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宿业(二)(图)

2019-07-14 10:00 作者:梅公子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茂盛的竹林,还有荷花塘,塘边处处都是碎石瓦砾
茂盛的竹林,还有荷花塘,塘边处处都是碎石瓦砾。(摄影:陈燕/看中国)

接续:小说连载:宿业(一)

上学了。他们是文革后,乡镇学校重新开张后的头一届小学生。教室设在一个旧房子里,看起来很像庙,结实的高高的老墙,飞起的檐角,屋顶的梁脊上,还有两条被斫掉了眼珠和爪子的飞龙。后院里还有高大的香樟树,茂盛的竹林,还有荷花塘,塘边处处都是碎石瓦砾,开学后,老师带着孩子义务劳动了两三个星期,才把瓦砾都捡走。陈河和红卫混迹其中,很是欢乐。

陈红卫在学校里很有难处,他的孔武有力在课本上则是全然派不上用场的,他茫然地望黑板,望老师的脸,又顺势望向窗外的菜花田,叫他起来,无论问黑板正讲的,昨天讲过的,从前学了的,他一律都不知道,老师一看陈红卫圆瞪着双眼,憨痴懵懂的样子,顿时就气起来。为自己被极度藐视而怒不可遏,他拿粉笔头扔到他脑门上,又抄起黑板擦,准确地向他胸口投掷过去,如此这般都不解气,老师便操起教鞭,跃下讲台,朝他直扑而去,陈红卫圆滚滚、黑乎乎的小身板,东躲西搪还是逃不了一顿好打。老师打红卫的时候,陈河总是悬着心肝,一只手苦苦勒着自己另一只手,遍体颤抖不已,老师打小伙伴的每一下,都打在他的心里。

老师一边打一边恨恨地道:“你当这还是你老子混帐主事的时候?你家认不得字还有理啦?现在不是越蠢越有理的时候了。”他念念有词的那套话谁都听不懂。

年轻的老师是个劫后余生的黑五类的后代,全家都被镇反了,他侥幸走亲戚留下一条小命,从小就站在批斗台上被人斗,长了一张未老先衰的满是皱纹的脸,头上还有白头发,他是文革前的高中毕业生,从高考到当兵招工,啥都没他的份,好容易现在实在找不到人教书,他就做了个民办老师。

陈河天生就爱念书,累死陈红卫的那些课文,生字,符号,数学公式、对于他素来眼熟,迎刃而解。老师本来还挺喜欢他,但见他老让陈红卫抄作业,考试时出尽百宝给对方抄卷子,气得老师怒火中烧常常连陈河一起打手板,还骂他是个没骨气的小叛徒小走狗,缺心眼。好在陈河确实缺心眼,所以,挨打并没妨碍他在课堂上庇护他的小伙伴。

暑假快要结束的一天,陈红卫带了一叠从没打开过的暑假作业本,来找陈河抄袭。很少在家的陈河爸爸恰好回家来探亲了,儿子的小伙伴来抄作业,就笑眯眯地寒暄客套,末了才想起来问道,喔,你家住在河的哪边,爸爸是谁呀?

红伢子很讨好地,结结巴巴连珠带炮地,回答他爸爸的名字是陈解放。家住在隔河的桥西头,家里几口人,还有个老不死的爷爷陈放牛。

陈河的爸爸脸就阴沉起来了,挥挥手说,晓得了,我晓得你是哪家的孩子了。你爸爸以前是干部,现在去坐牢了。他本来还给陈红卫一把糖果的,现在则驱赶道,你们出去玩吧出去玩吧,别在家里吵。

陈河和陈红卫蹲在河边树荫下的青石板上,头碰着头,分工抄写,嘴里还叽叽咕咕地说着什么,不时就疯笑起来,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好像他们天生就很擅长让对方笑得半死。

一会儿,情绪激动的陈河爸爸站在对岸叫道:吵死人了,吵死人了,陈河你回家来。

红伢子吸着鼻子,毫不见外地说:我们马上就抄好了马上就抄完了就差一行了。抄写完毕,陈红卫心情极好地在河边翻了一圈觔斗,走了。

他爸爸对回到家继续咧着嘴哈哈笑的陈河说:“从现在起,你不要再和那个没家教的陈红卫玩,那一家人里没一个好人。”

“为什么他全家没有一个好人?”陈河顿时忧心忡忡。他时常和红伢子在他家里捏泥巴,见惯了他妈妈在灶房烧火,他家的叔叔伯伯在远远的田野里割稻谷,弯腰驼背的爷爷在禾坪上晒谷,其间还有鸡繁忙地踱来偷谷,猫见无人注意跳上桌叼走一条小拇指头,他妈见状,勒令红伢子去打猫,狗听了,很慇勤地和主人一起撵着猫,绕着晒谷禾坪跑上无数个圈,红伢子还乘机踏坏了隔壁小伙伴们捏的小小酒杯小小饭碗,尤其是一个死丫头,很伶俐地捏了一只双耳锅,他一脚将双耳锅踩瘪了。猫在平地里被撵得走投无路,就攀上树,翻瓦上房去了。狗和主人在树底下吐着舌头,呆呆地望着猫慢条斯理地吃那条鱼。陈红卫气急败坏地质问那只猫:“没脸没皮啊,你自己吃一条鱼不害臊啊,好意思吗?唷是咸是辣我们都不知道。你一个人吃,你好意思吗?”

陈河听来听去,他是怪猫太不讲义气了,偷了一条鱼只顾自己吃,居然没给他的小主人分一半。陈红卫愤怒地指着猫质问,还往树上扔石子儿,他的狗也是,一跳一跳地冲着树上叫骂,眼睁睁地看着猫把鱼吃完了,毫不在意树下的喧闹和质问的样子,用爪子擦了擦胡须。陈河呢,他在一边看着,笑得咯咯咯地,看见猫撩胡子的时候,他差点笑得背过气去,而后,还要提醒陈红卫,隔壁那个双耳锅的主人----村子里最凶悍的凶丫头已经骂起来了。陈红卫见状,赶紧往河边的竹林里逃过去,他的狗也跟着跑了。凶丫头从陈河面前呼啸而过,嘴里发誓不把陈红卫打服,誓不为人。这一幕实在是太愉快了,陈河捂在肚子坐在树下,他笑得连为他的朋友出主意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爱他的朋友陈红卫,还有他朋友的狗和猫,都远比村子里其他的猫和狗可爱一千倍。

如果那家里头一个好人也没有,他的朋友怎么办呢?怎么能把他救出来呢?陈河想着就要哭了。

(未完待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