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向官场冒牌博士开炮 吁公开博士论文(图)

2019-04-04 05:33 作者:林中宇 桌面版 正體 6
    小字

在中国,官员学历与中共党内官职晋升有密切相关,所以官员们在工作的同时用偷工减料的方式累积文凭。
在中国,官员学历与中共党内官职晋升有密切相关,所以官员们在工作的同时用偷工减料的方式累积文凭。(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4月4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中共官员们不愿面对的除了财产公开问题,最近又多了一个难搞的呼吁。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帆建议:中国应“公布改革开放以来所有的博士论文,下大功夫禁绝抄袭”。北京学者荣剑响应称,”中国现在有两个不敢公开,一个是财产不敢公开,一个是博士论文不敢公开”,“打死他们也不敢实行”。最近学术打假成了热点话题,已有多名中共高官中招。

据法广4月3日报导,在一则4月1日转发的微博中,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帆建议,应清查改革开放以来所有博士论文,“现年60岁左右的博士们,他们的博士论文都没有公布,授予他们博士的单位也不允许其它人去查,不知是根据什么规定?”

杨帆建议,中国社会科学院,教育部,中国科学院要承担取消假学位的责任,法院也应该受理这样的诉讼,“要允许公众去自由查阅所有的博士论文,依靠群众进行检举”。

杨帆指出,“这些二三十年前的博士们,许多人早已身居高位,捞足了利益......”,他认为必须追究,否则,对于没有抄袭的人不公平。他还认为:“这些人都已经身兼非常多的职务,退休以后还要在学术界混吃混喝,他们的博士论文不曝光,如何能够在中国禁绝学生的抄袭?”

他认为,“所有的论文都是公共产品,是获得个人升迁的重要条件,绝对不可以有造假”,“所有博士论文,必须在教育部‘知网’等网站公布,博士学位授予单位,应公开所有博士论文,允许公开查询,复制,不得为他们保密,保密就说明有鬼。”

杨教授指出:“不懂存量,就不能禁绝增量,不公平的事情,在历史,人心里,总是站不住脚的。”

不久前中国“学霸演员”翟天临的论文涉嫌抄袭引起极大争议,但官员博士论文作假的问题似乎更为十分严重,而且颇为敏感。

对于杨帆的建议,有网民表示,“当官的博士都是咋弄的?”也有网民说:“你的想法很危险”。

北京学者荣剑则在力挺有关建议时表示,凡是当官期间获得的博士学位,十有八九是找人代笔。

他说:“中共现在有两个不敢公开,一个是财产不敢公开,一个是博士论文不敢公开。可以断言,凡是当官期间获得的博士学位,十有八九是找人代笔,那个代笔的十有八九是抄别人的或抄自己的。因此,只要审查博士论文,肯定露馅。杨帆建议审查40年来所有博士论文,打死他们也不敢实行。官员博士论文已成了国家机密。”

今年3月份,法新社调查发现,中共高层多名高官的学位论文是抄袭而来,包括前国家副主席李源潮、政治局委员兼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前最高法院副院长张述元等高官,就连负责知识产权保护的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直属机关党委书记肖兴威也名列其中。

比如最高法高官张述元2004年的博士论文,涉嫌抄袭2003年谭伟(Tan Wei,音译)发表的题为“刑事再审理论与制度”的论文,两人的论文内容有几十段完全一样。

报导指出,学历与党内官职晋升有密切相关,所以官员们在工作的同时用偷工减料的方式累积文凭,更严重的是,大学校方对此相当清楚,因为他们也是政府官员。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早前在《美国之音》节目中表示,中共高官们能“读书为官双肩挑,学位官职两不误”基本就是靠造假,只不过造假方式和程度有所不同。有的人好歹上过几堂课,做过点作业,论文是自己写的,抄袭也是自己抄的,论文答辩即便是走过场但也至少答了。但有的人一堂课也没上过,论文是找别人代笔写的,也没参加论文答辩,就过关了。而代笔人中间,有的比较认真,自己重新写一篇论文;而有的代笔人也抄袭,有的人干脆抄自己之前写的论文,改头换面一下就成了某位领导人的论文。

胡平表示,官员普遍学位造假对国家行政管理造成的危害显而易见。因为这造成大量外行领导瞎指挥、拍脑袋,德不配位才更不配位。

胡平还说,中共高官学术造假受到国际关注,是因为这种现象太普遍,第十九届政治局的25人中有21人是高学历,但只有4人没造假。若真要执行处理造假问题,中央政治局开会都凑不齐法定人数了。

此外,中共官员财产不敢公开的问题在中国也是一个老问题。2013年3月31日,北京多位公民在闹市区公开呼吁官员、特别是中共七常委公示财产而被拘留。其后曾发起要求官员财产公示联署的律师丁家喜、民主人士赵常青及江西新余维权人士刘萍等16人先后被抓捕。

往年两会上,总有代表出来呼吁建立官员财产公示制度,以从根本上杜绝贪官层出不穷的问题,但是今年两会上几乎没有代表提出这个问题。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