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公子随笔】西周神传文化之光(图)

2018-02-22 05:30 作者:梅公子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诗经.国风.豳风.七月》。(维基百科)
《诗经・国风・豳风・七月》。(维基百科)

《诗经・大雅・公刘》,是对公刘一生行止与德行的描绘,全篇皆为翔实的,生机勃勃的细节,公刘身为部落领袖,他带领民众耕耘收获,将丰收的粮食制成干粮,又一袋一袋包装起来,存储入粮仓,用作去往远方的干粮供给。公刘带领部落中的青壮年,挽弓配箭,执干戈佩斧钺,一行人浩浩荡荡向豳地进发。公刘和他的先祖后稷一样,懂得从荒原中勘探可供耕作的良田,他在漫长的行走中,毫不疲倦地攀上山顶,跋涉原野,勘探流水。测量土地。定下安居之所后,又规划好日常生活所需的种种,丈量田亩,人居建房,开荒种植,养殖家畜……这个切实的描写,让后世的人们仿佛走回当初的时间场,再现人心质朴的古早生活。值得一提的是,在全文中,用了一组一组的排比,描述部落氏族的人们共同踏行远方,相依相存,一路和乐欢笑的场景。修建宫室时,人们“于时言言,于时语语。”这情形,是描绘人们干活时有说有笑的情形。

诸事齐备,安居入宅时,公刘率领了他的臣民,举行了隆重的祭祀庆典。“跄跄济济,俾筵俾几。”跄跄,是形容人们入席时,步履与举止皆有节奏;济济,则是仪态端庄,贵重从容。我们知道,古早的人们,俗习乃席地而坐。筵,筵席,宴会时铺底的席子。几,桌几,搁置在席上,放置食物和碗盏的小桌在这个庆典中,人们济济一堂。仪式开始时,人们先献上供猪,祭祀神明和先祖,而后,酒宴开始,人们饮酒,吃肉,君臣笑语欢歌,其乐融融。“食之饮之,君之宗之”。

诗篇描绘公刘开拓疆土、建立邦国的过程,仿佛将读者带进远古时代,复苏当时的情景,先民们勇敢,强健,寻求美好家园,而人和人之间又是那么欢乐,齐心协力,群动人的群体关系。《大雅・公刘》相较比《大雅・生民》中,后稷出世时,天人感应的神奇,让大地百谷繁茂的天命所在,《公刘》则充满了人,生机勃勃的人和气象鲜活的群体生活彼此依存,其乐融融的人际关系。这是时间的延续,从大洪水中显露出来的土地上,草木与五谷生长,人烟生息逐渐稠密,群体性的原始的氏族社会里,有拜祭神灵的祭祀仪式的世代延续,也有了人的秩序,和最初的礼仪。

对于公刘,诗篇评价其“笃公刘”。笃乃何意?笃定,笃情,笃厚,这个字万变不离其宗,总是形容人德性忠厚的意思。后世至今,民间百姓依然祭祀着这位农耕文明的伟大开拓者,每年农历三月十八日,陕西的庆阳、旬邑、长武、彬县等地的百姓们,会齐聚公刘庙,进行拜谒祭奠的隆重仪式。而公刘庙,更是历史悠远,历经沧桑。这表示,在漫长的农耕文明的进程中,笃公刘,一直深受后人的爱戴。

而迁居到豳地的姬氏,这个禀赋仁厚的族群,据《宋书・符瑞》有载:“后稷之孙曰公刘,有德,诸侯皆以天子之礼待之。初黄帝之世,谶言曰:“西北为王,期在甲子,昌制命,发行诛,旦行道。”这是一个被重复记载的谶言,同样见于《竹书纪年》。

这一个始于黄帝之世的预言,预示着会陆续出现的那些人,他们会在人世间上演的恢宏故事,这预言具体到他们的名字,以及所行的使命。短短十七字,却向我们昭示了,漫长的时光,更迭的朝代,犹如一个早已经写好情节的剧本,会一点一点,逐渐出现在人世间的大舞台上。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