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解中共如何侥活百载?(图)

——-共产邪恶政权为什么能够长期存在?

2019-08-05 08:00 作者:青白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邪恶的中共共产党祸国殃民,伤天害理
邪恶的中国共产党祸国殃民,伤天害理。(图片来源:免费图片)

邪恶的中国共产党祸国殃民,伤天害理,它为什么能够长期存在?长话短说,原因列数如下:

一、标榜规矩,善于伪装成规矩人

好人便是按规矩做人,典型的特征便是守规矩、有原则。邪党一贯善于标榜,比如禁止嫖妓、树立党员标准、党内监督、禁贪、批评与自我批评等等。但这些标准是写给规矩人看的,也正是因为这一条吸引了一些规矩人进入邪党。但实际上邪恶之首惯于乱性失伦,欺师灭祖,违天行逆,内奸外善,使得误进入邪党的规矩守善者反被其制。历次的运动便是以规矩之名杀害规矩人,而规矩人一再按着恶首规定和标榜的是非套路办事,为贼做事、为贼赢荣、为贼塑形象、又甘愿为贼所害。让枉死之徒死且偏信,邪党何曾有失。

二、虚拟人民,伪装为人民服务

为人民服务一语是世间最漂亮的话。只为这一句话,多少人迷在其中,宁听好话死,不辨真与伪。为人民服务,为了别人好,这话听起来特别诱人。殊不知,这个人民便不包含自己,邪党有一句话很说明问题。当你有事要和它理论之时,它会说“你是人民吗?你代表人民吗?”而它们的每一个贼子却可以振振有词地标榜“我代表党、代表党组织、代表人民。”谁是人民?这成了共产国里最大的迷团。人民其实就是邪党及其追随者,不包含任何一个“非党”、“非议”党、不拥护党的人,也不包含任何一个有“精神财产”、“物质财产”及“生命财产”、不按党的规矩办事的人。邪党标榜无产阶级,故而党的规矩便是一切有产阶级者的财产及其性命都不属于自己。党的规矩实际上是禁民需、禁民财、一切上交而成为被党“养活”和靠党“施舍”的奴隶。欺人自欺,掳掠有名,一国民财为其所有,邪党何曾无产。

三、划分善恶,从理论、伪史到行为,屠杀目标直指全人类

自古善恶自有定论。邪党产生之日则自定标准、从划标准,将古今历史全部推翻,将古今人物全部打倒。确立所谓新标准、新国家,离开普世价值,独秉违世价值。邪党崇穷鄙富、崇恶鄙善,伪传历史,任情杀伐。以“解放全人类”、“救苦救难”为名,劫夺他人财富、骗取他人信任,致使许多怀着美好理想又缺乏考察的人士误入歧途。事实上共产的本质不是共同

生产,而是夺人资产。共产革命的本质是造富户的谣,夺别人的产,革民主的命,解家贼的放。邪党独好黑恶,却以天下异见者为黑恶,绞杀人类无所不至其极。养恶用恶,养恶杀恶,循环周转,沽名钓誉,善于装怂,善于碰瓷,善于毁人清誉,善于买好卖好装无辜,善于韬光养晦待时机,善于种蛊养蛊布棋子,善于一步一步引人入套,一切都是为了一点,毁灭人类道义,致人于一党邪论之下。如此颐指气使,无往不胜,邪党何曾有碍。

四、占据主位,轮杀正义,关卡民众辨识

邪党掌握政权,由小变大,一遍又一遍轮番绞杀正义组织及其有识人士,用的都是残忍之道,挂的都是耸听罪名,以致知者不敢言、不敢传,不知者以邪党谣言为言,以善为贼,以编造为真相,以愚昧为则守,以傀儡为常态,一国之内,唯有夸党赞党,不知有党耻党害。邪党主霸教育、主霸媒体,把人培养成蛊虫,毫无辨识能力,个个成为人形之兽。无论国内还是散布到世界上的每个共产教化之人,都被植入一种错误而封闭的世界观、人生观、生命观、是非观、善恶观,真假观,成为毁灭世界的星星之火。正常思维被禁足封闭,邪恶官舆则大行其道,致使一国局面沆瀣一气,民众完全成为邪党的中蛊之兵。一路通杀,有产有胆有思想有信仰者死,邪党何曾有违。

五、笑面毒心,明捧暗杀,明赠暗取。民国倒置、民党倒置

把一个虚拟的人民捧在高位,继而又将人民置于党令之下,使得人民成为既可为其冲锋陷阵又可被其吞杀捏镂的股掌之丸。时时扶贫做样,躬身若敬;转而时时教育品评,视民为小儿。是非定论,弹于口舌,无法无天,唯党为正。唯党为官,党即是国。高高在上似明星,流窜讲坛似万能,挥指学问、谎释宗教,却是一腔祸心,一腹垃圾,踩民如草,从恶如流。搜刮到瓮底席底,却口口声声为了人民。杀害到家破人亡,却口口声声为了人民。以爱国护国之名,行害民害命之事。本是先有民、后有国;先有民,才有党,却被民国倒置、民党倒置,反而振振有词,貌似真理。便是这些振振有词的邪恶论断,横行一国,玩弄民心,也能让人迷蔽心智,导致善恶不分,有意和无意沦为邪党的刀笔吏,吹鼓手。况且一个一贯崇尚作恶的国度,追随效仿之风必然兴起,恬然作恶、百无歉悔,害世为本,却又标榜伟大,尽得其利,广大宣扬。其正其确,天下无二,邪党何曾有缺。

六、美化贼首,无限夸大,登峰造极

无限美化和夸大一个文艺式的“领袖人物”及其“丰功伟绩”,被夸者昏昏醉醉,夸人者云里雾里。白拿人民的钱为一党一狱一奴性做广告,无人敢问、无人能惹。真相藏匿,以伪传伪,使得举国百姓迷恋一个以致一群十恶不赦的人物。伪塑领袖,以“领袖”之名掩万世之祸,以“领袖”之名行万恶之事,以“领袖”之名延邪党之命。硬是把奸邪诡诈说成神机妙算,投敌叛国说成抗敌救国,淫乱残暴说成与民同乐。以伪传之法种蛊播邪,举世张目,海内外通吃,却不曾被干预。耀耀扬扬,招摇过市,邪党何曾有辜。

七、圈禁人群,剿灭舆论

对共产国内任何的人群,邪党以类划分,编入名份,或囚或骗,只传党舆,阻断民舆。以反党、反华、反革命、谣言、迷信之名盖定一切非党舆论及一切正义和平自救帮救事宜。化整为零、各个摧破,造定假证、诬人入狱,挟持家族、暗算性命,利诱恐吓、欺瞒拖延,用尽一切邪恶政权濒死顽抗的妖邪手段,以一党之私霸用国家公器,以一党之众欺凌微弱民众,人大政协沦为傀儡效忠组织,民生民声陷于坦克警棍包围。宪法护党不护民,官场护私不护公。世道弹压,有口难言,民无组织,失主无策,邪党何曾有敌。

八、国不是自己的,家不是自己的,民无依靠,民无自护

邪党最爱说要人爱国爱家。但这里的前提是先做党奴。否则,你便不是人民,便不受“保护”。财产家人及性命,将一朝归党。需知一切党说了算,党就是公、党就是国、党就是家、党就是爱、党就是好、党就是正义、党就是世间唯一为人民的、为你好的。不做党奴,你便是万恶的叛党叛国反华反人类。国是党的,土地是党的,家可能一夜就没了,财命全不能保,唯有投靠一途。进了这个国,进了这块土地,不夸它,不让活。自然好话全归它,伶俐良心归它,功劳恩情归它,无限制的给它贴金,无限制的赞美,无疏漏的赞美,无差错的赞美。唯以赞美求生,唯以赞美求活路。家国归顺,万奴皆投,邪党何曾无民。

九、先用后杀,先杀后誉,利徒鼓噪,罪羊冲锋

邪党掌握了全民,自然胜券在手。操控百姓性命,又无需忧虑善后,自然百般妥帖。邪党惯用替罪羊手法,将替罪羊一一杀掉,可缓解民情愤怒。先用你为它办了害人的事,然后再杀你,自然事又办了,祸又免了。如果遇到敢和自己理论的,便是立牌坊手法,先把你给杀了,再给你立个牌坊,说你生前如何为党解忧,既能骗了后辈,又能免了“骚乱”。致于日常鼓噪、五毛党粉,更是一招一群。操纵蛊人,送钱便可。幕后主使,来钱容易,背信为纲,事事绝密。凡有错谬,皆归他人,死者既死,百事跳脱,邪党何曾有虞。

十、君子怜贼,贼谋君子,欺世百年,滔滔其罪,怜而不得,教而不得

孙中山怜袁贼,袁贼称帝;蒋介石怜毛贼,毛贼夺政。人心之不可估,往往超过人的想象。昔日孙中山扫灭清王朝,清王朝未必使用了反华一词;共产邪恶的手段居然可以无耻到把姓党作为一个评价痴呆的杠杆来使用。清王朝乃一姓之国,代表了世纪性的活该覆灭;一个新世纪的民国之后的多民族之国,居然还要傻到被强制姓党,可见邪恶痴迷权力已痴呆到何等衰羸的地步。今日之党会,除了听党的话、保守秘密、严守“规矩”、无耻执政,已经到没别的话要讲。普世价值原本希望邪恶核心价值停止欺骗、返归正道,却不料邪恶之政有矩不遵,百由作恶,继与正道为敌;设墙封目、宰人卖脏,置举国为一姓之狱;倒行逆施,架空民意,既窃民国为党国。车行血路、步每作恶,百年千祸,未见邪党何曾有悔。

以上诸般解读邪党行政轨迹,千言万语无非一个字——坏。理坏法坏心眼坏,明坏暗坏老少坏。以此十恶,共党何曾共容于天下。怜而不得,教而不得,人神共鉴,人神共愤,必待自毙于天下尔。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