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曾想公布这份政治局七常委财产单(图)

2019-07-29 10:50 桌面版 正體 24
    小字

中共十八大前后,一度风传习近平要搞官员财产公开。
中共十八大前后,一度风传习近平要搞官员财产公开。(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7月29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因流亡海外富豪郭文贵爆料,中共“盗国贼”的说法近年越来越流行。中共十八大刚过的2012年底,就有消息称,中共中央已经获得了七常委财产的第一手资料,正在考虑何时公布。当时流出的一份常委的财产单,据说由各常委的秘书上报,是中共自己拟定的,尚未最后做核实。中共高层也在为常委高层公布后做社会反映的测试和评估。但是如今观之,习近平进入第二个党魁任期,官员财产公开成为泡影。是中共高层突然又“回心转意”,还是因为太难,搞不下去?似乎都不是。

缺乏外界有公证的监督和独立调查 一份曾拟公布的七常委财产单

2012年底,当时正是习近平上台之后,迫于外界强烈要求中共官员公开个人财产的压力,中共政治局七常委的财产资料是中共高层内部协商后,拟定对外要公布,但这份财产单缺乏外界有公证的监督和独立调查。

据多家海外媒体报导,当时中共自己拟公布的七常委房产和存款财产单如下:

习近平,房产3套,存款230万

福州市台江区像园路58号像园公寓1套

杭州市文三西路省政府家属楼1套

北京市紫竹桥总政家属楼1套

李克强,房产2套,存款180万

郑州市经五路纬三路省委家属院1套(房改房)

北京市朝阳区红庙西里首经贸家属楼1套(妻子程虹房改房)

张德江,房产2套,存款180万

广州市天河区龙口西路551号穗园小区1套(房改房)

北京市丰汇园小区1套(妻子辛树森建行房改房)

俞正声,房产2套,存款370万

武汉市水果湖步行街小区1套

上海市徐汇区永福路86弄伯乐大院1套

刘云山,房产1套,存款170万

北京市复兴门广电总局宿舍1套(房改房)

王岐山,房产2套,存款480万

广州市越秀区达道路省委大院1套(房改房)

北京市朝阳区幸福一村西里市委家属楼1套

张高丽,房产2套,存款390万

济南市市中区六里山路1套(房改房)

天津市越秀路祥和里1套

中国民众普遍质疑财产数据的真实性,并不相信。共产党统治的中国已经成为全球贫富悬殊最严重的国家,党国大员在八亿贫困人口的基础上,大多已是腰缠万贯的大亨。

习上台之际官员公开财产似真有其事

北京当局当年拟搞财产公开似乎煞有介事。中共十八大期间,俞正声对公开财产表态称,目前上海已经明确要逐步实行财产公开制度。至于他自己会不会带头公开,他称只要中央决定,让他公开很容易。

2012年11月15日,习近平刚刚成为中共新一任总书记。在其就任讲话时候,习就提到,“打铁还需自身硬。”

11月30日,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就反腐问题“问计”专家,大陆媒体罕见高调引用专家的话称,“财产申报制度的关键就是公开,公开才能达到财产申报的效果和目的,《政务公开法》也可以解决领导干部财产收入申报的公开问题。”

2012年12月23日,大陆媒体开始大幅报导习近平生活,并配发旧照。12月24日东方卫视《东方夜新闻》播出新闻直指“习近平家庭生活公布系示范官员财产公开”,在节目中,其观察员直言“是顶层在为官员财产公开做示范”。

当时陆媒消息称,中共高层正在考虑何时、采用何种方式公布七常委的财产。广东已经成为公布财产的“试验田”。

12月8日则已有大陆媒体报导称,广东已选定横琴、南沙和始兴三地作为官员财产公示试点地区,三地正进行准备工作,其中横琴已成立廉政办公室,借鉴港澳反腐经验;始兴的试点已开展半年多,主要为“科一级领导干部财产公开”;南沙筹备进展则未予透露。

十九大前再传政治局财产单 王岐山说话不算数

2017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事实上成为中共政局一个分水岭。当时习近平王岐山打虎已掀下大批高官政要。中共高层换届决定习用以整肃官场的反腐运动会否再续高潮。据港媒《争鸣》2017年4月号披露,当局为免上届覆辙,加强对新晋人选的审核,其中有关财产公示和家属在海外居留权、国籍等是重点审核项目,发现近两百政要家属是外国人,王岐山对此曾有惊人表态称要啃硬骨头。

港媒《争鸣》2017年7月号报导,中共政治局、中共十九大筹备领导小组早在该年初和3月下旬两次发文,要求十九大班子候选人需申报财产。时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并在一次省级高官内部会议上明言这是反腐成败硬指标。

报导曝光一份5月下旬的政治局会议上,常委、委员最新财产申报情况,包括个人和配偶财产清单。

清单显示:

政治局常委存款(国债)房产(产业权)

习近平320万  2套 福州、北京

李克强295万  2套 郑州、北京

张德江305万  2套 广州、北京

俞正声540万  2套 武汉、上海

刘云山285万  2套 承德、北京

王岐山515万  1套 北京

张高丽575万  2套 济南、天津

政治局委员存款(国债)房产(产业权)

马凯460万  1套 北京

王沪宁330万  2套 北京、上海

刘延东385万  2套 北京、上海

刘奇葆620万  3套 北京、桂林、成都

许其亮180万  1套 北京

孙春兰225万  2套 北京、福州

孙政才550万  2套 北京、长春

李建国470万  3套 西安、济南、北京

李源潮590万  2套 南京、北京

汪洋605万  2套 广州、北京

张春贤1035万  3套 长沙、北京(2套)

范长龙205万  2套 济南、沈阳

孟建柱375万  2套 上海、北京

赵乐际215万  1套 西安

胡春华480万  1套 北京

栗战书145万  2套 西安、哈尔滨

郭金龙445万  2套 合肥、北京

韩正715万  2套 上海

报导还说,十八届政治局25名委员,按本人申报和配偶持有存款、住房物业两项,23名成员持有财产均超过一千万直至两千多万元,仅许其亮、赵乐际略低于一千万元。

近年当局反腐曝光的已落马大老虎,仅公布的数据就显示动辄亿元贪腐,真实数据并未公布。据维基解密曝光,中国大陆贪官在瑞士银行有5000多个人账户,其中三分之二是中央级大员,从副总理一级、银行行长、部长到中央委员,很多人拥有账户瑞士。此外,在香港工作过的局一级官员大部分也有瑞士银行账户。

中共权贵阶层在海外的巨额隐秘离岸资产早前被曝光,由国际调查记者联盟2016年初公布的“巴拿马文件”披露,至少9名当时的现任和前中共最高领导人的亲属,以及还有一批省部级高官卷入事件。

巴拿马文件亦让外界窥见权贵们财产隐匿的方式。按坊间流传的说法指,现在中共高官人人富可敌国。故此,观察家认为上述财产数据可信度基本存疑。

港媒指,有关中共官员的财产申报和公示的制度,因利益集团的强烈抵抗而迟迟不能推行。

2014年8月,习近平、李克强当局曾出台《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试图尝试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但遭到利益集团阻挠。据《明报》2014年8月报导,在中共十八届政治局常委中,张高丽成为抗拒财产申报的常委。

报导说,中共十八届七常委要公布财产的消息传出后,已有前任政治局常委强烈反对,并有人誓言,如果七常委公布财产,就让他们难堪,最终让他们下台。

据称,当时的江派新老常委曾庆红、张德江和张高丽等,曾以公开个人财产会引发全国对中共的“大批判”、“社会上大混乱”为借口,先后三次阻挠、威胁主张“财产申报”的官员。

2016年10月下旬,英国《路透社》曾报导称,王岐山一直努力推动“官员财产公示”和“反腐败法”这两个反腐制度,却遭到中共内部的强烈抵抗。

而王岐山随后在十九大上退位,只是次年担任一个国家副主席的虚职。有关其财产公开表态不了了之。

真正财产公开 中共将垮台

2017年4月19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有关官员财产申报的《规定》和《办法》,要求中共官员必须上报8项“家事”和6项“家产”。家事包括婚姻、因私出国(境)证件和行为、移居国(境)外、从业、被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等情况。家产包括工资收入、劳务所得、房产、持有股票、基金和投资型保险、经商办企业以及在国(境)外的存款和投资等情况。

中共当局这一举措马上引起外界关注,一些分析将这视之为中共反腐最新大动作,颇有赞赏意味。事实上,此规定仅是在2010年的同类文件基础上新修订的。而中共当局所搞本次推出的“规定”和“办法”,显然还只是属内部审查的财产申报(上报),并非面向社会的财产公开,且并没有立法支持。

据《财新网》2016年5月16日报导,中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表示,虽然中国建立了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但只有申报环节,没有公示环节。难以接受公众的监督,其有效性大打折扣。

2017年3月,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财政部原财科所所长贾康,在一场博鳌亚洲论坛中表示,“中纪委做了普遍调查,认为官员财产报告和公示制度在中国普遍的实行时机不成熟,只能试点,包括财政部系统和另外一些系统,信息是不对外公布的。”

事实上,早在2012年12月9日,丁家喜和许志永、孙含会、王永红等公民发表致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等中共高层领导人公开信,要求205名中国部级以上官员率先财产公示,征集公民联署超过8000人。丁家喜联络各地公民,参与联络组织了多个城市的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的活动。

但2013年4月17日丁家喜被当局以“非法集会”罪名刑事拘留,罪名先后转变为“寻衅滋事”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2014年4月18日,丁家喜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刑三年六个月。

据《维权网》报导,今年中共全国“两会”前夕,一批在京访民再度要求官员公布私人财产。访民2月10日在北京南站,拉起写有“强烈要求官员公开私人财产”的红色横幅,并上传网络。但仅此而已。在过往曾经是两会最热话题的官员财产公开,今年代表们全部禁声。

北京观察人士认为,在中共一党专制的现行体制下,即使就财产申报立法也是换汤不换药,这类改良措施注定无法有效,而财产公示,特别是包括前退休高官的财产公示才是主要的。最终没搞,是因为中共高层庞大的腐败利益集团盘根错节,动一则牵百,如果共产党真的实行财产公开化将会立即导致中共执政合法性的颠覆,让中共瞬间倒台。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