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色起念,自食恶果

2018-01-13 08:27 作者:慧勉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船工马三,撑了一天的船,累得精疲力竭,看看天色渐晚,正要泊船回家,忽听对岸远远传来:“船家,渡船啦!”

马三本不想再渡,可听声音是一女子,便将船撑了过去,只见岸上站着一位少妇,年约三十,浑身上下,一身透白衣服,站在岸上,风吹衣飘,更增添几分俏媚。马三见状,心中暗喜,待妇人上得船来,边撑橹,边搭讪道:“你要到哪儿去?”那妇人眼望河中流水,淡淡地答道.“从娘家回来。”马三并不感到冷落,又涎着脸说:“你家住在何处?”那妇人便不再回答了。马三心中有鬼,见女人不理睬,只得另伺机会。

到了岸上,妇人从袖里拿出银子,付了船钱。马三接钱时,趁机在妇人嫩如玉笋的手指上捏了一把,不觉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妇人的手,看着柔软洁白,捏起来又凉又硬,如同铁棍。

那妇人也不言语,轻身跳到岸上,袅娜而去。马三望着妇人背影,心中甚觉奇怪,暗想如果这女子是与家人生气逃出来的,自己倒可拣个便宜,便拽开大步赶去。二人一前一后跟行了数里,来到一座村庙,那女子闪身走进庙门,回手将门插上。张三进不了庙院,便爬在院墙上,探头向里窥视,只见妇人快步走进庙内,站在那儿,一会儿便化成一具白杨棺木。马三甚觉奇怪,便纵身跳过墙去,拣了些干柴,从怀里取出火种,把棺材一把火烧了。

第二天傍晚,马三正要系船回家,忽见昨日的妇人挡住了他的去路,斥责道:“我本是丧神,今奉阎王的命令,来人间办事,与你何干?并且我渡河给你船钱,你何必将我的住所烧掉,致使我完不成任务受到惩罚,此仇一定要报。”说罢,展开白袖,随风而去。

马三听后,忧心忡忡,担心白衣少妇前来复仇,恍恍惚惚到了半夜,突感肚疼难忍,疼得马三抱着肚子直打滚,忽然一阵风来,船身摇晃不定,马三跌入水中,可怜他无一句话留下,便落水而死。

(清代李庆辰《醉茶志怪》)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