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公子随笔】宗周之源(图)

2018-02-15 07:30 作者:梅公子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司马迁与《史记》
司马迁与《史记》。(图片来源:Pixabay)

辉煌的人类文明历史,母亲大抵是所有故事的起源吧。奠定中华文明千古礼乐的大周,其先祖乃古神后稷,后稷的母亲姜嫄出身尊贵,有邰氏之女,帝喾的元妃。

《诗经・大雅・生民》,描绘了姜原因天人感孕,而生育后稷的场景。“厥初生民、时维姜嫄。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无子。”姜嫄无子,奈举行隆重的祭天仪式“郊禖”,祭祀上天。祭天典礼“禋”(yin),意思是升烟以祭。因天体遥远,仙人远隔,难能企及,为与仙界天神沟通,以达天听,而烟,是能穿越三界,抵达天庭的唯一物质,这一仪式称之为“禋”。

“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举行郊禖大仪时,神迹出现,大地上出现了大神的巨大足迹,姜嫄抬起自己的脚,轻轻落于大足之中,身心皆有感应,仿佛被一种奇异的能量充满,自此,便有了身孕。

“不康禋祀”者,是姜嫄心中忧患着天下人不肯信任她因禋祀神明而无人道交接,而生育下上天赐与的孩儿。既然他有着不凡的来历,姜嫄相信,他能在任何环境中存活下来。于是,后世的我们,熟知了这位年轻的母亲一系列的大胆举动。她曾命人将这个孩子扔在了人烟辏集的集市之中,然而,往来拉车辎重的牛马,皆小心翼翼地举起蹄足,避开这个襁褓里的婴儿。姜嫄又将他遗弃到深山从林里,然而,寂静的山林突然出现许多砍柴的樵夫和采药人,人迹密集,使得这个婴儿不被野兽所伤;姜嫄又派人将婴孩放在冰冻的河渠上,却有一群群飞鸟落下,用羽翼将这卧冰的婴孩团团围住。惟有天命所系,神灵庇佑,才能在这个婴儿身上,发生这样的神迹。于是便将他抱回来,亲自抚养,取名为弃,这个孩子,就是日后周人的先祖——后稷。

后世之人心中无所敬畏,天对人们的作用,大抵只在于今天天气如何,对上古时候的社会型态也鉴定为母系社会,认为其人不只有父,只知有母。大抵是人世间迷得越深,神迹也就不在这样混沌悖行的社会之中体现了罢。而纵观人类历史,大抵圣人出世皆有异象。天人感孕,西方众所周知的,便是耶稣的诞生。而东方更是不胜枚举。帝喾的孩子,都乃天赐神人,其另一子殷契,其母简狄乃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见玄鸟之卵,取而吞之,因孕生契。“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史书都如此记载商的起源。

儿时的弃,刚刚会匍匐爬行时,已然能意有所知,又能貌有所识,能自己从人之口中取食而自啖之。因为母亲姜嫄的影响,弃能自己喂食自己时,即表达出对对稼穑的天然喜好,他种下禾苗,生根发苗,幼弱青翠,自有行列,种下麻麦,则幼苗萌生,茁壮茂盛。种下瓜瓞,则串串小瓜簇簇多。总之,这神奇的孩子,与其说他天性亲近草木,不如说,草木都自动地亲近他。

弃生长的时代,正是大禹治水的时代,《史记》在不同的本纪里都有描述:“嗟,四岳,汤汤洪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禹沐浴霪雨,栉扶风,决江疏河,凿龙门,辟伊阙,修彭蠡之防,乘四载,随山刊木,平治水土,定千八百国。”是大禹带领着人们,决九川,距四海,开通天下的河道,让大水随着河道流入江河湖海,让山川,丘陵和平原重新显露,使得人们有了赖以栖身的土地。彼时的年月,食物稀有,人们以打猎游牧卫生,何以饱足肚腹,事关生死存亡。成年后的弃,被任命为农官。他从大地上纷繁如星的植物中,寻寻觅觅,鉴别那些可进食的谷类。他种植多达上百种:稷谷,菽,麦,麻、瓜、秬、秠、麇、芑等,人们跟随着他种植谷物,除了耕作和种植,弃擅长相地,他能从香茅野草荆棘遍布的土地上,勘探出什么样的土地是土质肥沃,适应开垦与种植的。弃的脚步跟随着水源,发掘出一块一块适宜于耕作的土地。很自然地,长满庄稼的土地周围,自然会聚集起村落人家,丰收的谷物使得古早的人们得到了饱暖。这样的烟火生计,让大地变得充满生机。

每到丰收时节,他带领人们,将果实酿成美酒,丰美的谷米用来供奉神祗,熟食盛在祭祀用的木碗和瓦盆里。将晾晒干燥的香蒿香茅,浸泡于动物油脂之中,点燃后会持久地散发灯火光焰,这样虔诚用心的丰盛祭祀,用以表达祭祀天帝和先祖的心意。

“弃,黎民始饥,而后稷播时百谷。”——是弃将古早时候的人们,带入一个五谷保暖,藏入仓禀的文明时期。也是弃,将先民的祭祀之仪,发扬光大,使得祭祀先祖的仪式更加丰盛和诚挚。

舜帝感其功业,就将中原富饶的邰地赐封给弃,号称“后稷”。

“思文后稷,克配彼天。立我烝民,莫匪尔极。贻我来牟,帝命率育,无此疆尔界,陈常于时夏。”是后裔们对他的隆重祭祀仪式。播种,繁殖,收割,都是光阴之中安静的事务,静静生发,枝繁果香,万物茂盛,所以,后人称赞后稷之德乃是文德,其德可配天。他布陈农政,种植粮谷养活芸芸黎庶,后世仰慕他的功德,尊称他为谷神。配享天、社祭祀,万世不废。

《山海经》之卷十八海内经.有载:“西南黑水之间,有都广之野,后稷葬焉。”辽阔的原野上埋葬着谷神后稷,他应运天命而生,带给人间谷物种植的技术,天人相应的盛大祭祀之礼,走完他天命所在的一生,安详地埋骨于辽阔大地。那里百谷自生,香草葱茏,凤凰鸾鸟自在歌舞,百兽行走,灵草常青,祥瑞之境永在。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