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爆队成镇压工具?何韵诗斥警察无人性(组图)

2019-07-30 10:56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歌手何韵诗27日当天在游街现场举办签名会。
歌手何韵诗27日当天在游街现场举办签名会。(图片来源:中央社/张新伟)

“光复元朗”游行

有监于“反送中”民众21日晚在元朗地铁站正准备搭车回家时,遭受近千名身穿白衣暴徒无差别攻击,港警不到场处理,有意放任暴徒攻击市民,造成49位无辜港民受伤。此血淋淋景象经传媒放送,举世为之哗然,全世界的人都纷纷指责港警与黑道合作、港警是有牌的黑帮、港警是黑道的护身符等不满言论。于是香港元朗居民钟健民发起7/27日“光复元朗”游行,但此项申请游行活动竟被港警发出“反对通知书”,不通过游行申请。钟健民声称“即使只有他一人游行,他也要走出来”。(相关阅读何韵诗叶德嫺登热门排行 谭咏麟落榜成笑柄

港警强力镇压

后来7/27日仍有超过28万港民参加游行,但他们举办的名义是以到元朗逛街买当地土产老婆饼、办理明星签名会等和平方式举行。大家信步在街上走着,心中都痛斥元朗上周发生白衣暴徒袭击市民事件。

尽管如此和平理性的走街活动,最后仍然被港警强力镇压,港警发射百余颗催泪弹,市民走避不及,纷纷被熏到掩面痛哭,港警趁机用警棍攻击倒地不起的市民,并用绳索困绑这些市民带走到看守所收押。凶狠的港警甚至直接用催泪枪对准游街市民及记者发射催泪弹,造成游街市民严重受伤,一位记者头上安全帽被胡椒弹打开花,身受重伤。(相关阅读:何韵诗:台湾内政面临中国渗透 香港是前例

举办签名会的何韵诗 目睹港警暴力镇压

27日当天在游街现场举办签名会的何韵诗,对港警如此强力的镇压非常错愕,竟对一群正在逛街的男女妇孺攻击,真是泯灭人性,而且当天还发射百余颗催泪弹,比2014年整个雨伞运动时还多,甚至对准市民发射。

同时港警还在天桥上对桥下的游街市民发射布袋弹,这是一种比塑胶子弹还强力的子弹,市民纷纷受伤溅血,让人不禁怀疑港警强力镇压的动机,是要促成港民全面反抗,让中共有借口可以出动驻港解放军进行戒严来平息暴动。(相关阅读:为香港发声 何韵诗:守护自己的地方是责任

所以何韵诗晚上回到住所之后,午夜时针对这次港警镇压写下长篇感言,文中她写道:“可以说,香港已成为警察国家,警队的威信已经从零到负数。”她对警方感慨:“你们想市民以后再相信你们都好难。”今日警队的表现,加上警黑合作无间,令她质疑:“香港军政府是否已正式成立?”

何韵诗最后在文中直指:“今天的这个局面,除了香港政府或背后的北京,没有其他人可以拆解。”(相关阅读:抵制恶法声援“反送中”何韵诗只身挡警察

何韵诗:官逼民反?

有示威者发起28日在遮打花园集会,追究警方7月21不合理向示威者开29枪的责任。傍晚,示威者自发游行到铜锣湾等地方,警方在晚上7时后又出动防暴队在西环有民居的内街投掷催泪弹驱散市民。

28日晚10时许,何韵诗在facebook开直播。她身处上环文咸东街和苏杭街附近,并拍摄到现场情况。

何韵诗在直播中说:“这里是香港的枢纽,有游客、有住宅、有好多车行,有好多完全不关事的市民,警察怎么可以在这里发射催泪弹?全部人都在这里,警察发射了至少三枚催泪弹,你会见到这里的市民没有任何装备。”

多次表达不满的何韵诗,最后在视频中说:“这叫什么事呢?是不是要官逼民反?”(相关阅读:何韵诗力撑“反送中” 谴责港府逼人民走上绝路

以下为何韵诗脸书全文:

今天元朗游行无理地不获警方不反对通知书,无所谓,大家照去逛街买妻子饼签名拍照,元朗大街挤满人,本来都相安无事。

乡黑同白衣人可能会攻击一早预了,想都无想过制造混乱又再次是香港警察,真是蠢到一个不能理解的点。

防暴队傍晚五点已经由后排逼埋来,摆明挑衅市民情绪。过了无耐,在完全无冲击下,日光日白一街都是人,竟然往人群施放催泪弹。当中有老有嫩,还要在民居、护老院隔壁放,市民唯有在一片混乱下逃离。

后来大家被逼到西边围,警察防线不断无警告下突然释放胡椒弹催泪弹,大家走避又行回去,来来回回好几次。期间多人受伤,连社工记者都不放过,有数名记者被直线击中,连头盔都穿埋,更加有一位社工被捕。催泪弹加加埋埋应该出了十几二十个,后来还给人发现从高空发射海绵弹(见图二)。

我由平时只戴条湿毛巾,今天都要眼罩猪嘴上的时候先顶得住,班警察真是无性㗎。而其实警察有严格指引什么东西情况下先可以使用催泪弹,民居范围内当然是大忌,但似乎自从上环一击,警察连这条底线都抹走埋。

由寻晚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向公众道歉后员佐级及警司发出声明公然以下犯上谴责(甚至可以视为恐吓)高官,已显示警队已经完全不受控。《警察通例》第6章22条说清楚“警务人员不可发出匿名信件,此举可被视为有损警队良好秩序及纪律的行为”,以为人出信自己又出信好很棒很棒吗,其实已经violate晒你地的rule of conduct。

配备枪械的纪律部队公开表示自己可以不服从和不服上司的指令,可以话香港已成为Police state,警队的威信已经由零去到负数,你地想市民以后再相信你地都好难。今天警队的表现,正正就是表现出他地“靠恶就大晒”的信想,加上警黑合作无间,香港军政府是不要已经正式成立?

用这样的态度执法和镇压人民,民怨只会越来越沸腾,到底是谁猪队友指挥成这样?定根本已经无人可以指挥到?

这个局面,除了香港政府(或背后的北京),无人可以拆解。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