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期间 中国最高统帅部和军事指挥系统(下)(组图)

2019-02-08 10:00 作者:沧海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抗战胜利后,蒋委员长跟何应钦、白崇禧等高级将领合影
抗战胜利后,蒋委员长跟何应钦(左三)、白崇禧(左四)、关麟征(左一)、张发奎(左二)、胡宗南(右二)、王耀武(右一)、汤恩伯(后排左二)、刘峙(后排左四)等高级将领合影。

接上文:抗战期间 中国最高统帅部和军事指挥系统(上)

国民党军事指挥系统从上至下为:军委会+军委会行营=>战区=>集团军=>军=>师 ……

抗战期间,全国划分为若干战区,军委会行营主任代表蒋委员长对所辖战区进行统一指挥统辖督导,少数战区直接受军委会指挥,而多数战区在某些时期则同时受军委会军委会行营主任的指挥统辖督导。例如,陈诚、孙连仲第六战区直接受军委会指挥督导。在1939~1944年期间,卫立煌第一战区、阎锡山第二战区、李宗仁第五战区、朱绍良第八战区,同时受军委会和天水行营主任程潜的指挥统辖督导。而顾祝同第三战区、张发奎第四战区、余汉谋第七战区、薛岳第九战区在1940年前,则同时受军委会和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的指挥统辖督导。

例如,1938年1月-5月期间的徐州会战,鉴于当时第五战区兵力薄弱,蒋委员长和军委会陆续从其他战区抽调西北军、桂军、川军、滇军、中央军等部队,加入徐州会战作战序列,最多时陆军达64个师另3个旅,总计约60万兵力,由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统一指挥。决战前夕,蒋委员长亲率副参谋总长白崇禧赴徐州前线视察,并把白崇禧留在徐州协助李宗仁指挥作战,终于粉碎日本“皇军不可战胜”的迷梦,取得中国抗日首次大捷台儿庄大捷。

紧接着,又打响了抗战史上最大规模的武汉会战蒋中正委员长亲任会战总指挥,陈诚、白崇禧分别担任江南战场和江北战场的总指挥,调集参战的国军多达陆军14个集团军,总计50个军,120个师,共110余万兵力,外加空军和海军支援配合作战。逾百万国军浴血奋战,在长江南北两岸的安徽、河南、江西、湖北4省广大地区,打了马当战役、九江战役、黄梅战役、广济战役、田家镇战役、瑞昌战役、马头镇战役、星子战役、万家岭战役、富金山战役、信阳战役总共11场战役,大小战斗数百次,共歼灭20万余日寇,从此中国抗战进入相持阶段。

1937年的太原会战,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任会战总指挥,参战部队有4个集团军(杨爱源第6集团军、傅作义第7集团军、卫立煌第14集团军、中共第18集团军(八路军))。

1939年,在湖南、湖北、江西三省接壤地区进行的第一次长沙会战(又称“湘赣会战”或“湘北会战”),军委会共调7个集团军(龙云第1集团军、关麟征第15集团军、罗卓英第19集团军、商震第20集团军、杨森第27集团军、王陵基第30集团军、徐庭瑶第38集团军),总计陆军22个军,30多个师和3个挺进纵队,总兵力约24万,另外加上一定力量的空军,组成“湘赣会战”作战序列,由第九战区的直接上级军委会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统辖,依具体作战任务和需要,再由第九战区代司令长官薛岳指挥。

常德会战中的国军
1943年,常德会战中的国军。

1943年常德会战,军委会调集5个集团军(王敬久第10集团军、周喦第26集团军、王瓒绪第29集团军、冯治安第33集团军、吴奇伟江防集团军)以及王耀武第74军、施中诚第100军划归第六战区作战序列,委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为会战总指挥;当王耀武第74军余程万第57师被日军包围于常德时,军委会又从薛岳第九战区紧急抽调李玉堂第27集团军和欧震第20集团军部分兵力增援常德,由孙连仲统一指挥这16个军,43个师,总计约21万兵力。


1946年,参加军事演习后,何应钦、白崇禧与王牌第74军官兵合影。
(左三起):张灵甫、白崇禧、何应钦、施中诚(时任军长)、邱维达。

1945年,在第九战区辖区的“湘西会战”(也称“雪峰山会战”、“芷江作战”),军委会调集陆军3个集团军(王耀武第4方面军(下辖施中诚第74军、胡琏第18军、韩璇第73军、李天霞第100军)、汤恩伯第27集团军、王敬久第10集团军)和陈纳德中美联合航空队,陆军共9个军,26个师,总兵力约13万人,由参谋总长兼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任会战总指挥。

全国战区划分和战区司令长官

蒋介石(中)率何应钦(左)、白崇禧(右)等高级将领到南京中山陵谒陵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左四)率何应钦(左三)、白崇禧(左五)、关麟征(左一)、薛岳(右二)、胡宗南(右三)等高级将领到南京中山陵谒陵。

1938年、1939年与1944年,蒋介石军委会又对全国战区做过较大的更动调整。1940年4月,桂林行营改组为桂林办公厅,1943年11月,裁撤桂林办公厅和鲁苏战区。1945年1月,军委会再次调整战区及战斗序列,撤销张发奎第四战区,恢复设置第十战区,以李品仙为司令长官。3月,军委会撤销天水行营,成立汉中行营,以李宗仁为汉中行营主任,统辖第一、五、十、十一、十二及冀察战区共6个战区。

1937年至1945年期间,全国各大战区划分和战区司令长官大致如下:

第一战区,辖河南、陕南、甘肃部分地区。1937年司令长官最初为特级上将蒋介石,此后由一级上将程潜、二级上将卫立煌、蒋鼎文、陈诚先后担任司令长官,1945年代司令长官为上将胡宗南。

第二战区,辖山西、陕西一部和绥远地区(今内蒙古中部),司令长官为一级上将阎锡山;

第三战区,辖苏南、皖南及浙闽两省,司令长官为二级上将顾祝同;

第四战区,1937年辖广东福建两省,司令长官为一级上将何应钦。1938年后辖广东、广西两省,司令长官为二级上将张发奎;

第五战区,辖皖西、鄂北及豫南,司令长官为一级上将李宗仁,1945年为二级上将刘峙;

第六战区,辖鄂省中西南、湘北及湘西、川东、黔东,司令长官为二级上将陈诚,后为二级上将孙连仲;

第七战区,最初辖闽粤赣三省边区,1940年后改为广东省大部(包括海南岛)和香港地区,司令长官为上将余汉谋;

第八战区,辖甘肃大部、宁夏、青海、新疆地区,司令长官最初为特级上将蒋介石,后为二级上将朱绍良;

第九战区,辖鄂南及湘赣两省,司令长官最初为二级上将陈诚。1939年后,司令长官为二级上将薛岳;

第十战区(1945年),辖黄河以南、长江以北地区,山东全省及江苏北部,司令长官为上将李品仙;

第十一战区(1945年),辖河北、山东、河北部分地区,司令长官为二级上将孙连仲;

第十二战区(1945年),辖热河、绥远、察哈尔省(今内蒙古和河北北部),司令长官为二级上将傅作义。

谁是中国抗战的真正中流砥柱?

毛泽东和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在延安
抗战期间,毛泽东和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在延安。

陈毅、粟裕、傅秋涛、周恩来、朱克靖、叶挺在新四军云岭军部
(左起) 陈毅、粟裕、傅秋涛、周恩来、朱克靖、叶挺在新四军云岭军部。

在蒋介石军委会统帅领导的全中国军队中,西安事变后被收编为国军的毛泽东共军,仅占全国抗日军队的极少部分:以朱德为总司令的中共八路军(即第18集团军)仅仅是全国40个抗日陆军集团军之一;叶挺为军长的中共新四军人数仅1万多人,仅仅是全国100个抗日陆军之一;而全中国的抗日海军和空军,全部都是国民党的军队和官兵,共产党当时没有任何海军和空军。单单从军事实力对比来看,偏安陕甘宁边区的毛泽东中共根本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领导全中国的抗战。毛泽东中共和其八路军、新四军拿着国民政府提供的军饷,表面上高喊拥护“蒋委员长领导抗日”,实际上对蒋委员长和军委会的抗日命令阳奉阴违,消极抗日,私自扩张强占地盘,甚至多次勾结日军,偷袭抗日国军。

桂系集团军开赴淞沪战场
1937年,广西桂军两个精锐集团军开赴淞沪抗日战场。(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抗战期间,白崇禧、李宗仁、黄旭初主政的广西省,就为全国抗战出兵3个集团军(桂军廖磊第21集团军、李品仙第11集团军、夏威第16集团军),总共100万精兵强将,按人口平均比例在全中国排第一,按总人数则排第二,仅次于人口最多的四川省;广西征募抗日士兵及劳工450万,占全省1200万人之近40%,为全中国之最;多达45万广西将士抗日阵亡在全国各地战场以及缅甸战场,而全体国军陆军抗日伤亡高达320万。国民党的王牌抗日中央军,从王耀武、张灵甫第74军、杜聿明第5军,到远征军甘丽初第6军等部队,均有一定数量的广西籍官兵;而在粤军蔡廷锴第19路军中,大部分士兵都是广西人,在粤军李汉魂“抗日铜军”第64军中,广西籍官兵也占相当大的比例。四川省也为全国抗战出兵3个集团军(川军孙震第22集团军、杨森第27集团军、王陵基第30集团军),输送兵源多达大约350万人,按出兵总人数在全国排列第一,许多国军部队中都有四川籍士兵。

而中共林彪1937年指挥的所谓“平型关大捷”,其实只是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总指挥的“太原会战”中的一场小战斗。林彪指挥八路军115师,仅仅在平型关偷袭了日军的后勤辎重队,消灭仅数百日军。彭德怀在1940年违反毛泽东命令而指挥的所谓“百团大战”,也只是破坏日军交通线的小规模袭扰战。这显然跟国民党艰苦卓绝的大规模浴血抗日根本无法相比。

大量铁的历史事实证明:唯有蒋介石和国民党军队才是中国抗战的真正中流砥柱。

(*注:本文所列军衔,指截止到1945年的正式军衔。)

点击延伸阅读:《中国杰出抗日名将 荣膺中美英法二战勋章(视频)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