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游记2_33》消失的“善”(上)(图)

2019-08-20 18:00 作者:苗羽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仙游记2_33》消失的“善”(上)。(看中国后制图)

上回:《仙游记2_32》愤怒的村民

第33话:消失的“善”(上)

刚建好的房间里,弥漫着闻起来令人感到舒适的木头香味,同时也充斥着一股仿佛能将时间冻结的异漾气氛;而且虽然是白天,这样的气氛,也让人的精神紧绷到一个极致,感官更是敏锐到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可以听见的程度。

“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你!”实善脱口而出的这一句话,与当下气氛形成强烈对比,更加显得不协调。要知道,自阿修有记忆以来,挨实善的骂已是家常便饭,对阿修而言,当实善不理睬他的时候,才是令阿修感到解脱的时刻。

这个从小把自己骂到大,从不给自己好脸色看的叔叔,现在的语调竟然充满了真诚与和蔼,跟从前大呼小叫形成强烈对比,自然令阿修一下无法反应过来,楞在当场,只能一脸疑惑的望着实善

“这真的是我认识的善叔吗?还是伤到脑袋的结果?我之前听土豆哥说过,有时人受伤后,性情会变得跟以前不一样。”阿修打量着实善脸上真诚却略嫌僵硬的线条,想从中找出端倪。

“你一定很意外是吧!算了,这可能是我们有史以来第一句正常的谈话,所以我想你的脑袋一下也转不过来。总之,”脸上再次浮现笑容的实善,这次线条比刚才更加柔和,表情也自然多了,“我得谢谢你那晚救了小丽,还有你那二位精通医术的朋友。讬他们的福,让我能从鬼门关逃过一劫。”

实善这一番话,总算让阿修恢复正常,连忙说道:“叔,你太客气了,况且小丽也是我的妹妹。都是亲人,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呢?”

“是呀,大家都是亲人……那……”实善反复把阿修的话复述一遍,然后若有所思的望着阿修问道:“老实说,你应该很气叔之前那样待你吧?”

这个问题让阿修心中百感交集,说不气是不可能的,但眼下阿修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只得敷衍道:“我想,叔会这么做,应该有叔的理由,也是为了我好吧!”

“你说得没错,这么做的确是为了你好,但并不是叔,而是另有其人。”实善看着阿修惊讶的表情苦笑道:“你把椅子拿过来坐吧!因为…这个故事有点长,还得从你爹说起,你应该也想听听他的故事吧?”

听了实善的话,阿修的确感到非常讶异,因为至今跟爹有关的一切事,阿修从未听实善提及,都只能听旁人提起,加上与村民的隔阂,导致讯息量不但稀少,还极其片断零散。实艳婶婶虽说对自己很好,却也鲜少提及爹的事。

在阿修的心中,他一直认为叔叔很讨厌自己的父母,所以平时绝口不谈。但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当然,既然第一次有机会知晓爹生平的故事,还是由朝夕相处的弟弟口中说出来的,怎不教阿修感到雀跃。他马上把旁边的椅子拿来,坐在床边,脸上充满了期待。

当实善伸出手来,轻放在阿修手上时,脸上居然流下两行热泪,哽咽说道:“原谅叔,叔上次这样握着你的手,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啊!”

实善握着的手,虽然令阿修感到陌生,却又有种非常温暖熟悉的感觉。是的,这让阿修回想起来,有时梦中总会梦到一个看不清脸庞的人,用他粗壮的手臂,慈祥的拥抱、呵护着他。

而现在,这张模糊的脸庞正逐渐变得清晰起来,而且与眼前这个面容完美契合着,一如当初梦中穿着孝服的善叔。阿修的心情也顿时激动起来,眼眶泛泪。

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实善用另一手抹去眼泪,清了清喉咙,然后说道:“现在不是感伤的时候,我跟你说说你爹的故事吧。”

见阿修点了点头,实善望着房间上方的横梁,语重心长的说道:“从小,你爹实真,在我的心中,就一直是一个无人可以取代,像是英雄般的存在。”

接着,只见实善娓娓诉说着他与大哥实真的往昔回忆……

对实善而言,大哥永远是自己心中的英雄。因此不管大哥做什么事,身旁总看得到实善这个小跟班。其实也不只是实善,所有的小孩都喜欢跟实真相处。

这是因为不管实真做什么事,都能做得又快又好。加上整个人所散发出来的聪敏、自信、勇气与领袖魅力,也让他拥有极好的人缘,凡此种种,都让身为小弟的实善感到骄傲、羡慕与向往。

一年夏天午后,因为天气闷热,村里一群小孩不顾平时大人的忠告,相约跑到离舍河尽头的小湖游泳戏水。虽然在玩水的时候还下了场暴雨,在当时却也没人在意,雨停后继续在湖里玩水嬉戏。

只是过了没多久,实真就发现苗头不对了,因为湍急上涨的河水已经涌了过来。他随即呼喊大家赶快上岸。可惜有个小孩因为离岸太远,来不及在第一时间游回来。

这小孩与急流抗争的结果,很快便用尽力气,只能顺着水流载浮载沉,一直被带往湖的中心。眼看就要灭顶之际,水性极佳的实真竟然出现在身边。

原来实真当时早已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状况,感到自责不已的他,在通知大家上岸的同时,便已经义无反顾的跳下去救这个同伴。

几经波折,实真也终于把同伴带到湖边,就在大家合力把这个虚脱的伙伴拉上来,准备再拉实真时,一股高涨的急流涌来,气力放尽的实真也随即被迅猛的水流冲走,消失在汹涌的急流中。

当时岸边的小孩,个个看的是又惊又怕,却又没人敢下水寻找实真,无奈之余,只得赶紧回去找村人来帮忙。可惜大人也因为碍于水势汹涌,无计可施。待水面恢复平静后,才下水寻找实真。可惜由于错过第一时间,最终还是找不着实真,连遗体都没捞到。

所有的小孩因为这件事,也少不了挨一顿打骂。其中当场目睹自己尊敬的大哥遇害的实善,心里更是万分愧疚,即使父母百般安慰,他还是认为自己要负很大的责任。

几天后,由于一直无法在湖中搜寻到实真的身影,直觉认为实真已遇害的爹娘,只得伤心的接受事实,放弃搜寻,准备帮实真办理后事。

但就在作此打算的当晚,实家又遇到一件奇特的事。

当时实善的爹娘正在讨论该如何办理丧事,毕竟家境清贫,就算办的再阳春,还是需要一笔额外开支。两人几经讨论,打算先去跟村民借点钱来应急时,门口却传来几声节奏缓慢的敲门声。

当时站在门边的实善在开门后,赫然发现门外站着二位身穿斗篷大衣,看不清面容的人。

这两个人也不管实善及爹娘的反应,直接大踏步进门。其中为首感觉较为年长的一人,不但告知三人实真未死的消息,还保证实真只是顺势被带到外界历练,几年后就会回到村里,光宗耀祖,请他们不必担心。

只是这样的话语并不被实善及他的父母所采信,毕竟口说无凭。二个陌生人见状,便拿出实真平时配戴在身上的护身符。看见这个护身符,也才令他们放下心来,接受这个事实。而在二人离开时,另一位看来较年轻的斗篷客,还留了些钱给他们,虽然金额不多,却也足以应付几个月的生活所需。

几年后,两个陌生人的话也得到印证,实真不但回到村里,而且似乎在外经商有成,闯出自己的一片天,这不但令实善以及爹娘感到十分骄傲,连带实家在村里,甚至在育神高原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不可同日而语。

要知道,除了几年进出一次的官员外,这可是育神高原第一次有人靠一己之力跑到外界,在功成名就后荣归乡里啊,怎不教人心生羡慕。

只是羡慕归羡慕,面对大家的询问,以及离开育神高原的关键,实真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依稀知道自己当时被卷进湖中的地下水道后,再醒来已经身在外界,又碰巧被河边一队商人所救,自此跟着他们学习经商之道。

由于实真资质聪颖,很快就闯出名堂,最后在拥有自己的传送师后,自然就回到村里来了。当然实真每隔一阵子还是会出外经商几个月,忙完再回家跟大家聚在一起,就这样两边来回奔波。

当然实真的说法,始终令人感到半信半疑,毕竟曾在湖中遇难的不只实真一人,却只有他一人生还归来不说,还有此奇遇。另外地下水道的存在也一直没得到证实,加上湖里暗潮汹涌,危险性太高,自然也没人愿意甘冒风险去验证真假。

虽然实真在外已有自己的事业,但他的爹娘却拒绝实真的建议,不打算把旧屋重新装潢,只简单拿点钱,同时提醒实真要把赚来的钱给存起来。

因为在老人家传统的观念里,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生活只要过得去就好,加上屋子虽旧,住的还算舒适,也有着他们的回忆,自然舍不得拆。深知爹娘个性的实真,当然也尊重他们的看法。

即使如此,实真也秉持救急不救穷的原则,对有急用的村民一概来者不拒,并不因此而骄傲自大。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实善,对于大哥更是佩服了,只是几次听大哥讲述外界的事,想请大哥带自己出去开开眼界,顺便看看大哥平时工作的内容时,却又总是遭到实真以时机尚未成熟为由,委婉拒绝。

(待续)

下回:《仙游记・第二部》第34话

《仙游记第一部各话》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