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魔幻现实的夏天 从小粉红到反贼的转变(图)

2019-08-23 07:35 作者:韭菜花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香港
参加集会的中学生手持看中国设计的“天佑香港”海报(周秀文/看中国)

【看中国2019年8月23日讯】不知道从何写起

只是很有冲动想写些东西。

从小就是个所谓的好孩子,在学校没做过出格的事情,会用“听话”和“好成绩”获得老师的关注和优待。尽管如此,其实一直也是平淡普通,没有做过拍马屁擦鞋的事情,因始终打心底看不起这些行为。

想起来真是不知道是自己太傻,还是红朝洗脑教育太成功,自问除了课本和工具书,没有对课外书产生过一点持久的兴趣,因为觉得自己已经这么辛苦在学校花这么多时间学习,空闲时间再见到书只会令我作呕,因此没有更好的信息来源和寻找其他信息源的动力,导致入大学前没有怀疑过书本上任何一句话;甚至港台新闻台每天都在饭点作为背景音播放,政治冷感的我从没有听入过一个字。不过好处是,学校里胡言乱语的政治和历史我一直是最差。

直到大学好像因为环境才有些小不同,开始会有人阴阳怪气地提起六四,但我仍旧未尝试过去研究究竟是什么。作为一个洗脑教育典范小粉红,我又怎会在乎这些历史或政治呢。我关心的只是何时能够遇到个人谈恋爱,何时毕业可以找个好工作,然后找到好对象结婚生子。

但平日里看到“钓鱼岛是中国的”或者祖国繁荣成长,心底确实是振奋和高兴的;而看到网上那些阴阳怪气嘲讽挖苦的言论,竟然是感到痛心与不安,仿佛自己也被一同否认,通常会快快退出,或者快快翻阅那些反驳它们的爱国言论继续麻醉自己。

即使是作为小粉红的我,也是个安静听话的小粉红。只是不明白那些看书看得比较多的同学或朋友为何总是一副不满现状的样子。直到两三年后,我才看起了1984,美丽新世界,动物农场,民主的细节,惊觉与自己所处的世界有如此高的相似度。同时,身边开始有了更加多的外省同学,开始发现我跟他们是如何不同,他们也会似乎隐隐有不屑般说我讲话有明显的港台腔。

那一年某歌手因雨伞运动被内地封禁,课间因为太无聊,一直听惯粤语歌的我就跟同学讲起觉得这件事不公平,因为该歌手并没有在歌词中唱述她的政治主张,而我失去了听见她音乐的机会。本以为同学们至少会先认同我这个观点,再给其他理由反驳,但他们竟然条件反应般马上开始扣帽子以证实封禁的合理性。后来也有参加了一些户外运动,我又与同行者提起香港话题,就有人开始大声叫嚣断水断电的理论。这样,我开始慢慢觉得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难道是我吗?

到此为止我又再度过了一些平静的日子,香港占中过去了后我没有再跟人争拗,但这个时候已经在心底种下了许多怀疑。我开始无比关注女性独立,因为无意中发觉过去太缺少想像力,结婚生子不是我这种人想要的终极目标,而是我的教育曾经令我认为我想要。作为精神港台人,我亦都开始怀疑并同情为何台湾人没有资格在某些网站填个人资料时选择来自台湾而不是中国。英文水平提高之后我还看到外文教材上讲述文化帝国主义的时候竟是用西藏作例子。太多太多匪夷所思的东西开始出现在我的视线,不过应该说,我开始关注到这些魔幻现实和被隐藏的一面。

但其实真正的觉醒还是在这个夏天。六月初打开油管看到六四的视频才第一次点开去看,只有震惊,愤怒和眼泪水。然后反送中来了,每天开始追着看进展,感动又无奈,只是又再流眼泪。这期间又无意中看到几年前雨伞运动的视频,发现从前被墙内的有毒新闻骗惨了,看到香港人是那么高质素,一想起以前看到他们被描述成社会人渣,我觉得愤怒。再后来墙内终于启动了宣传机器,让我第一次有机会实时对比墙内外舆论见识到当局的流氓无耻程度,亦都开始见到那些从前可令我感到骄傲,现在只会令我害怕的民族主义。

之所以害怕,是因为我觉得孤立无援。自从我开始有怀疑之后经常会打听周围人的想法,但几乎所有人都在开口闭口说港独台独说国家富强以后要回去赚钱说经济发展才是一切说哪里都比不上红朝⋯⋯

直到近来在搜索是否所有内地人都觉得香港是暴乱时,找到品葱,震惊又感慨,第一次见到大家可以用中文讨论这些所谓敏感话题,第一次见到内地人和香港人台湾人没有仇恨没有鄙夷地理性沟通⋯⋯然后我都开始主动去了解到与我从前理解不一样的饥荒大跃进文革,渐渐开始否认当局的合法性,开始意识到自己从前对很多东西的无知,意识到自己被吞没的这么多时光,痛苦地愤怒地无奈地开始承认自己过去活在各式各样的谎言里,不过没有关系,不摧毁这些如何能重建自己⋯⋯最重要的是,我知道我不再是一个人,我不再害怕。

前几日一直看到品葱被攻击,偶尔打不开,令我感到紧张,我担心有些东西如果现在不讲,万一再无机会讲给大家听怎么办。

多谢各位,以后大家各自努力,希望有一日可以在没有黑暗的地方摘下面具相认。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