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以中共对香港认识“总失败”作结(组图)

2019-08-23 10:21 作者:卢斯达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香港
818香港反送中集会(李天正/看中国)

【看中国2019年8月23日讯】自6月以来,香港没有停过。与“反送中”牵起的抗争和规模相比,之前的雨伞占领(2014)和长度仅一晚的旺角警民冲突(2016),一切都是小巫见大巫。这个运动正在重写很多政治规范,包括政治光谱的重整,运动“去中心化”的共识、手段分歧(温和/激进派)必须放在台底下解决要尽量包容、冲击已经被接受不过前线也有自身的道德规范,包括不攻击非战斗人员,没人乘乱抢掠,救护车来了一定要让路之类。

这些都是运动地形成的共识,似乎在将来也会继续成为香港政治的规范。这个运动也抖出香港自身的问题,警权过大近乎极权的问题、贫富悬殊的问题、青年甚至中产的广泛不满、特区政府与大多数人完全断线,错判形势到底;香港自身的大量亲共者也被唤醒和发动,他们成为血腥的打手,有些是收钱,有些是真心厌恶香港的抗争者。就在20号凌晨晚上,在将军澳就有一个中老年爱中国人士,拿刀袭击三个在连侬墙附近的市民,三人受伤,其中一个《信报》刚离职的年轻记者身受重伤,危殆,现时要用维生机维持生命。

北京和国际也被纠扯进来。抗争者提出五大诉求,包括林郑特区政府要“撤回”送中议案、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释放抗争者,以及取消612大冲突当日的“暴动定性”。林郑和特区明显决定不了,北京则有点投鼠忌器,在干预和不干预之间进退失据。作为国家政策的“一国两制”,限制了不少事情,名正言顺的干预弹指可成,但可能会令本地局面越来越乱,而北京始终站在某种不直接干预的“道德高地”,然而靠没有权力兼没有政治决断力的特区自己,又根本无法解决问题。这个形势,尽显“一国两制”在执行上的问题。有些中国人甚至会说,一国一制就好解决问题了,但北京不会放弃“一国两制”。这就是现时的困境。


8月22日,千名中学生参加反送中集会(周秀文/看中国)

层层向上请示

当权者与水流无形的示威者,没有直接沟通和谈判平台,后者给出的沟通方法,就是回应“五大诉求”。特区试图用过去港英时代的老方法,成立沟通平台诸如此类,根本无法满足这场运动的大多数参与者。但特区是否可以让步,是否能给出什么去换取平息,又肯定要经过层层的向上请示。请示往往赶不上瞬息万变的形势。

川普(特朗普)本来对香港是漫不经心的,但由于民主党议长佩洛西,加上其他国会议员强烈发声,川普也半被迫地将香港问题与中美贸易谈判挂勾,表示如果香港问题没有人道解决,谈判也不会继续。然而川普说实在大概是没有打算谈判,他早就说了no deal对美国也是好的,因此有没有香港问题,最后也可能是no deal。不过香港也因此被意外被举到大国议题之中,正式国际化。一个议题,揽动内外、世界,牵涉多个强权,在6月之前,香港人自己也不相信可以靠自己创造这样的政治动态。

整场运动也显示香港社会、香港人的内心,比中国人普遍认知的,要复杂和难以理解。在2016年之后,政圈中人都认为香港进入“社运低潮”,而泛民党派与林郑的关系也变得正常,似乎没有太多议题可以发酵起来威胁新一任政府。而林郑作为一板一眼的政务官,执行力奇高,但欠缺政治意识,现时已经获得公认。他们也许认为,处理了泛民,就天下无事。事实上,反对力量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成长集结,反过来包围政客政党。

整场运动是行动者主导的,即使行动屡屡超过泛民之前的“底线”,也由于群情汹涌,而半推半就地被接受;至于“无大台”更是冲着泛民以前每遇事必成立委员会和共同阵线自行其是的作风而来。至于似乎一向忠诚的亲北京议员,与林郑在反送中一役之前,其实早就貌合神离。本地亲共团体会认为,林郑为了收编泛民,对他们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心中早有怨言,于是在“反送中”爆发之后,亲北京派遥望今年11月的区议会选举,明哲保身,保持大体的抽离和沉默,当中也有不少人乐于对林郑落井下石。


818香港反送中集会(李天正/看中国)

低估了港中差异

整个香港的政治生态,之前的波平如镜只是幻觉,实际上一反起来,不只是泛民的结构被重构,连建制派和政府的关系也丕变。

中国作为现代的殖民者,希望复兴强权,但在殖民主义的历史上,只是属于末流。英国日本尚且用人类学的调查深入了解殖民地。英帝国是这方面的专家,日本也对中国东北有过极深入的风俗史地调查。至于中国对香港,官方的主旋律认定是“回归”而不是“再殖”,香港人也是中国人,因此悲剧性地低估了当中的差异。香港与中国的距离,未必少过大英帝国与印度之间的路途。

8月15日在国新办的“吹风会”,有一些中国官方的学者对香港问题把脉诊断。其中清华大学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赵可金表示:

“……内地和香港应该一起来清理这种殖民心态和冷战思维,至于在施政过程当中遇到的经济问题、社会问题等各方面的问题,都可以坐下来通过体制内的、法治框架内的有关程序和规则予以解决,而不应诉诸街头暴力。所以,随着内地和香港联系更加紧密,我们现在要把‘去殖民化’作为一个核心问题,一旦这个问题解决了,香港现在出现的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老一辈的中共官员陈佐洱几年前就曾经表示,香港要“去殖民化”。久不久就会有中国官员提出来,当是灵丹妙药。中共所说的“去殖民化”,其实就是认为英国遗留下来的东西,是令到香港人不能被驯服的原因。大概就像中国人认为台湾人的不驯服是由于“皇民心态”,要“去皇民化”。

这种解释框架,当然是非常老旧,也与真实相去甚远。不少参加在最前线的中学生、大学生,他们根本没有经历过英殖岁月,而他们要求的只是非常基本的正义和公正。而正义和公正,对自身共同体的参与欲望,是普世的,不管是东西文化,压抑久了就会带来反抗,这是人性。而你无法去除人性。而中方学者竟然认为“人性”是“殖民主义”,是可以去除的。

中国仍然“不得人心”

中共对于香港的认识、情报体系,在“反送中”一役的结算,可谓得出“总失败”的结论。在香港,其实大大小小的机构和商业都已经被中共染指,然而中国仍然“不得人心”。这涉及软实力的问题,也与管治能力有关,当中隔了“一国两制”,亦令矛盾更复杂和激化。

中国有没有人会反省自己作为世界强国,却不能治理好700万人?为何多年来都像一个怪罪女友前男友阴谋不散的cry baby一样,怪罪前朝、怪罪已经不再存在的“殖民主义”,我不知道,而不反躬自省?观乎中国无法治理香港,就可以看见这个强权的前途。中国继续强大,自然会走向扩张,殖民主义也会复兴。然而在东南亚、中国眼中的一带一路、台湾,你要扩张,建立影响力,也要到位、也要得其法,帝国才会兴盛。然而一个完全由他控制的香港也搞成如此,又谈何征服其他地方?在位者对香港问题的认识仍然肤浅至斯,21世纪真的会是中国世纪吗?我很怀疑。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

原文链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