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揭秘:中共野心超希特勒 这样操控华尔街精英(图/视频)

2019-08-23 23:09 桌面版 正體 27
    小字

前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Steve Bannon)
前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Steve Bannon)(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8月23日讯】(看中国记者忆文编译)前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Steve Bannon)周三(8月21日)表示,中共野心超过希特勒,大战略是成为世界霸权。他还披露了王岐山是如何操控华尔街精英的。

中国(中共)的真实目的、大战略究竟是什么?班农说,这可以从“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从他们在东印度的公司和撒哈拉以南,在非洲、在加勒比地区、拉丁美洲的所作所为;从使用举国之力开展对美国的经济战争;从加强军队,试图关闭南中国海等行为,都泄露了中共地缘政治最野心勃勃的战略。

班农说,世界上有三大地缘政治理论,包括:(1)McKenna的亚洲大陆理论(2)Mahan的切断世界海洋的咽喉理论;(3)Spykman的迫使敌人离开亚洲大陆的遏制理论。

在人类历史上,中共是唯一企图同时使用这三个理论的政权。拿破仑、希特勒和其他人试图控制欧亚大陆;大英帝国和美国采用的是Mahan的海军战略(Naval Strategy);中共还试图将美国的势力从太平洋赶走,因此在南中国海和台湾推进,他们想将美国推回至关岛。

伦敦、华尔街、法兰克福的一群精英试图将中共国的领土野心掩盖起来,称其从没有扩张主张。但中共就是地缘政治扩张的力量,并且十分突出。

班农说,如果依赖中国的经济体系就是在沙子上造房子,将导致美国陷入更大的金融危机。投资银行、商业银行、对冲基金的精英是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他们还没有为此承担任何责任。

没有问责制度使得他们成为中共加剧这种情况的共同执行者。达沃斯的世界精英们,华尔街的投资银行,特别是高盛和一些商业银行成为替中国活动的游说者。基本上,25-30家与中国交易的最大的公司成立了中共在华盛顿特区的公关部门。

像Schwartzman Financial Corporation这样的大型私募股权公司,他们都必须对在中国发生的事情,中共所能做到的事情负责。

这些西方的精英协调了对美国、对欧洲、对西方工业民主国家进行的去工业化。西方精英资助了中共国的崛起。这也是为什么川普(特朗普)总统说,我们重建了中国。

班农强调,美国不是针对中国人民。他本人曾经在第7舰队的一艘驱逐舰上担任过西太平洋负责中国事务的海军军官。那是1970年代中晚期,他1976-1977年第一次去中国,从此他的一生几乎都与中国有关,他曾在那里拥有多项生意。

“我对中国人民不仅仅是钦佩,而且是热爱,”班农还提到了中国的百家姓。

他说,美国的问题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极权主义政权和达沃斯勾兑。以在中国赚钱为诱饵,打开通路。它们一起投资美国的大学,收买美国的智囊团、美国的公司,甚至是美国公民。


前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Steve Bannon)接受巴斯(Kyle Bass)的访谈(视频来源:Real Vision Classics)

班农透露,在贸易战升级之际,中共派人与美国财政部长谈判,但是他的第一站却是15-20个大公司负责政府公关的高管。班农说,川普总统又不是CEO们的领导。这些人开始说他们很忙,但王岐山说,小的们(Boys),听着,我们要开会,我希望每个人都出现。

班农表示,如果美国人看到他们的精英们——西方民主国家的和美国的权贵与中国人在一起协调行动时,绝对会惊得目瞪口呆。

然后,王岐山称不太懂美国,需要在美国组织顾问团队,以帮助他们理解美方的意图。然后,小布什时期的前财长、银行家保尔森(Henry Paulson)和Schwarzman就到川普总统那里主动请缨了。

班农透露,美国首都有十几家大公司,每家规模都超过10亿,他们试图从中国撤出,但自2016年11月以来,他们无法从中国拿到一分钱。

中共从第一天起就在改变规则,确定它们的规则。对于每一个体来讲,都认为自己太弱小了。这些公司不敢出声,不敢反抗,因为只要一发声,他们的钱就拿不出来了,他们在中国的公司就将被彻底关闭。他们绝对是恐惧的。

纵观全局,回过头来看看川普总统采取的方式。“关税”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保护主义关税。这就是川普以如此规模完成它的原因。

一开始,当人们听说2500亿、3000亿关税时的反应是,我的上帝,太多了!而川普总统的计划是半兆。因为他知道中国人无法(对等)回应。

班农表示,对5000亿加税25%的话,就是1000亿关税收入,但比起美国19万亿的经济规模,这不算什么。因为自2001年以来,中共就一直在与美国进行贸易战,我们只是没有反击过。

而且,从1946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2000年中国加入世贸以前,美国的平均增长率为是3.5%。中共国加入世贸后,对美国去工业化,因此从2001年到现在美国平均增长率1.9%。

川普完成的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基本上是建立地缘战略的制造基地以对抗东亚,而日本很快将成为双边协议的一部分,韩国协议的更在早期就接受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交易。欧盟也表示他们准备好了。这表明他们将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班农赞叹,川普总统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做到了!他所做的是将整个世界的供应链重新定位在远离中国的地方,这将带来经济增长。这些机会将令人难以置信,而且川普还是单枪匹马地战斗。与社团主义者、与中共的公关部门——华尔街等战斗。

“所以,我认为这真的是英勇!”班农说。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