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卫国 他们是粤军八大抗日名将(下)(组图)

2019-06-27 10:16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粤军抗日名将:蔡廷锴、余汉谋、邓龙光。
粤军抗日名将(左起):蔡廷锴、余汉谋、邓龙光。(网络图片)

接上文:抗日卫国 他们是粤军八大抗日名将(上)

抗战期间,广东粤军与日军在正面战场上交锋,进行了5次大规模战役,毙伤俘日军至少3万人以上,其中张发奎、薛岳、蔡廷锴、李汉魂、余汉谋、黄琪翔、邓龙光、吴奇伟为抗战作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战功赫赫,被誉为“粤军八大抗日名将”。

蔡廷锴——使日军四易主帅的勇将

蔡廷锴率以广西士兵为主的粤系第十九路军在上海跟日军血战33天
1932年,蔡廷锴统率以广西士兵为主的粤系第十九路军在上海跟日军血战33天。(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蔡廷锴,广东罗定人,国民党陆军上将。北伐时期,蔡廷锴任“铁四军”第十师第28团团长,“铁四军”参加围攻武昌的战斗,蔡廷锴率团最先攻入武昌城宾阳门。

1932年1月28日,日本海军陆战队入侵上海,“一・二八淞沪抗战”由此爆发。蔡廷锴跟战役总指蒋光鼐等人联名通电全国,表示“守土有责,尺地寸草,不能放弃,为救国保家而抗日,虽牺牲至一卒一弹,绝不退缩”。蔡廷锴又赋诗一首表明决心:“戎马倥偬到此间,身心劳瘁任艰难,家书两载叮咛寄,不扫倭寇誓不还”。

蔡廷锴统率以广西士兵为主的粤系第十九路军,以简陋的轻武器,与装备有飞机、军舰、坦克的日军血战33天,迫使日军四度更换主帅,增兵到7-8万,付出死伤万余日军的代价,十九路军防守的上海阵地依然巍然不动。是役,十九路军的三位指挥官蔡廷锴、蒋光鼐、区寿年荣获青天白日勋章,他们和十九路军将士英勇卫国,被尊为“民族英雄”。蔡廷锴率十九路军创下的辉煌记录,在中国抗战史上独一无二,此后再无其他将领能够取得迫使日军四易主帅的胜利记录。而在1930年代初期,蔡廷锴率十九路军屡克中外强敌,战绩辉煌,实为当年全中国数一数二的最强军。

1939年,蔡廷锴出任第26集团军总司令,率粤军参加了广西昆仑关战役,此后,蔡廷锴逐渐淡出军界。

邓龙光——铁血杀出南京的勇将   

邓龙光,广东茂名人,国民党陆军中将。1928初,邓龙光在北伐第四军中任师长,率部在武汉蛇山生擒吴佩孚悍将刘德春。

1937年抗战爆发后,邓龙光升任粤系第83军军长,率83军参加惨烈的南京保卫战。12月13日,日军攻陷南京,南京城陷入极度的混乱和日军的大屠杀中。危难关头,粤系第66军军长叶肇和第83军长邓龙光决心与属下将士们生死与共,两人当机立断,命令两军合成一军,以66军打先锋,83军断后,从光华门突击日军阵地。粤军将士们用粤语高喊口号,突然从战壕中横空杀出,在光华门、麒麟门等处冒死奋勇杀向日军,虽然伤亡惨重,但大部主力硬是从被日军围得像铁桶一般的南京城中杀了出来。邓龙光第83军、叶肇第66军这两支粤军和中央军王耀武第74军,是仅有的三支成建制杀出南京日军重围的国军部队。

1939年,邓龙光出任粤军第64军军长,在广东三水、花县有效地阻击北援之敌,取得粤北会战大捷。1940年,邓龙光升任第三十五集团军总司令,率第64军等粤军参加广西桂南会战,配合中央军和桂军等友军屡挫敌锋,取得昆仑关大捷。1944年,日军以重兵疯狂进攻广西,邓龙光指挥第三十五集团军表现突出,在平乐一带阻敌取胜。

此后,邓龙光升任第二方面军副司令长官(司令长官张发奎),兼粤桂南区总指挥,抗击广州湾及沿海日军。1945年日本投降,邓龙光出任军委会广州行营副主任(主任张发奎上将),作为受降主官,接受广州湾(湛江市)及海南岛的日军投降。

1949年,邓龙光经香港到台湾,任“光复大陆设计研究委员会”委员,参与編著《第四军纪实》。

吴奇伟——拱卫陪都的“抗日铁军之母”


国民党陆军中将吴奇伟。(网络图片)

吴奇伟,广东梅州大埔人,国民党陆军中将。与大多数粤系将领一样,吴奇伟出身于北伐时期的“铁军”——国民革命军第四军。

1937年,在淞沪会战中,吴奇伟任第十九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粤系第四军军长,率第四军在“血肉磨坊”的罗店阵地,与日军血战三昼夜,挡住了日军立体化狂攻,歼敌逾千,获得统帅部通令嘉奖。第四军被誉为抗日“铁军”,吴奇伟也因此战获得了“抗日铁军之母”的称号。

1938年,在武汉会战中,第一兵团总司令薛岳任万家岭战役总指挥,第九集团军总司令吴奇伟任前敌总指挥。薛岳、吴奇伟指挥欧震第四军、李汉魂64军、叶肇66军、俞济时74军等部队,分别在马家垄,老虎尖,张古山等地阻击日军,重创敌第106师团,获得万家岭大捷(又称“德安大捷”)。

万家岭大捷后,吴奇伟被委任为第六战区副司令长官及长江上游江防军司令,驻防于鄂西地区,肩负起拱卫陪都重庆的重任。

1943年春夏之际,日军集结重兵沿长江西进,鄂西会战爆发,长江咽喉——石牌成为中日双方鏖战的要点。担任防守石牌重任的,除了方天、胡琏第18军等国军外,正是吴奇伟统率的江防军。石牌保卫战打了近一周,江防军将士冒着日军重炮,在参天古树和悬崖峭壁间与日军激战,誓与要塞共存亡,最终打退日军无数次冲锋,为鄂西大捷和拱卫陪都重庆作出了重要贡献。

余汉谋——两次粤北大捷扬眉吐气

余汉谋,广东肇庆高要人,国民党陆军二级上将,去台湾后晋升为一级上将。1927年,余汉谋任北伐第四军的第11师副师长、师长。

1938年6月,日军从海上进犯广东省南澳岛。当时,任第12集团军总司令的余汉谋是广东省的最高军事长官,因粤军被大量抽调去保卫武汉,广东国军兵力薄弱,日军占领了广州。余汉谋带领驻粤的党政军机关撤退至连县后,在英德至河源一带设置防线抵抗。

1939年12月,近七万日军从广州向粤北进犯,企图一举歼灭余汉谋第12集团军。余汉谋决心报仇雪耻,他指挥粤系集团军,依托粤北的大山大岭,固守阵地,跟日军进行艰苦的节节抵抗,终于击退日军进攻,粉碎了日寇第一次进犯粤北的战略企图,赢得了广东抗战的第一场胜利。

1940年,余汉谋升任第七战区司令长官。同年5月,日军又派4万精兵卷土重来,第二次进攻粤北。余汉谋集中优势兵力,指挥国军诱敌深入山地,然后分割围歼日军,取得第二次粤北会战的胜利。粤北会战两次大捷,歼敌近2万人,挫败了日寇利用广东切断粤汉铁路,威胁湘桂后方,最终迫使南方各省投降的战略企图,并且有力地配合支持了桂南会战,振奋了两广军民的人心。

1948年5月,余汉谋临危受命,出任国民党陆军总司令。1949年初,余汉谋出任广州绥靖公署主任(华南最高军事长官),指挥所部国军抵抗共军。大陆沦陷后,余汉谋退往台湾,任总统府战略顾问。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