“我们蜀中家乡大佛多,以此应对,不知当否?‘人过大佛寺,寺佛大过人’”

乾隆见自已出的“回文对”未难倒穷秀才。又用“数字对”来发难:“收二川,排八阵,六出七擒,五丈原前,点四十九盏明灯,一心只为酬三顾。”口占上联后,乾隆对秀才说:“这是用一至十的数字作成的一副、概括诸葛亮一生的上联,因为你是四川人,故出此联。请你对!”

秀才举筷低头沉思一番,忽抬头说道:“我用五方和五行来对先生的上联,也是褒扬孔明功绩的:取西蜀,定南蛮,东和北拒,中军帐里,变金木土划爻卦,水面偏能用火攻。”

夜深了,二人离开酒店各返住所。次日清晨,秀才在东水关城门洞刚起身,忽见一位公差进来施礼:“当今皇上有请先生。”

秀才不知何事,心慌意乱,马上跟着公差去见乾隆皇帝。见面后,秀才一眼便认出皇帝就是昨晚与自己在一块饮酒作对联的商人。

乾隆连连称赞秀才有学问,并授予他担任苏州府督学。

正是:

神传文化千秋奇,
乞丐沟通乾隆帝。
平起平坐无贵贱,
天南海北谈文艺。
虽是君民风生笑,
和蔼可亲真友谊。
四海一家同和乐,
云霞海曙万古吉!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