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专栏】中共灭亡之香港篇(五)(图)

——插入中共心脏的尖刀(2)

2019-08-23 08:00 作者:王尚一 桌面版 正體 6
    小字

【看中国2019年8月23日讯】(接前文

2、你死我活

关于送中条例,中共已经酝酿很久,港人也长期抵制和抗争,双方针锋相对。反送中运动轰轰烈烈爆发后,林郑政府假意退让,实际强硬,并不撤回送中条例。林郑政府与香港民众矛盾尖锐,无法调和,随即走向完全对立。

随着冲突升级,送中变成香港与中共之间你死我活的斗争。随着反送中运动扩大化,香港内部矛盾升级到你死我活。林郑政府只能靠警队维持,实质已经垮台。中共最初强撑林郑,进而实际接管香港警队,以“借壳上市”的方式打压香港民众。林郑作为中共的前台,随时为中共/警察的暴行背黑锅。中共的行为虽然相对隐蔽,但是人们都知道中共的特点,于是矛头直指中共,意味着中共将自身命运也赌到香港。

反送中只是历史的延续,意味着过去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必须有一方被消灭。无论中共/林郑政府,还是香港人民,都无路可退,只有坚持到底。回顾历史,可以清楚看到双方你死我活的背景。

(1)、中共必须控制或吞并香港。送中条例是23条的变形,而23条早在2002年就被中共提出。不过,当时23条以香港民意胜利、港府失败、董建华不再理会中共要求而告终。虽然在23条的问题上香港内部矛盾缓和,但是中共越来越不耐烦。其后的十几年中,中共多次提出23条,都被港府否决或拖延。最后,中共在习的控制下操控林郑政府,试图强行通过送中条例,达到实际控制香港的目的。如果计划失败,中国计划出兵香港,直接实施一国一制。

(2)、港人无路可退,年轻人尤其绝望。香港人无法接受完全没有个人自由、跪着做奴隶的境况,因此出现103万和近200万人的反送中大游行。年轻人是反送中的先锋,也是当年占中的主要群体。2014年,香港占中失败,中共更加自信,年轻人则更加绝望。绝望中,一些年轻人准备拼命,与中共/林郑政府斗争到底。

送中条例是“23条立法”的延续,由中共提出。2002年,钱其琛向港府提出,希望香港尽快落实基本法第23条的立法。钱其琛是中共的资深外交领导人,在8964和血汗工厂出口时代,为中共的生存立下大功,破格以高龄升任国务院副总理(第二位),分管港澳台事务。钱其琛的讲话代表中共中央对香港的态度。董建华政府回应中共中央的要求,颁布《实施基本法第23条咨询文件》。根据咨询文件,有关法例的修订会把现时分散于《香港法例》内多项相关的条文抽出集中,并重新写成一条《国家安全法》。根据《基本法》规定,对叛国罪、分裂国家行为、煽动叛乱罪、颠覆国家罪及窃取国家机密等5项罪行作出明确及清晰的立法。


2003年7月1日因港府强推“23条立法”引发50万港民上街游行(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23条”引发大量反对,董建华随即让步,不再推行。虽然23条明确保障港人有各种法治和权利自由,但是董建华政府内部出现公开分裂。律政司长梁愛詩指出“23条就像有把刀在你头上”, 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则力挺23条。23条的反对派积极行动,反对立法,在民众中广泛宣传。2003年7月1日,50万人上街游行反对23条,超出港府预料。经过反对派的不断努力,董建华从宣布无限期延迟二读,到后来撤回。董建华承诺,先搞好经济并充分咨询市民,重申没有再次提起的时间表。叶刘淑仪问责辞职,成为港府第一个问责辞职的高官。2004年,立法院改选后,建制派试图再推法案,被董建华拒绝。  

23条的终止过程,可以看作港人的胜利,也意味着矛盾得以缓和。董建华卸任后,中共多次提出,港府重启23条立法,由于香港民众普遍反对,进而形成港府和立法会的抵制态度,中共的每次要求被以不同理由谢绝。即使梁振英(梁书记)当特首,中联办全面插手香港事务,港府也仍然态度消极,23条重启无望。港府的态度,保证了香港的独立地位,实际缓和了中共与港人的矛盾,更缓和中共与国际政治势力的关系。

林郑推行送中条例是习近平和林郑两人共同起作用的结果。习的野心极大,真诚地准备做世界霸主。在习“下大棋”的过程中,必不可少的环节是完全统治香港,同时控制台湾。统治香港,23条是自然的选择,林郑当特首,完全投靠中共,即完全卖港。林郑和中共可能认识到23条不得人心,于是林郑对23条改头换面,借口港人在台湾犯罪,完善引渡条款,“顺便”送中。林郑的手段阴险隐蔽,企图蒙混过关。

香港泛民派时刻警惕,带领民众反送中,复制当年为23条斗争的胜利模式。送中条例一读后,泛民派就开始行动。与23条相比,送中条例钻法律空子的目的性更强,直接摧毁香港的法律系统,所以香港法律界也行动起来积极反送中。反送中大游行,民意甚高的“香港良心”陈方安生积极参与并发表讲话,起到显著的示范效应。黎智英的苹果日报,因反送中失去所有广告收入,在资金严重失血的情况下坚持跟进报道。103万人和近200万人先后上街,充分说明香港民众都意识到送中条例的严重危害。

时移世易,林郑代表中共,展示强硬立场。香港在支持大陆发展后,自身地位不断下降。无论香港在中国的地位,还是香港特首在中共内部的地位,都变得非常低。大陆普遍认为,香港依靠大陆生存,被中共轻视。林郑更是完全卖港,代表中共统治香港。港人抗争时,中共对香港民众表现出典型的征服者姿态,既轻蔑(战略上藐视敌人),又重视(战术上重视敌人)。

习近平掌控中共,更准备对香港动武,实施一国一制。我在《中共灭亡在即》中总结习的特点,典型的红小兵掌权。红小兵上位后,表现出极度的文盲式自信,包括文明盲(无人性的豪情)、现代社会的文化盲、基础教育的识字盲、对世界一无所知的世界盲、矛盾的美国盲、单向反应的思维盲、投机生存主导。习的特点决定,中共不再韬光养晦(邓小平)、闷声发大财(江泽民)和不折腾(胡锦涛),而是要全面统治香港,让港人像大陆人一样,对习跪着求生。当香港人反抗,习必然试图采取更加暴力的手段,杀鸡儆猴。

习以红小兵模式打压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后,港人的激烈反应大大出乎中共预料。韩正负责港澳事务,两下深圳,指挥港府替习解决港人问题。韩正指挥时,林郑还假意让送中条例“暂缓”和“寿终正寝”,没想到港人识破花招,运动越演越烈。韩正看到计谋不成,很快回北京。习开始按照自己的习惯,以红小兵模式治港。林郑表示不再退让,中共控制香港警队,以无底线的方式打压港人,包括警匪勾结、福建帮骚扰、往香港警队里参杂大陆公安/武警,在大陆对香港掀起一轮轮讨伐宣传攻势,展示中共的各种武器和武力,不断升级对示威者的攻击污蔑,在深圳召集香港建制派训话,要求香港地产商站队中共,打压国泰航空和对汇丰动手术,做出随时出兵香港的姿态 …… 习近平企图以此手段压制香港民众,迫使港人屈服。

港人延续23条的行动模式,阻止送中条例的通过。在社会层面,香港是法治社会,知名人士呼吁维护香港法律。港人以遵循法律的方式示威游行,通过议员向港府施压。各界共同行动,反对港府的操作。在警察向民众施暴后,民众更积极集会游行,共同声讨,反对港府和警察的暴行。年轻人大规模行动,以各种方式抗议,面对警察的暴行毫不退让。 

年轻人采取与占中类似的模式,更加坚决和激进。2014年占中时,年轻人态度明确,相当团结。但是,香港学生缺乏有效的利益诉求,没有明确纲领,也没有长期可以团结港人的导向。香港权贵集团与中共联手,以危害香港经济为由,诱使大部分香港民众反对学生,最终导致占中失败。年轻人不甘心失败,反送中运动爆发后,香港年轻人更积极参与,成为示威运动的先锋。尤其在警察开始暴力打压和警匪勾结后,年轻人更加坚持,抗议花样翻新,让林郑政府和警察疲于应对。

年轻人的坚决源于对香港现状的绝望。2014年占中时我曾发文分析,占中的民主自由和双普选只是表象,关键在于香港的社会和经济体制,尤其是房地产模式。香港是严格的等级社会,金融地产的权贵集团掌控香港,垄断社会各方面权力。随着金融地产不断吸血,社会畸形运转,实体经济日益萎缩,年轻人越来越绝望。年轻大学生作为主力,希望改变现状。占中失败后,香港房地产再度暴涨,与大陆房地产的涨价去库存同步,实体经济更加萧条。林郑政府进一步打压反对声音,积极推行对香港年轻人的洗脑工程(教育),尤其强制推行普通话,以便中共未来更容易统治香港。

年轻人的坚决和激进,让中共震惊。反送中运动爆发后,很多年轻人积极参与运动,有的年轻人甚至写下绝命书。根据相关信息,港府和中共内部早期对通过送中条例相当乐观,即使港人两次大游行,中共都觉得问题不大。中共自信掌握香港人的心理,只会上街,只关注自我,所以先暂缓修例,待游行平息后再择机强推条例过关。没想到年轻人坚持斗争,形势越来越紧张,矛盾越来越激化。 示威运动一个月后,年轻人折腾的范围更大,林郑更加失去香港民心,一线警员心理接近崩溃,并引发港府内部的分裂。中共不得不正视年轻人,召集各界人士了解年轻人状态,试图分化瓦解年轻人的抵抗力量。

中共为打压年轻人使出全身解数。在中共的单向思维里,镇压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打压过程中,习的红小兵模式得到充分展示。而且,中共不再在大陆屏蔽香港消息,反而天天宣传香港,将香港年轻人描述为暴徒,甚至恐怖分子。林郑也趁机表现,不再说自己是“母亲”,而将香港年轻人描述为“废青”,并迅速宣传。在香港经济严重下滑的背景下,林郑政府利用年轻人不关注经济的特点,将责任推给示威的年轻人。随即,林郑宣布经济刺激措施,给港人大派福利,试图重演反占中胜利模式,让年轻人失去港人的支持。

随着冲突升级,港府事已经事实崩盘,中共下一步必须主导港府的统治。中共在集中对付年轻人时,只关注掌控警察,想方设法打压年轻人。中共忽略了警察已经与港府其它部门分裂,等于在港府内部架空林郑。而且,港人普遍仇恨林郑,对港府失去信任。送中条例斗争的结果,不仅是林郑政府垮台,而是现有港府体制崩盘。想恢复港府公信力,只有实施特首普选,并全面清理香港警察队伍,才谈得上港府其它功能。当然,中共绝不能接受特首普选,只能继续让林郑当傀儡,由中共操盘统治香港。

中共深陷香港泥潭,必须进行你死我活的长期斗争。中共接手警察事务,在短期的警队层面,表现更加凶猛。但是中共只顾打压,忽略港府事实崩盘后,香港该如何治理。中共不可能只管警队,任由其它部门消极怠工,甚至瘫痪。而如果中共全盘掌控香港,林郑做傀儡,将更加灾难。中共目前是文革红小兵模式,愚昧野蛮残忍,只有统治大陆的行尸走肉才有效。如果在香港执政,对香港进行文革式转型,必然导致港府内部消极怠工和按照抵制,立法会瘫痪,司法系统与港府敌对,香港局势恶化的速度将更快,香港年轻人更坚决地斗争,中共需要更深涉入香港事务。中共正值奄奄一息,统治香港需要的人力、财力和物力,都让中国更加难以承受。(未完待续)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独家供稿。2019年8月19日)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