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为何独爱《枫桥夜泊》?(图)

2019-08-21 00:30 桌面版 正體 9
    小字

寒山寺法堂。(图片来源:螺钉/wiki/CC BY-SA 3.0 )
寒山寺法堂。(图片来源:螺钉/wiki/CC BY-SA 3.0 )

枫桥夜泊》是唐代诗人张继的代表作,全诗虽然只有短短28个字,但因其意境清远、幽美绝伦,历来为人所称道。诗中所描绘的江南水乡夜景之幽美,羁旅游子之愁思,更是情味隽永,引发无数人的共鸣。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枫桥夜泊》张继

随着《枫桥夜泊》的走红,原本寂寂无名的枫桥、寒山寺也随之声名远播,成为蜚声中外的旅游胜地。作为唐诗中的佳作,《枫桥夜泊》广为流传,至今已有数十个版本的英本译作,甚至传至日本,编入教科书中。以致“凡日本文墨之士,见则往往言及寒山寺,且言其国三尺之童,无不能诵是诗”。

关于张继的生平事迹,史书上对其记载甚少。新旧《唐书》中也没有他的列传,大概是因他的官宦不显,因此他的生卒年、籍贯和仕宦生涯都比较模糊。宋代的《新唐书・艺文志》有寥寥数语:(继)字懿孙,襄州人(今湖北襄阳,一说南阳)。大历末,检校祠部员外郎,分掌财赋予洪州。宋人计有功在《唐诗纪事》中补充了一句:登天宝进士第。张继的别名、籍贯和仕途经历才有了大概的信息。

和张继同时代的唐诗选家高仲武在其《中兴间气集》中记载道:员外累代词伯,积习弓裘。其于为文,不自雕饰。及尔登第,秀发当时。诗体清迥,有道者风。如“女停襄邑杼,农废汶阳耕”,可谓事理双切。又“火燎原犹热,风摇海未平”,比兴深矣。

可见,张继家世代皆有文韬武略,张继在诗文上也有很高的造诣,高仲武这本集子选录的是唐代宗大历年间的二十六家诗人,张继名列其中,在当时已是成名的杰出诗人。

元人辛文房的《唐才子传》对张继的生平事迹有了较详细的记载:张继,字懿孙,襄州人,天宝十二年,礼部侍郎杨浚下及第。与皇甫冉有髫年之故,契逾昆玉。早振词名,初来长安,颇矜气节……尝佐镇戎军幕府,又为盐铁判官。大历间,入内侍,仕终检校祠部郎中。继博览有识,好谈论,知治体,亦尝领郡,辄有政声。诗情爽激,多金玉音。

张继是唐肃、代宗时期的诗人,安史之乱爆发后,张继来到越中避难,《枫桥夜泊》大致作于这一时期。天宝十二年(753),张继进士及第,两年后,恰逢安史之乱爆发。

可以想像张继从长安一路奔逃,在某个月色朦胧的秋夜里,途径苏州。船经枫桥之时,恰逢月色西沉,惊起一片夜栖的寒鸦。鸦群的啼叫声在凄凉的夜里此起彼伏,满天的寒霜恰在这时簌簌而下,寒气随即笼罩了整个秋夜。而此时水边林旁,桥下舟中的诗人独对江面星星渔火,江岸秋枫如墨。不由得满怀愁思,抱愁而眠。

此时他的心中或许在想:十年寒窗之功,一朝及第登科,本以为能一展宏图,大施抱负,却赶上了安史乱起,真是时运不济,造化弄人。正在他愁肠百结之时,寒山寺的钟声却在此时突然敲响。钟声越水而来,在凄凉的夜里显得格外震撼人心,一声声敲打着他的灵魂,也击碎了他的哀愁。

他凝思之下,在船舱中铺开纸笔,藉着微弱的灯火写下了二十八个字: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一千两百多年过去了,人们早已忘记当年科举榜单的名字。但《枫桥夜泊》却流传千古,人人传诵。公元753年,鉴真大师东渡弘法,在传播中国佛教和文化的同时,寒山的300多首诗作也流传到了日本,深受日本僧人的喜爱。而《枫桥夜泊》在寒山寺中刻有诗碑,又兼意境幽寂清远、静谧清寥,深得日本人喜爱。

抗战时期,日军对寒山寺的文物就窥伺已久,尤其是《枫桥夜泊》的诗碑。日军的司令官松井石根还曾策划了一起“天衣行动”,企图将诗碑运回日本,虽然最终以失败告终。但日本人对寒山寺却恋恋不忘,甚至模仿苏州的寒山寺。他们在东京也建造了一个寒山寺,并且刻有同样的诗碑。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