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海蒂》随笔(八)(图)

2019-02-01 06:00 作者:园丁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绘画中的海蒂。(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绘画中的海蒂。(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接续:看电影《海蒂》随笔(七)

深夜来临,塞巴斯蒂安用一个带长柄的像园杓一样的工具,逐一熄灭了吊灯上的蜡烛。穿着白色睡衣的蒂尼塔到昏暗的厨房,她从壁橱里拿出一瓶饮料,喝了两口,又一手拿着带灯罩的煤油灯,一手拿着饮料瓶出去。

在黑暗中,她听到有声音,就用灯照着,问:“有人吗?”迎面走来穿着睡衣的海滕梅尔,把蒂尼塔吓得尖叫,海滕梅尔说:“蒂尼塔,你在干什么,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蒂尼塔说:“有鬼啊,你听见那声音了吗?”海滕梅尔说:“根本就没有鬼”。尼基塔说:“来,你听听”。听到是有动静,两个人吓得喊道:“塞巴斯蒂安,快点过来,有鬼啊!”塞巴斯蒂安过来一看,见大门开了一道门缝,外面风吹着落在地上的树叶,沙沙作响,他忙过去关好大门。

在厅里,西泽曼问有没有丢东西,海滕梅尔说:“我们检查过三遍。”蒂尼塔说:“我关紧了门的。我保证刚才真的是鬼,绝对是”。西泽曼说:“瞎扯什么,蒂尼塔,瞎扯什么鬼”。他坐下来说:“塞巴斯蒂安,你是个理智的人,你肯定能做出合理的解释”。塞巴斯蒂安说:“我必须承认,如果你要问我的话,那我就只能说,这,这,我要说的是发生了超自然的事”。西泽曼问:“超自然?”塞巴斯蒂安说:“是的”。西泽曼说:“那行,我就不再继续问下去了。记住,不能让孩子们知道这事。去睡觉吧”。大家互相道声“晚安”就散了。

在海蒂的房间里,她从床上起来,拿起奶奶留给她的那本书,她认真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在—山谷里……”。

在书房,海蒂拿着奶奶给的那本书,她读给克劳拉和教师听:“在山谷里,一条小溪在流淌,清水里你可以看到鳟鱼在水里游来游去”。克劳拉说:“不错呀,海蒂!”教师说:“哦,我就知道读的很好,谁能想到!”

在厅里,海蒂站在一个乐谱架旁,上面放着奶奶给的那本书,她认真的给大家读着:“水里鱼儿的鱼鳞散发出银色的光芒,自在地嬉戏。在这个美丽的地方,牧羊人在休息,享用着自己的午餐”。在听她朗读的奶奶说:“太好了,她做到了。海蒂,我太开心了”。西泽曼微笑着看着她们。大家起立给海蒂鼓掌。教师自我表功,说:“每个孩子在好的老师和耐心教导下,都会学会阅读的”。西泽曼说:“我们的瑞士小姐,看起来在这里很好啊,所以呢?”这时他走到克劳拉和奶奶身边说:“她应该待在我们身边”。克劳拉问:“永远吗?”她父亲说:“当然。我的小宝贝,永远哦”。海蒂看看他们。

夜间,海蒂睡在自己床上在擦眼泪。

大门打开了,街上在下雨,门口有行人匆匆路过。在门厅里,海蒂在拥抱奶奶,克劳拉的轮椅就在她们旁边,海滕梅尔站在一边。奶奶吻了海蒂,又弯下身来亲了亲克劳拉,就踏上马车,进了车厢。西泽曼招呼道:“母亲再见!”“再见!”

克劳拉拉着海蒂的手,这时海滕梅尔过来推着克劳拉的轮椅就走,特写镜头是两双牵着的小手,被强迫分开。

夜里海蒂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踏实,她在做梦。

在另一房间,西泽曼和医生在下棋。西泽曼问:“朋友,你可以在这里呆多久?”医生说:“等到这事了结了,我就离开,但愿今天能看到幽灵”,西泽曼说:“这可是我头回遇到这种事”。这时他们听到有动静。于是两个人就迅速从桌子上拿起手枪,还拿着煤油灯照着,悄悄地出去察看。只见大门开了一大道门缝,在朦胧的月光下,能看清是一个孩子站在门口。他们走进一看,是海蒂在仰望天空。西泽曼问:“你到这儿来干嘛?”医生说:“不要碰她,不能把梦游的人叫醒”。就见海蒂在门口待了一会儿,就转身回来迎着他俩,从他俩中间过去,走回自己房间,上床又睡了。他们跟进来,医生给海蒂检查脉搏,摸着她的手腕看着表说:“她身上很凉,你能找床毯子来吗?”西泽曼去衣橱拿毯子,不料口袋里的小面包掉到了地上。西泽曼递过毯子说:“这究竟是……”他还没说完,医生说:“让我单独和她待一会儿”。他把毯子给海蒂盖上,海蒂醒了,医生说:“海蒂,不要怕,我是医生,你做梦梦见了什么?”海蒂看看医生说:“梦到了我的爷爷”。医生问:“哪里不舒服吗?”海蒂说:“没有不舒服,除了心这里,这里痛”。医生问:“亲爱的,为什么你收集了这么多的小面包?”海蒂说:“这是留给奶奶的,她不能吃很硬的面包”。海蒂拿出爷爷给做的玩具小鹰,医生接过来,他拿着这个玩具在她眼前晃动,模仿鹰忽上忽下的飞翔着。医生说:“小海蒂你想家了吧?”海蒂趴在枕头上。医生说:“好了,好了,别伤心了”。医生拍拍她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医生回到外面对西泽曼说了。西泽曼说:“你说他想家了?思念家乡抑郁成病,她的精神很紧张不安?”医生说:“是的,得马上送她回家”。西泽曼说:“这不行!”医生坚持说:“必须得这样”。西泽曼说:“我不能让海蒂离开克劳拉身边。你会尽力帮我吧?对不对?”医生拿起他的衣服说:“我已经给了你建议”。

西泽曼在看克劳拉和她妈妈那个油画。他在沉思。

在吃早餐时,蒂尼塔推着克劳拉进来。克劳拉问:“爸爸,你看见那个幽灵了吧?”蒂尼塔忙辩解说:“我什么都没说”。克劳拉说:“告诉我所有的事嘛,爸爸,求你了”。父亲看看女儿说:“克劳拉,这个幽灵呢,是海蒂”。克劳拉惊奇地问:“海蒂吗?”爸爸说:“是海蒂。因为她心里苦闷,她晚上会梦游”。克劳拉问:“那么,怎样才能帮助她?”爸爸说:“让她回到自己的家。所以他不能再继续待在这儿了”。克劳拉说:“不行,爸爸你不能送海蒂回去,不要这样做,没有海蒂在身边陪我,我怎么办?”这时海蒂从楼梯上走下来。爸爸说:“只有让她回家才能治好她的病”。克劳拉坚持说:“我只想让她待在我身边”。父亲想再劝她说:“克劳拉……”克劳拉说:“我不想再独自一个人!”她火了,把餐桌上的东西推下去,撒了一地。她父亲说:“你这是干什么,给我马上安静下来!”克劳拉一回头看到海蒂,就对她嚷道:“走啊,到你爷爷和皮特哪里去!你们所有的人都赶紧走啊!”她又喊道:“蒂尼塔,马上送我回房间去!”蒂尼塔拉着她的轮椅就走了。西泽曼说:“阿黛尔海蒂,坐下。”海蒂没有坐,她站在西泽曼身边。西泽曼又说:“塞巴斯蒂安今天会带你回家,中午去搭火车。蒂尼塔会帮你收拾行李”。海蒂笑了,问:“回祖父家?”西泽曼点点头。海蒂问:“那克劳拉呢?”西泽曼不语。海蒂走到克劳拉房间敲门,她轻声道:“克劳拉?”没动静,她又敲门,并哀求说:“克劳拉,开开门吧?”屋里克劳拉正坐在轮椅上哭,她擦擦眼泪。门外的海蒂也很难过,回转身离开了。

在门庭,塞巴斯蒂安把要带的东西装上马车,准备出发。海蒂把爷爷给他做的玩具小山鹰递给西泽曼,问:“您能把这个交给克劳拉吗?”西泽曼接过去。海蒂说:“她一定要来我家,拜讬,我们会再见的”。海蒂又走到海滕梅尔前行了个礼,她又向女佣们行礼,然后上马车。马车驶出大门到大街上远去了。

海滕梅尔说:“终于又安静了”。西泽曼回过头来看看她,就上楼去了。

一只小猫在楼梯上,海滕梅尔走来时,见到小猫喊道:“蒂尼塔,蒂尼塔!”蒂尼塔过来抱起小猫亲亲它,海滕梅尔又开始打喷嚏。蒂尼塔不理采海滕梅尔,她对小猫说:“我就叫你海蒂,小海蒂”。她亲了一下小猫,说:“我的小海蒂!”(待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