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失利 立法会沦北京港府橡皮图章(图)

2018-03-13 11:50 作者:钟灵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补选后,民主派失去立法会分组点票的主导权、及对港府政策的否决权关键一席。
补选后,民主派失去立法会分组点票的主导权、及对港府政策的否决权关键一席。图为建制派支持者辱骂民主派支持者。(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3月13日讯】(看中国记者钟灵综合报导)因2016年人大释法、香港多名立法会议员被取缔议席,补选在11日举行,惟补选的3选区投票气氛冷淡,均不超过5成投票率,民主派票仓九龙西更意外惨败,使民主派失去立法会分组点票的主导权、及对港府政策的否决权关键一席。换言之,建制派在立法会中已经全面控制主导权,为北京及港府护航,立法会中再无制衡力量。

《明报》报导,港岛区民主派候选人区诺轩及新界东民主派候选人范国威分别成功取回民主派2席,但九龙西选区民主派候选人姚松炎,则以约2000票之差败给建制派的郑永舜。而民主派的司马文,亦在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功能组别一席败给建制派的谢伟铨。

建制派2组别全面主导 民主派失制衡力量

早在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后,北京操控三权中的立法权意图就十分明显,当时立法会中民主派占多数,北京随即与回归后的港府设计了“分组点票”机制,将立法会分为直选议员与功能组别两组,任何动议都必须得到2个组别多数议员赞成通过。因北京无法操控直选议员人选,因此非直选的功能组别,基本上是建制派的天下。

经过2016年人大释法、取缔6名非建指派议员议席后,加上去年底建制派趁补选前的“真空期”修改《议事规则》,以及这次补选结果,相当于2个组别均成为建制派的囊中物,立法会无异于人大的存在,成为北京及港府的橡皮图章

投票率低 港府乱阵 内部分歧

对于这次投票率出奇地低,中文大学政治及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分析指有3大原因,一是港府及传媒都对补选“冷处理”,包括香港最多人收看的无线电视台没有举办选举论坛、时间又遇上北京两会讨论修宪等热点议题,使补选话题被盖过;

二是2016年梁振英政府恶政下,市民反政府情绪高涨,当时不少选民投票时都表明不满梁振英。而2016年后港人在不同方面都感受到来自北京的压力,从而产生无力感;

三是民主派政治光谱因为本土派的出现而碎片化,不少本土派支持者或非参选民主派人士的支持者均表示,不愿意投票给自己不喜欢的“民主派代表”,使民主派选情更加严峻。

民主派的失利,除了上述原因外,还有其他因素。一是原本代表民主派出选的香港众志周庭,被港府选举主任以“政治联系”为由取缔参选权,而姚松炎及区诺轩亦一度传出被取缔参选权的消息,打乱民主派备战阵脚;二是非建制派内部分歧严重,致使出现“焦土”、即非建制支持者中“宁可便宜了建制派,都不愿支持民主派代表”的心理。

事实上,非建制派可划分为民主派、本土派、以及“港独派”,三个派系理念不尽相同,因此在补选前为了提高胜率,由民主派牵头进行了初选,选出非建制派的代表出选,但非建制派内分歧严重,尤以较激进的“港独派”及其支持者更甚,甚至不认同民主派为了补选“大局”提出的团结策略,这些支持者中,就有不少人有份投票“焦土”。

为何会出现“港独派”?为何他们会有支持者?究竟民主派、本土派、以及“港独派”有何分别?请留意本网明日报导〈港独如何断送香港民主前途〉。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