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云起】四海云游观心量(组图)

2015-12-21 06:00 作者:李云飞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清澈的蓝天白云使人心旷神怡。(摄影:李云飞)

近几年不自由主地过上了一种云游四海的生活,天南海北绕了好几圈,每个地方居住的日子却都没有超过半年。其实并不是有意追求这样的生活方式,而是命运使然,总有各种各样的原因让生活环境安定不下来。后来我也就顺其自然,对这种漂浮不定的生活习以为常了。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万里云游自然就能结识到形形色色的人以及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我将以系列文章的形式将这些奇特的经历分篇写出,与读者诸君分享。

舍弃万贯家财 心胸如海的谷川昇

来到日本东海岸的一间海滨小屋,我时刻期待着奇迹出现。我在这家水产工厂暂住下来,希望有一天能与离家出走已经12年的日本人谷川昇结缘见上一面。

谷川昇,是一个很普通的日本人,并没有任何信仰,今年56岁。据他的兄长谷川松太郎介绍,谷川昇虽然长得非常英俊,但是自幼不近女色,也不与异性交往。曾有许多富豪有意招他上门为婿,都被一一回绝。其父过世之后,留下了广阔的山林、渔场、渔船和水产加工厂等遗产,他完全有资格和理由与兄长平分,然而出人意料的是他为了追求自由的生活,甘愿舍弃所有应该继承的遗产,并郑重地在放弃遗产继承权的文件上盖上了自己的印章。


心胸如海的人超然物外,活得轻松自在。(摄影:李云飞)

是什么念头让他瞬间舍弃了万贯家财?又是什么理由能让他远离女色?其实他虽然已经离家12年未归,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回过故乡。他有时只在新年前后的深夜回到他曾经工作过的牡蛎加工厂,剥下一些牡蛎肉去送给一些昔日的友人,不过从不惊动兄长等家人。

笔者经常闭门常思,一个人最难舍弃的就是欲望。而一个没有任何信仰的人,却为何能舍尽家财、不近女色?这种好奇心使我非常想见他一面,虽然至今仍未见到他,但心灵深处让我感觉他是一个心宽如海的人。

诡计独吞家产 小肚鸡肠的北京女性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此时在身边又经历一个完全相反的例子。在北京有一对老夫妇,膝下一女两男。两男学业优秀,双双旅居海外,衣食无忧。长女早年出嫁,居住在北京。岁月如梭,老夫人率先去世。剩下老先生孤苦伶仃,考虑到晚年难以适应海外的生活,与姐弟三人商量之后寄居在北京女儿之家。

一年多之后,老先生也因年高过世,问题是遗留下了两大一小三处住宅。虽然都是破屋旧房,但是因为北京土地价格高涨,三处住宅或租或卖,都是价格不菲。两兄弟都希望能获得三分之一的家产,晚年再无生活之忧。然而等了很久的时间,却迟迟不见来自北京的任何遗产继承信息。

原来作姐姐的设了一个计谋,后来告知兄弟二人说,老父临终之前留下了一份遗嘱,遗嘱中说所有的家产全部赠与姐姐,兄弟两人完全无份。尽管兄弟二人非常怀疑这份遗嘱的真实性,却是真假难辨。又加上鞭长莫及,全部轻易地落入了姐姐的囊中。哥哥率先质疑有假,姐姐放话过来:如果私下和解,不用对薄公堂,可以将那套最小的住宅分给兄弟二人,两套大宅归于姐姐;如果一定要在法院见面,姐姐咬定片瓦不给。

后事传出了许多版本,大意是姐姐已经用巨款买通了北京的法官,即便提出诉状结果也是败诉无疑,因为不管是非曲直,最后的结果仍然需要法官的一张嘴来做出决定。兄弟二人讨回公道无望,只得不了了之。

尽管每个人都不承认自己心胸狭窄,小肚鸡肠更是贬语。然而,只为钱财而忽视亲情,造成亲生姐弟不和,这个北京女性的行为还不如那些“小肚鸡肠”的人。

见贤思齐 疏离小人

人的思想境界不同,自然就有不同的选择。心胸宽广的人超然物外,活得潇洒自在;小肚鸡肠的人没有魅力,没有朋友与人脉。心量大小不同,志向不同,各得其所。

联想到我家中也有些许薄产,舍妹爱财。我心中已暗自决定悉数都给舍妹,自己不要半文。此语一出,遭到某些旧友嘲笑。虽然也非恶意,但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必与这些境界不同的人勉强为友。因此,我将这些人全部从朋友名单中删除,从此不再往来。这些经历虽是发生在数日之间,却如醍醐灌顶,豁然开悟,感觉自己的心量增大了数倍。


日本落差最高的瀑布--那智瀑布。(摄影:李云飞)

静心观俗世,人的心量大小其实不难分辨。心大为尊,拥有财富的多寡并不能衡量一个人的心胸大小或人品。

(本文原创图片与文字版权均受法律保护,严禁改写,有意转载者必须经看中国网站许可。)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