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之后 我和我爷爷竟然看同一份报纸(图)

2019-08-13 05:4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到同样的报纸,我们不得不感慨,时光真的把我们抛弃了吗?
看到同样的报纸,我们不得不感慨,时光真的把我们抛弃了吗?(网络图片)

我们今天也可以讲一个笑话,我爷爷看了那份报纸,我父亲也看了那份报纸,我也看了那份报纸,我儿子也将会看那份报纸,我们并不是祖传了一份报纸,而是有人要我们看了同一份报纸。

以前总是看很多诗,描写时光易逝,感叹世事变迁,如白驹过隙。“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我们总以为过去的就不会再回来,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嗯,时光过的太快,恍如隔世。

我觉得赫拉克利特真的搞错了,我们真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有些事,对于某些人来说,是没什么做不到的。

两份报纸,同样的内容,同样的语调,除了字的位置换换,其他的没有什么不一样,看到同样的报纸,我们不得不感慨,时光真的把我们抛弃了吗?

我们四十年前用来教育60后的东西,现在拿出来改改,还能继续教育00后,不得不说,四十年前的作者太强大了,即使我们没有预见到未来,我们在未来一样可以继续教育你。

纳粹戈培尔说过,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但是戈培尔没有说过,让你们把一句话重复四十年啊,你们就这么懒了吗?编造东西都不能写点新的?

我们的宣传部门越来越懒了,在一个讲究创意的时代,在一个网际网络时代,我们的宣传部门竟然这么没有新意?我和我爷爷看着同一份报纸,难道我们会是同一种思维?同一种思想?抱歉,我不是我爷爷,你们可以掉进同一条沟里两次,我一次都不想掉进去。

在这个时代,我其实不介意你说谎,毕竟说谎是中共的本性,据说共产党人十几分钟就会说一次谎,所以你们也只是本能而已,因为立场的不同,有时候你们需要说谎,但是能不能不要这么懒?能不能有点新意?造假能不能做做功课?

造假不可怕,可怕的是还懒,毫无诚意的造假,荒谬而可笑。

一份报纸换一个日期就能在四十年后再次发行,你们真的是得了懒癌吧,连印刷和排版都省了。

恍如隔世,有些人没有恍如,一直在过去没有走出来,他们还停留在四十年前,给一群00后说着四十年前的故事。这是这个时代的荒谬,一些人固执地认为,只要我们继续讲着四十年前的故事,就能继续教育他们的人民和他们的爷爷一样。他们完全忽视了时代的进步,科学和思想的进步,蔑视所有进步力量,蔑视整个时代。

他们不是踏进了同一条河流,而是在一条河流就从未出来过。

赫拉克利特这个西方大哲学家从未想过,在东方有一群共产党人进了一条河流就从未打算出来过,他们会一直待在河里直至生命的结束。

你可以无知,请不要认为别人也无知,同样一套东西,不要搬来搬去,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多做做功课,新时代需要新的谎言,编造的能力也需要提高,你们可以把四十年前的东西拿出来忽悠,但是我们的脑袋已经不是四十年前那个。

克林顿以前讲过一个笑话,说的是古巴独裁者卡斯特罗,克林顿说:我上小学时,他是总统;我上中学时,他是总统;我上大学时,他是总统;我工作后,他还是总统;我结婚后,他还是总统;我当总统了,他仍然还是总统;我下台了,他居然还是总统。

有些国家的时光确实比别人过得慢,因为有些人从未想过要进步,没有想过需要改变,有的只是一成不变,思想固化而又保守,直到把一个国家变得腐朽和堕落。

我们今天也可以讲一个笑话,我爷爷看了那份报纸,我父亲也看了那份报纸,我也看了那份报纸,我儿子也将会看那份报纸,我们并不是祖传了一份报纸,而是有人要我们看了同一份报纸。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