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中原:中南海权力恐怖新格局(图)

2019-07-26 15:22 作者:郑中原 桌面版 正體 9
    小字

在中共十九大换届更新的七常委,在不足两年里,权力格局已然发生了极大变化。
在中共十九大换届更新的七常委,在不足两年里,权力格局已然发生了极大变化。(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9年7月26日讯】7月24日习近平还和几名常委一起参加深改委的会议,但从最近河北高层亲到北戴河发出“确保万无一失”开始,中国时局已悄然进入了北戴河时间。外界近期持续有对中共高层分裂和内斗加剧的分析,我们确实可以看到,在中共十九大换届更新的七常委,在不足两年里,权力格局已然发生了极大变化,但相对上一届,更显畸形,甚至恐怖。这种格局能否得解?

习“定于一尊”?十九大后中国最具权力八人实力消长值得观察

2017年10月25日的中共十九大一中全会后宣布了新一届政治局常委名单,除上一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和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之外,其余五人均为新晋常委,分别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和韩正。替换下去的分别为王岐山、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和张高丽。

按照官方编制的出场次序可见,十九届常委的权力排名如下: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

另外,到2018年的两会上,在十八大后罕见地以政治局委员身份兼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李源潮彻底全退,而王岐山得以迂回再当上国家副主席。之后,王岐山一直以七常委之外的第八人现身政治场合,外界纷纷认为王岐山是握有实权的“第八常委”、“编外常委”,甚至有观点称说“习王体制”未破,意思是老王仍是二号人物。

这里提到“习王体制”,不妨先回顾一下十八届常委的官方排序和实际权力排名。

中共十八届七常委官方排名: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和张高丽。

但从实际权力看,主要由于习近平第一任期内反腐挂帅,加上王岐山本身与习的亲密关系,王岐山被外界视为当时的中南海二号人物,故有“习王体制”之说。

那么,中共十九大之后,我们重新观察新一届常委的权力表现,外加编外的王岐山,或者可以看出中南海现在的现实走向。

就习近平本人而言,在经历中共十九大和次年两会修宪破除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之后,终于实现形式上的“定于一尊”。但是也就是在这一变化之后,其当政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其一是对外,中共历来对美贸易被发现许多不守规矩的问题,包括中国从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就没有履行该有的义务,又在国际上四处偷窃技术,刚好遇上川普(特朗普)上台,美中贸易战爆发。这一战的连锁反应是巨大的,除了中国经济陷入困局,国内多年体制病累积的民生问题,加剧民怨。这是对内的部分之一。

对内的部分还有中共党内和官场的部分,对习而言,最难搞的一方面是“政令不出中南海”彰显的官场集体对其反腐的抵制,另一方面是往往惨烈却不为人所知的中共高层内斗。后者虽则神秘,但是我们可以从中国特色的实权消长排名来分析。

王沪宁成二号人物不寻常 疑操盘中南海

现任七常委中,势力增长最快但又最反常的是江泽民和曾庆红早年起用和布局进入高层的王沪宁。

按惯例,王沪宁作为政治局常委,主要分管党建、意识形态和宣传,他接下了前任刘云山原有的中央书记处书记,深改委办公室主任,中央文明委主任,比刘云山少了中央党校校长一职,而改由习近平的同学中组部部长陈希担任。此外王沪宁还继续兼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

但单一少了中央党校校长职务,并不显示王沪宁权力缩水。现实观之是相反。

王沪宁分管的工作既多又广,首先是一个极具实权的中央书记处书记,其定性是中共的日常实务部门,其统揽的成员包括中办主任、国家监察委主任、中央政法委书记、中组部长、中宣部长、中央统战部长,单从这一职务的覆盖面,可以说除了国防、外交,王沪宁无所不管。

其中的中宣部,在去年3月下旬中共机构改革后,党务体制管辖面扩大,中宣部扩权统管全国新闻出版、电影业务。新“宣传沙皇”王沪宁权力版图由此扩大。

不但如此,7月17日陪同习近平接见驻外使节的唯一一个政治局常委,就是中央书记处书记王沪宁,这是多年来首次。由此,王沪宁在其它六常委中,成为唯一协助习指导外交的人物,明显取代李克强。因为在现在的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中,王并无职务,副主任是李克强,王岐山则是委员。由此前述说法可以修改为,“除了国防,王沪宁无所不管”。

事实上,除了本身兼任的中央文明委主任,王沪宁在去年3月中共机构改革后的4个由“领导小组”改名为“委员会”的机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中央财经委员会、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中,都有王沪宁的座位。王沪宁现兼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副主任、中央财经委员会委员、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

特别是连中共正推行源自原教旨魔鬼马克思主义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央领导小组的组长也是他。

难怪外界纷纷惊呼,为三代党魁捣弄出“三代表”、“科学发展观”和“中国梦”理论的王沪宁,确已是习的国师监军,可能是中南海真正操盘者。


王沪宁(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韩正破例实控港澳权跨党政军 赵乐际打虎落得难堪末位 

另一个跳位明显的是韩正。

韩正公认是江泽民上海帮的人物,在中共十九大上末位入常。

去年3月担任副总理的韩正,承接前任张高丽的职责,在国务院分管发展、改革、财政等方面的工作。后来管了机构改革后的应急管理部和自然资源部,而中共搞机构改革的相关会议,他一直作为最高出席者。连最近一个习近平亲自推动的军队全面停止军队有偿服务工作的总结会,也交由韩正出席。

这些都不算什么,韩正职务扩权最明显的是,以往曾由中国国家副主席或全国人大委员长担任的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由韩正担任。这是韩正比张高丽多出的一项职责。而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属于党务系统。此外,韩正还是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副主任、中央财经委员会委员。

综上,韩正的权力似乎横贯党政军。


韩正(图片来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按理是二号人物的李克强,由于在中共党管一切的体制之下,总理往往只是干活的,在美中贸易战中也没有发声机会。反而李克强被官媒披露时常为官员不作为而发火,公开场合也老是一副熊猫眼,显然累极。另外还时不时被高层的某些小人搅局夺权,李这二号人物当的名不符实。

本来被认为会有更突出表现的人大委员长栗战书,过往已多有分析,他可谓习在常委中的铁杆。目前来看,他对习最大的功劳是搞定修宪清除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另外栗战书在去年北京元老“逼宫”等政变传闻中强力发声要“定于一尊”,可以说他多是在习最需要支持时起“该出手时就出手”之类作用,实力尚存但并不张扬。

被认为是团派代表的汪洋按例承接了前任俞正声的以统战为主的相关职务,还主管新疆、西藏,分管对台事务等诸多重大事项。他最近才兼任了原来由俞正声担任的中央新疆工作协调小组组长。汪被认为四平八稳,权力消长表现平平。

最令人不看好的是赵乐际。

赵乐际从强势反腐的王岐山手中接棒,以其资历和实力,从一开始就定位“刀口向下”,除了打了几个王岐山交下的省部级“老虎”(有些还是主动投案的,如秦光荣),就是花大力气在陕西捉拿自己当年的旧部,他们多是因为秦岭别墅事件中冒犯了习近平。这在官场人士来看都是极其难堪的事。在过去一年多的官媒公开报导中,赵乐际也没有被给出一个很权威的报导位置。


赵乐际打虎,王岐山也看不过去?(图片来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七常委权势变局成怪胎 王沪宁韩正赵乐际排名藏北京内患

综上,笔者重新列了一个当下的新七常委权势排名:习近平、王沪宁、李克强、栗战书、汪洋、韩正、赵乐际。

如果说上届王岐山作为二号人物的话,还算合理,现在这个高层权力结构就颇为畸形了,可以说是一个中共走到末日前的怪胎。

其一,打虎的赵乐际落得个末位。证实中共是反腐越反越腐,反而怠政流行,显然当局在这方面已无心作战,并且无暇顾及,面对内忧外患,除了口头上说保持高压,事实上唯有让官场一烂了之。

其二是王沪宁本身号称“三代国师”、中共的“大脑”,善于洗脑和蛊惑人心,原处于第六位,现在居然小人得志,爬到第二位。这可不简单。因为我们发现,在王沪宁掌意识形态和宣传之后,中共对意识形态的管控加剧,左转严重,马克思主义和毛思想等思想垃圾被抬出来大肆吹捧,甚至用“学习强国”软件加剧洗脑党员和大众。自美中贸易战以来,当局还以文革式的一套应战。就在本次北戴河会议前,还策划一个强调回归中共所谓“初心使命”的整党活动准备大清洗。“红朝国师”王沪宁,要让习近平走向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再一个是韩正,按外界说法,他是习近平与江泽民、曾庆红在中共十九大上妥协而获安插进常委会的,其掌管港澳的安排,有着不一般的背景,就是港澳这一块,因为区位特殊,历来被视为曾庆红势力埋藏势力最深之地。指定韩正掌港澳,应该也是习与江曾交易的重要一环。据说曾庆红曾说过香港“越乱越好!”结果,就是最近中共授意香港政府强推逃犯条例(港人称之为送中恶法),由此引发大规模抗议,社会撕裂,局面持续恶化。

老王隐忍“新习王”成恐怖附体格局 “红船”即将倾覆

除七常委之外,我们额外提一下王岐山。

王岐山作为习近平的反腐功臣,本来配合习近平肃清江派为主的反习势力,在差点直捣“红龙府”捉“虎王”江泽民之际,却在中共十九大上退位收兵。王的退位公认只是一场权力的交战或政治交易,皆因为保党宁愿功亏一篑。

据说毕竟王岐山对中国政治经济颇为了解和有一套。但时过境迁,在王岐山担任国家副主席后,主要在国内走走看看,放放空话,有时也到国外看看,但只是半休假性质,代表中共做些假动作,王的存在对于中南海纯属摆设。王岐山最近在接待外宾时也公开说自己只是“礼仪式”角色,应有难言之隐。


上届的习王李三人曾被视为“铁三角”。(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王岐山担任常委时,与习的配合被称为是“习王体制”。现在王沪宁上位,可称为“新习王”体制。

上届的“习王(岐山)体制”被“新习王(沪宁)体制”取代,两者意义大不一样,因为王岐山掌管反腐,虽说也为习出谋划策,但更多只是作为习的助手,而王沪宁掌意识形态,却直接要充当习的大脑,这不但是表面的畸形,而是极其恐怖的附体格局。

一方面,笔者在之前的文章也说过,如果说习是党核心,那么王沪宁则成为“核心之核心”。因为中共号称要管天管地管人,还要管人的思想,王沪宁成为党的“大脑”,习当然也在受管其中。王沪宁得江曾授计,深藏不露,分分钟要习的命。

另一方面,中共的意识形态已经破产,无人再信共产主义的鬼话。如今王沪宁出计,习近平当局继续深度强推不符合人性的意识形态,中国社会将进一步陷入精神迫害性质的人权灾难。

但是,也就在此间,时局变化之快令人难以想象,表面上是以美中贸易战为引子,实质能瓦解中共专制的全球灭共惊涛骇浪来了,中共政权这只千疮百孔的“红船”,即将倾覆。

而由于前述中南海恐怖格局,在近期的运行中已经遇到了大问题。韩正在香港搞出了难以收拾的乱局,王沪宁的意识形态叫嚣让世界更孤立中国,也让习近平国际形象一落千丈。这种格局是否会因习近平难以承受越来越恶化的形势而崩溃,进而导致权力再洗牌,最终产生彻底弃绝共产党意识形态的大破大立局面,是未来一段时间各方会密切关注的。

当局者迷,能醒者万幸。世界潮流浩浩荡荡,让中国回归普世价值信仰才是正途。否则,今天中南海当权者所为,只是中共政权末日试图自救的最后挣扎,已无力回天!

 

(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