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公子随笔】西周之古公东迁(图)

2018-03-20 08:30 作者:梅公子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亶父认为人民拥立君主,是为了对人民的生活有利,这才是王道。
亶父认为人民拥立君主,是为了对人民的生活有利,这才是王道。(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姬氏的部族在公刘找到的豳地世代居住,豳沃野千里,土地平展,气候湿润,四季风调雨顺,宜于万物生长,精耕细作,丰硕收获。豳国300百年之后,古公亶父继位。谷神的子孙具备大地草木般仁厚与顺义的品行,亶父“积德行义,国人皆戴之”。

彼时,西地戎狄等游牧部落常常侵犯豳地,抢夺粮食,索取财物。为了整个部族的安宁,亶父进献物品,以期在忍让之中求得族群的安稳,日常生活的平静延续。但狄人获得财物后,隔一阵子,变本加厉又来进犯,频频对豳部族进行袭扰掠夺。豳地的老百姓不堪其扰,群情激昂,纷纷要求亶父下令,出兵还击敌人。秉承着先祖品性的亶父,思想一番后,遂决定姬氏舍弃豳地,迁居他处。他陈辞放弃生息之地的理由,这一番话在史书中广为流传,直到几千年后的今天,依然震撼人心,感召心灵:“有民立君,将以利之。今戎狄所为攻战,以吾地与民。民之在我,与其在彼,何异。民欲以我故战,杀人父子而君之,予不忍为。”——在亶父心里的理念之中,人是最重要的。人民拥立君主,是为了对人民的生活有利,这才是王道。哪怕姬氏的领地为戎狄占据,另立君王。但如若稼穑依旧,市井安然,此地是不是为豳国所属,又有什么关系呢?因为,但凡是战争,必然会流血会伤亡。为了君王的权势与尊严,而令百姓人家骨肉分离,父子征战,这样的王道在亶父看来,是一己之私。他不忍心看着安居乐业的子民,束甲持戈,沦于兵戈水火之中。

就这样,亶父将这片五谷丰硕,民风教化纯良的豳地,拱手相让给狄戎。他带领着自己的宗亲,离开了豳地,渡过漆水,沮水,翻过梁山,这条路,是当年的公刘曾经走过的,而今,姬氏部落又迎着祖先的来时路,逆向而行。他们的身影在时空里是擦身而过,更是比肩同行,一来一去,世事悠悠,白云苍狗。

亶父和他的族人的愿心,大抵是小国寡民,安居乐业。然而,豳地的人们怀念姬氏的德行,他们效仿亶父的悄然离去,扶老携幼,带着他们的家产,打包上路,追随着姬氏一族的脚步,归附而来。据史书记载,这样放弃领地的迁徙,却成为了举国迁徙之举。其他国家的人听说古公仁德,也多归附。

亶父起初想要迁至先祖后稷的领地:有邰。然而由于战乱,不曾如愿。最终,姬氏来到了岐山下的周原。这里是关中平原的西部,北倚岐山,南临渭河,西侧有汧河,东侧有漆水河,水源丰富,气候宜人,土地肥沃,百草丰茂,适于人们农耕与狩猎。而岐山,又是天然的御敌屏障,将战乱与纷繁阻挡在山之外。经过诚心的占卜,向天神诚心地祈求开示,所得的卦象显示:此地大吉,亶父遂决定在此定居,在迁徙和寻找的漂泊路上跋涉太久的族人们,对周原,这片宁静的未曾开化的土地,很是心满意足。辗转的迁徙使得他们疲惫,而眼前河水湍湍,土地延绵的大地,使得他们不再那么留恋已然离弃的豳地,人们砍伐荒芜的草木,平整土地,分割田亩,划分疆界,挖通沟渠,修田塍。人们盖房,淘井,燃起炊烟。他们掏出携带的种子,播撒在翻耕过的原野上。兴盛起农业。

诗经绵》完整地阐述了这个族群迁徙以及安居的情景。“绵绵瓜瓞。民之初生,自土沮漆。古公亶父,陶复陶冗,未有家室。迺慰迺止,迺左迺右。迺疆迺理,迺宣迺亩。自西徂东,周爰执事。乃召司空,乃召司徒,俾立室家。其绳则直,缩版以载,作庙翼翼。捄之陾陾,度之薨薨。筑之登登,削屡冯冯。百堵皆兴,鼛鼓弗胜。迺立皋门,皋门有伉迺立应门,应门将将。迺立冢土,戎丑攸行。肆不殄厥愠,亦不陨厥问。柞棫拔矣,行道兑矣。混夷帨矣,维其喙矣。虞芮质厥成,文王蹶厥生。予曰有疏附,予曰有先后。予曰有奔奏,予曰有御侮。”

在古公亶父的领导下,人们在岐山脚下划分邑落,营建城郭,设宗庙,立太社。而与古公亶父一起,风雨同舟,甘苦与共的妻子姜女,她具有“贞顺率导”的品质,她个性贞静柔顺,公正无私,亶父凡事都会与她商量,她是族群之中女德的典率,妇女们纷纷效仿她的言行。而亶父与姜女的夫妻同心同德的美好典范,在周原上广为传播,教化子民。“内无怨女,外无旷夫”,正因为这样和睦的千家万户,齐心协力的劳作,夫唱妇随的彼此敬重,成就了周原最初的兴盛景象。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